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慷仁:「做好自己該做的,知道自己的價值,當一個舒服的人。」

吳慷仁總能把角色演活,早已是眾人心中成功的演員,然而比起「成功」,他只想當個舒服的人。

「也許我們不是最有天分的,但我們可以當最努力的那一個。」2016 年金鐘獎,吳慷仁以《一把青》郭軫一角獲得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得獎感言的最後這句話,令每一位觀眾印象深刻。因此,我也曾認為他應與許多演藝人員、偶像一般,不論走到哪兒總會伴著歡愉的氣氛,說著振奮人心的話語。然而,當他一個人獨自踏進攝影棚,那不只是安靜而是「寂靜」的個人氛圍,雖未有讓人有被拒於千里之外感,但的確是難得一見,帶著不似他在銀光幕前陽光形象的一股仙氣。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  both by Gucci。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 both by Gucci。

「我們今天的髮型大膽一點吧?」一坐下來他便這麼說,「可以很貼,濕濕的,試試看?」看著打扮簡單,身穿白色Tshirt,褐色短褲的吳慷仁說出這段話,其實蠻令人佩服的,藝人們追求美麗、帥氣是常態,大膽?真是鮮少聽見。不過仔細想想,他說出這樣的話,也不意外。

若問台灣演員中誰的戲路最廣,「吳慷仁」三個字一定出現在不少人的心中。不論是《下一站,幸福》裡略帶羞澀的花拓也,《一把青》中挺拔瀟灑的飛官郭軫,《麻醉風暴》裡試圖打破體制的保險員葉建德,《白蟻-慾望迷惘》中有著戀物癖的白以德,到近日的史詩級電視劇《斯卡羅》中的水仔…吳慷仁彷彿「活」出了每一個不同的角色。「像《白蟻》、《斯卡羅》對我來說都是每個階段不同的嘗試,」他說,「而我總是試著把這『嘗試』的延展性拉大。其實我也可以不用做改變,把皮膚塗黑就好,也不一定要那麼瘦,但做一位演員,與導演的想法獲得共識後,我就會積極的去執行。」

我覺得人的思維會影響到自己的行動,想要試圖改變,真的要做了才會改變。By – 吳慷仁

亞麻棕格紋外套、天藍牛津襯衫、亞麻棕格紋長褲 all by Gucci。
亞麻棕格紋外套、天藍牛津襯衫、亞麻棕格紋長褲 all by Gucci。

那麼,他是如何深入不同角色,讓他活靈活現的?是靠模仿?還是打扮?「是劇本。」他說,「角色的關鍵在於劇本,其實做每一件事都有他的路徑,不論是當個好爸爸還是什麼,劇本,就是一個路徑幫助我演好角色。」原以為,他會說是「裝扮」,畢竟他是出了名的「演員變色龍」,從自身出發,減肥、節食或實踐角色在生活中的打扮,但他卻謙虛的將功勞歸於劇本。「當然,如果已經定好裝了,我會跟劇組借戲服來,私底下穿著走來走去,感受一下。小時候我總是專注在背台詞,但現在我覺得戲服對我的幫助也很大,可能是感官被訓練的開闊了?其實穿著會影響一個人,一件衣服的顏色也會。」

談到這兒,我們自然也很好奇,總是將角色進行到底的吳慷仁,是否有太入戲走出不來的時候?「沒有耶!對我來說演戲這件事,執行後就要回到原點。不僅是演戲,社會上許多人會沈溺在某一個狀態裡,可能是酗酒、懶散,甚至是不間斷地忙碌導致過勞,彷彿不在某一種狀態裡,就不像真的活著。」吳慷仁說,「但我覺得人的思維會影響到自己的行動,想要試圖改變,真的要做了才會改變。」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燕麥色西裝褲、綠麂皮鞋面流蘇莫卡辛鞋 all by Gucci。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燕麥色西裝褲、綠麂皮鞋面流蘇莫卡辛鞋 all by Gucci。

為了演戲,吳慷仁的造型沒有極限,在近期釋出的《華燈初上》片段中,更能發現他帶著詭異性感的神情,男扮女裝的樣貌,但私底下他卻是個打扮非常樸素的人。「我都穿得像長工一樣,」他笑說,「但年輕時我很喜歡打扮,奇怪顏色的頭髮、阿福羅爆炸頭我都嘗試過,也很喜歡收集古董衣物,還沒入行前我就很喜歡美國 60、70 年代的古著,Lee、Levi’s、藍哥…雖然沒有非常講究,但我一直很喜歡有時代感的東西,老的東西有股特別的存在感。」

「我這個人不太隨波逐流,反而希望能跟大家不一樣。」吳慷仁說,「雖然到這個年紀我不會追求外表的不一樣,所以不會像小時候做稀奇古怪的打扮,但知道自己不一樣,是很重要的。」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燕麥色西裝褲、綠麂皮鞋面流蘇莫卡辛鞋 all by Gucci。
燕麥色雙排扣西裝外套、鼠尾草綠腰帶羊毛背心、燕麥色西裝褲、綠麂皮鞋面流蘇莫卡辛鞋 all by Gucci。

回歸到風格與時尚,吳慷仁表示,近期台灣時尚產業「職人化」的趨勢,讓他有機會在時尚場合中遇到各領域的專家,每個人代表著不同的行業,自信對談,是令他非常嚮往的。「時尚呀……時尚是每一個人都值得擁有的。」說起時尚到底是什麼,他思索良久後答道,「但只有當一個人與它的結合是獨一無二之時,對我來說才是真的時尚,而不是因為「它」獨特,才讓你獨一無二。」

與吳慷仁對話的中,我發現他是一位很有靈性的男子,回答問題時,他總是給出開放性的答案,彷彿是在思考萬物的可能,卻不為其定義。「那你覺得成功是什麼?」我脫口而出問了這句,雖然有些跑題,但他給的答案,到現在還令我細細回味著。

做好自己該做的,知道自己的價值,當一個舒服的人,好好生活,最好。By – 吳慷仁

「成功是一件年輕時每個人都在追求的事,可是當到別人都覺得你『成功』的時候,再回頭看,未必是一個很好的成果。並不是我覺得自己現在成功了,我沒有,但我發現成功的面相有好多,像是事業上成功的人,不代表他的家庭是圓滿的。」他說道,「以前我曾說過『努力一定能被看見』,這也是支持我多年的一句話,我並不會因此否定過往的自己,但是過了這些年,我反而希望大家不要這麼『努力』。不是因為我不努力了,我還是非常努力,但我希望這是一個健康的狀態,因為台灣人真的太喜歡努力,太努力了,那將會面對很多辛苦的、不放過自己的階段。」

「現在的我反而不太喜歡成功這兩個字,當一個人很努力時,或許能夠與成功靠近一點,但當一個舒服快樂的人,反而不是靠努力就能達到的,它其實比成功還要難。」吳慷仁說。

「做好自己該做的,知道自己的價值,當一個舒服的人,好好生活,最好。」出道十四年的吳慷仁,經歷各種不同的階段,熬了許多年,終成為今天人們心目中魔術師般存在的實力派演員。而這最後這一段話,讓我看見身為演員之外,身為一個「人」的吳慷仁。

也獻給你們。

作者/Yu Lee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