古城裡,只屬於西安冬日的小幸運:吃泡饃、喝羊湯

文/黃采薇

「春寒料峭,陽光燦然。此時的長安城上空萬里無雲,今日應該是個好天氣。」中國當代青年作家馬伯庸在《長安十二時辰》中,描繪了天寶三年,元宵前夕,隆冬中的長安城……

我在西京,天氣晴,但凡一點沉鬱之氣也被風吹散──或許這是正小說家慣用手法,清風朗月之後肅殺詭譎的權謀,一章章看下去,表面的和平,遮蓋不住城安城內的翻雲覆雨手。

但旅行不是小說情節,冬季舒適的氣候,也許正是西安給許多旅行者的第一印象──要知道,十一、二月的北京,大風吹過可以把人臉蛋刮到生疼,戶外多幾次深呼吸,乾燥的冷空氣長驅直入,支氣管瞬間成為冷凍庫,相形之下,最冷不過零度上下,爽而不燥,冷而不凍,偶爾下幾場雪的西安,對於住慣了北方的旅行者而言,簡直是天賜。何況,西安最具代表性的小吃,哪樣不是為冬季而生的?

圖/旅讀中國提供
圖/旅讀中國提供

一碗泡饃,四種吃法

冬季來訪西安,和心滿意足的距離,只差一碗羊肉泡饃。安定門左近的「同盛齋泡饃館」是當地人都知道的老字號,一到假日,擠滿了外地來「打卡」的食客,大快朵頤之前,先得正襟危坐,老老實實地徒手掰泡饃。

圖/旅讀中國提供
圖/旅讀中國提供

泡饃好不好吃,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掰饃的功力,綠豆粒大小最合適,偏偏饃餅又硬,遊客「吃饃五分鐘,掰饃半小時」、「剝到手抽筋」的抱怨時有所聞。好在不愧為當地頭牌小吃,滋味確實很可以,饃泡吸飽肉湯,一勺舀起下肚,鮮味從嘴裡化開,之前的辛苦,也算有了報償。

講究的老西安會告訴來者,在當地,泡饃有四種吃法:一曰「水圍城」,即將饃和肉摞在碗中央,周圍一圈湯;二曰「口湯」,湯、饃一起快吃,合格標準是吃到最後,碗裡只剩下一口湯;三曰「乾刨」,即肉湯較少,將饃泡軟泡出滋味即可,碗內沒有多餘湯汁;最後曰「單走」,一碗湯、一張饃,不剝碎直接揪著吃。雖美名曰四種吃法,看似變化多端,但細想並無本質差別,更多是為顯本地文化豐富,生搬硬湊的瞎講究──當然,這話只能擱在心裡,要開口提了,平時本分的陝西漢子可是會粗了脖子,拚了命捍衛家鄉美食的尊嚴。

同盛齋屬於泡饃中的清淡派,喜歡重口味,可以試試大雁塔附近的「果淵齋老米家泡饃館」,大抵而言湯更鹹,評價也不錯,當然,和同盛齋一樣,這裡免費供應糖蒜辣醬,得就著泡饃吃,才是最正宗的西安滋味。

胡辣湯,早餐不能沒有你

另一個冬日裡的小確幸,就是大半個北方都愛的胡辣湯。胡辣湯最早出自河南,到了陝西,又有些變化。

整個西安人氣最旺的胡辣湯小店,莫過於和平門附近的「馬老四」。每日清晨六點半開始營業,只賣到中午,門口大排長龍的隊伍,都為只要七元一碗的胡辣湯而來。大塊牛肉丁厚切下去,完全不惜本,加上木耳、豆皮、粉絲、花生、胡椒燉煮,淋上豔紅的辣油,一口下肚鮮、香、辣、燙俱足,微微冒汗,全身都熱了起來,舌尖還有些麻麻的,再加上論斤賣的蔥花油餅(在中國大陸,一斤等於五百公克),很符合老陝們樸實古意的風格。

圖/旅讀中國提供
圖/旅讀中國提供

大雁塔附近的「舍外‧ 尋香閣舍來」則是西安胡辣湯的新興品牌,店面裝修走文藝路線,還設景觀座位,以為瞬間穿越到上海,來到了新天地的桃園眷村,特別適合發朋友圈打卡。然而美則美矣,本地人對這裡的胡辣湯似乎不甚感冒,「錢都花裝修上了吧?」還不待我開口問味道,一位見我打聽尋香閣的老陝這樣回答我。

如同北京的滷煮,西安人的胡辣湯吃的是市井情懷,傳統小店不怕稱為「蒼蠅蚊子館」,一大盆濃湯擺在蜂窩煤爐上保溫,待食客一入坐,即手腳麻利地盛上一碗,再搭上油餅或者肉夾饃,這種略著人情的煙火氣,大概才是西安人最熟悉的冬日早晨氛圍。

【活動名稱】
【美麗中華旅講堂‧新竹場】哪裡,是我的流浪

【詳情說明】
本次活動講師陳浪是新銳旅遊作家、外景節目主持人、亦是知名熱門講師,這次主題「哪裡,是我的流浪」也是他第三本背包客生涯著作之書名,書中敘述了陳浪八趟旅程,足跡橫跨中國大陸、台灣、日本及越南等地,邀請您一同參加且透過陳浪分享他在書中提到的旅程經驗,並了解他多年背包客旅程是如何一路前行和成長呢?

主題_哪裡,是我的流浪
講師_陳浪
日期_11/23 (六),14:00-16:00
地點_ Stars美學館3F展演空間/新竹市東區民權路120號

主辦單位_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高雄辦事分處、旅讀OR
美麗中華_ http://bit.ly/orchinalecture
報名連結_ https://www.orchina.net/event/453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