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微解封,今年再開八家健身工廠 柏文首設捷運共構廠,粉色搶攻「她經濟」

文/廖君雅

疫情趨緩,在運動場館業者滿心期盼振興消費帶來的活水時,仍必須面對防疫指引的新挑戰,國內唯一上市健身房產業柏文,又是如何應對的?

三級警戒期間,健身場館均按下暫停鍵。

柏文身為國內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健身場館上市企業,歷經前所未有的劇烈變化,由於營收以月繳會費、教練費為主,6月營收迅速崩跌99.6%,入帳金額連1%都不到,就算後來回升,如今卻也僅至去年同期的一半。

這有多慘?攤開財報,柏文近三年每股稅後淨利(EPS)都能賺6~7元左右,但去年沒「保6」,甚至今年上半年,僅勉強保住0.01元,目前股價140元,更創9個月來新低。

2006年設立的「健身工廠」(以下簡稱健工)為柏文獲利主引擎。

健工自高雄發跡,目前在全台共有56個據點,超過20萬名會員,每年持續以五至八家的腳步拓點,是指標性連鎖健身龍頭。

疫情嚴峻時,健身房一度被貼上高傳播風險標籤。在健身行業超過20年,負責掌舵的柏文總經理暨營運長陳尚文為穩住信心危機,火速拍板以高規格防疫為優先,為降低人與人的接觸,大手筆添購設備。

另一方面,將場景搬到線上,除輔導旗下1000位私人教練提供線上課程,也對外開設免費的Youtube直播課,教學內容涵蓋了瑜珈、熱舞、拳擊有氧等。

刷臉就能入場,貫徹零接觸

現在,健工會員入館必須經過三道防線:紅外線體溫感測機、計算容留人數、人臉辨識。人臉辨識更是已升級到2.0,即便戴著口罩,也能被辨識出,入館更無需再出示會員卡,徹底貫徹零接觸。

這也符合商研院人工智慧服務綜合研究所所長范慧宜的觀察,她指出,健身房業者更懂得運用智能科技輔助服務,甚至深化客製化需求,目前,只是起步。

不過,隨著防疫支出一路加碼,初步估算,總金額逾5600萬元,身為上市公司,又如何對股東交代?

「這筆錢,都是投資在會員身上,長遠來看,也能省下人力成本,」陳尚文說,未來每開一家場館,預估獲利的時期均被迫拉長,但經營團隊有共識,拓點腳步不會因此停止,反而會加快築護城河,逆勢展店拉大跟同業的差距。

陳尚文分析,現在已走向「健身生活化、運動社區化」的趨勢,當人們把健身融入生活日常,那就漸漸成為剛性需求,而交通方便、離家近更是消費者的首選。

靈活拓點,設女性運動專區

大疫時代,健工將會有三大經營策略。其一,拓點策略更加靈活快速。

走進10月6日甫開幕的最新據點—健工長春廠,坐落於和北捷南京復興站共構的大樓裡,預計最快年底前就會開放通道,屆時捷運族「到站即抵達」,負責展店的事業發展處副總經理林渲賢說,今年開出八間場館的計畫不變,目前已六家,年底還會開兩家。

其二,規劃別具特色的女性專區。走進這間新開的長春廠,沿著兩側一字排開的重訓器材走到底,是專為女性設的運動專區,除擺放適合女性的器材,更以粉色系作為區隔,打造放鬆運動的環境。

「蔣友柏(橙果設計創辦人)還建議我把舉重槓片漆成粉紅色呢!」陳尚文說,健工會員性別比例男女約各半,內部透過消費者訪查發現,不少女性會員在對於有男性的環境健身,容易感到不自在;而女性為追求體態線條,愈來愈重視使用重訓器材鍛鍊特定部位,未來的新館均是標配,舊館則視空間規劃。

其三,線上線下虛實融合。根據財政部統計,十年來(截至2020年底)健身場館從約100家成長到728家,總體營收從19億成長至152億元,即便有大幅度成長,但近兩年已明顯趨緩。

另一方面,體育署調查,健身房的運動人口滲透率仍占整體3%,與歐美國家相較還差一大截。

陳尚文從容以對。他觀察,網路資訊充足,教學影片雖然隨手可拾,但針對個人專業指導需求也會愈來愈大。

打開健工App,教練會員都能上傳運動心得和菜單,也有線上營養師服務。陳尚文指出,目前正和國泰金控如火如荼洽談合作,結合金融服務、會員點數,打造健康管理生活圈,期許更深入民眾日常,走得更長遠。


柏文(健身工場母公司)
成立/2005年
董事長/陳尚義
總經理/陳尚文
資本額/3億元
特色/從事會員制連鎖運動健身中心、瑜珈會館及休閒運動場館之經營,旗下共六個品牌。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1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