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是最早的國際禮儀教科書?柏拉圖 vs. 孔子都講禮

《旅讀中國》特別報導

文/朱玉鳳、黃愉婷

「禮」是什麼呢?「禮」就像空氣一樣,平時不覺得它存在,但若因為他人失禮的行為而被冒犯時,就會像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一樣──難受。

如果讓父母選擇要先送小孩去學習什麼科目,「禮儀」鐵定不在大家的腦海裡面。但說也奇怪,西元前五世紀,東西方璀燦文明曙光之始,東方的孔子與西方的柏拉圖就不約而同強調「禮」的重要。在他們的眼中,「禮」就如同陽光、空氣、水,是「學做人」的至關要素。

柏拉圖開學院教禮,孔子更是有禮走遍天下

文藝復興時期,是西方文化與教育最鼎盛的時候。當時,與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並稱希臘三哲的柏拉圖在距離雅典不遠處創立了一所哲學學校,並以希臘英雄阿卡戴慕士(Academus)為名,也就是學院(Acedemy)一詞之由來。

在這片近郊小樹林學院中,柏拉圖廣收學徒,教授音樂、哲學、數學、體育等,化育英才。其中,柏拉圖非常看重音樂這個科目,以之培養學生的道德人格,認為音樂裡的「節制」與「和諧」能潛移默化,讓年輕人懂得做好自我調適與節制,變得更加有禮貌、更穩重,也是接受理智的開端。因而將音樂之美與和諧,做為通向道德和理性規範的橋樑。這點和孔子重視禮與樂的想法十分接近。

圖/旅讀中國提供
圖/旅讀中國提供

祖先為宋國貴族之後,因此在魯國出生的孔子有受教育的機會,更是第一批以教書為業的文士。春秋後期,孔子見周朝王室式微,倫理崩壞、禮樂失序,人民生活受戰亂之苦,因此他提倡國君行仁政之治,人民守忠孝節義之精神。平日以禮、樂、射、御、書、術等六藝教授學生。因為在魯國無法推行他的理念,決定周遊列國闡述他的仁愛思想,希望各國國君能採用。十四年間接觸各個階層,也實地考察各地文化習俗,終究未能實踐他大同世界的理想,晚年返回魯國,加強教學,刪詩書,作春秋。其言行後經弟子與再傳弟子集結撰寫成《論語》,代代相傳,儒家思想影響中華文化及亞洲各地至今。

《論語.學而篇》中,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子禽疑惑,老師所到之處,就能聽聞並瞭解該地的政事,是老師去求來的嗎?還是大家自願告訴老師的呢?子貢告訴他,我們的老師秉著溫和、善良、恭敬、節儉且謙讓的性格,讓人對他累積信任,願意把事情告訴他。

學禮,才能立身處事

孔子不僅認為「仁」為禮之本,更要知行合一。「仁」理解為禮的內涵,而禮則是「仁」的外在表現,也是仁的作用。「仁」字拆開看,剛好是兩個「人」,體現的意涵便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德行,彼此尊重、行禮如儀便符合「仁」之本質,進一步強化「禮」的精神。所以真正的禮儀專家,就必須將「仁」置入。

《論語‧ 衛靈公篇》中寫道,子貢問孔子有沒有可以實踐一輩子的一句話,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簡而言之便是自己做不到、不想要的事情,切勿施加在他人身上,所以,不喜歡的禮物,千萬不要送給別人當禮物,這是一種消極的仁;而積極的仁則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如自己如能站穩自立、通達事理,也要讓他人能如此。

而知禮的重要性,在《論語.堯曰篇》便有道—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意思是說,人如果不懂得天命、不懂得自己生而為人的任務,就不能成為君子;如果不懂得禮儀,不能遵守人際關係中的規範,就不能立身處世;如果連別人的說的話都聽不太懂,就遑論理解他人了。

【活動資訊】
【美麗中華旅講堂‧臺北場】我的中國文學地圖

【詳情說明】
鍾文音老師曾參與台灣東華、愛荷華、柏林、聖塔菲、香港等大學之國際作家駐村計畫,講授創作等課程。專職寫作,以小說和散文為主,兼擅攝影,並以繪畫修身。曾獲中時、聯合報、吳三連等國內重要文學獎。如果你喜歡三毛,那麼鍾文音老師一定能讓您在旅遊文學裡,看到一絲絲人的味道和孤獨寂寞況味真性情的作家。讓波西米亞般迷人的貓樣風格女子鍾文音老師,帶您一起打開中國文學地圖。

主題_我的中國文學地圖
講師_鍾文音
日期_10/30 (三),19:00-21:00
地點_醒吾大樓B2 / 臺北市杭州南路一段15-1號

主辦單位_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高雄辦事分處、旅讀OR
美麗中華_ http://bit.ly/orchinalecture
報名連結_ https://www.orchina.net/event/436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