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英文的「希臘血統」 難字不用死背

【閱讀重點】

  • 英文許多艱深詞彙源自希臘字根,了解脈絡更容易推敲含義
  • 「語言」相關詞彙,多與希臘字根「舌頭」有關
  • 更多英語構詞法內容,可參考曾泰元教授的英語島雜誌文章

2015年1月,我受《英語島》雜誌之邀,開始成為旗下的專欄作者,至今已經不間斷地在此寫了將近7年的文章。

頭兩年,共計24期,我系統地介紹了英語單詞:

曾泰元教授於《英語島》專欄講解「英語構詞法」主題列表

這24篇文章所依據的,主要是我在東吳大學英文系「英語構詞法」的授課筆記。這門「英語構詞法」是我自提自開的選修課,從2000年秋季起開授,迄今已逾20年。最輝煌的時期,曾經是一門學生擠破頭爭相搶修、上課人數超過150的英文系專業選修課。

如今時代變遷,潮流遞嬗,此課沉寂黯淡,風光不再。然而在英語語言文字的發展史上,其內容都是歷經時間考驗的磚瓦梁柱,是撐起這個語言的根本大法,值得好好介紹,代代傳承,廣為人知。於是我便在此《英語島》的專欄園地,拿出我20年的心血結晶,去蕪存菁,以深入淺出之法,藉輕鬆詼諧之筆,和各地的讀者朋友分享。

拆解單字的「希臘字根」,難字更好懂

這一構詞系列因故中斷了幾年,2021年秋,適逢新學期開始,我趁此良機再續前緣,接斷補殘。常見的希臘文構詞成分很多,中斷前只進行了寥寥的8講,一共也才介紹了18個構詞成分。在繼續往下進行之前,舊雨新知不妨先回顧一下,重點掌握前期精要,這就像是電視連續劇,在新的一集主戲上演之前,總要先播一小段前情提要。

哇,看起來很難,是不是?或許。不過弔詭的是,難即是易,易即是難。這些詞看起來是很專業,是很長很難記,不過換個角度看,結構可拆解,整體的意思就是成分意思的加總,而且語義單一,用法簡單,掌握起來反而容易。那些看似容易的常用詞,我們以為如此,但不好拆解,即使拆解了也不明就裡,多半只能死背,而且語義多元,用法複雜,反而難以掌握。

如果讀者朋友還是有點擔心,沒關係,可以把幾年前《英語島》的相關文章找出來,裡面都有詳細的分析介紹。若是按部就班,認真研讀,雖是乾貨、硬貨,一樣可以自學,日起有功。

這一期我們繼往開來,從第19個構詞成分glosso-/glotto-(舌頭)開始,接著往下講。

為什麼雙語是「百靈果」?原來和舌頭有關

在歐洲語言裡,「舌頭」和「語言」經常是同一個字眼,因為舌頭主要是用來講話的,語言是舌頭最重要的功能。「母語」的英文常說mother tongue(字面「母親的舌頭」),就透露出舌頭和語言之間非比尋常的關係。「母語」的英文也可以說native language(字面「生下來就用的語言」),這個language(語言)是個借自法文、最終源自拉丁文lingua的外來語,本義也是「舌頭」。

另舉一組例子。雙語教育、雙語學校的bilingual(雙語的;雙語人),是由bi-「二」、lingu(a)「語言」、-al「形容詞後綴」所組成。義大利麵食裡的linguine(扁麵),是由lingu(a)「舌頭」、-ine「指小後綴」所組成,字面義為「小舌頭」。同一個lingua在不同的語境底下,有了相關但不同的解讀。歐洲語言裡的「舌頭」和「語言」一體兩面,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可見一斑。

我花了點篇幅細說從頭,甚至有點東拉西扯,一方面是希望讀者能夠知因知果,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另一方面,是期待讀者能夠舉一反三,而不是只鎖定固定的幾個單點,各個擊破。詞彙關係是一個錯綜複雜網絡,而不是一盤散沙似的孤立點,我只是比較忠實地呈現它們該有的面貌罷了。

解析語言背後「發聲」的奧秘

回到glosso-/glotto-(舌頭)這個希臘文的構詞成分,由「舌頭」到「語言」的語義引申也類似。因為有「舌頭」的意思,所以glossitis是「舌炎」(gloss「舌頭」+ -itis「發炎」),glossectomy是「舌切除」(gloss「舌頭」+ -ectomy「手術切除」)。

語音學(phonetics)常會用到解剖學(anatomy)的術語,glottis(聲門)就是其中之一。聲門是兩片聲帶(vocal cords)中間的空隙,位於喉(larynx)的裡面,氣管(trachea)的上方,古希臘人認為它在舌頭的根部,便用本指「舌頭」的glottis(glott(o)-「舌頭」+ -is「名詞後綴」)來稱呼。

另有個相關的epiglottis(會厭)值得介紹。它位於喉的上端,是片樹葉狀、有彈性的軟骨(cartilage),可以開啟閉合,阻止異物進入氣管。會厭的英文名稱epiglottis恰如其分,意思就是「在聲門的上方」(epi-「在…上方」+ glottis「聲門」),在上方蓋住聲門,也就保護了聲門下方的氣管。

「聲門」glottis的形容詞是glottal(聲門的),有個常見的搭配glottal stop(聲門塞音),這是種緊閉聲門所發的子音,音標寫成 [ʔ]。聽起來很玄,不過美式英文常有機會用到,大家只要稍加練習,應該都能掌握。我們需要鼓足氣施大力的時候,比如有點便秘,坐馬桶屙不出來,聲門緊閉才有辦法集中出力,否則就漏風了,力氣也就分散了。這個聲門緊閉的音,就是聲門塞音。美式英文講得比較隨性的時候,輕音節的 [tən] 常會改用聲門塞音讀成 [ʔn̩],比如kitten(小貓),中規中矩時讀成 [ˈkɪtən],隨性的美式英文就會讀成 [ˈkɪʔn̩],後一半的輕音節 [ʔn̩] 讀鎖喉鼻音。

一不小心就講了一些語音學的專業內容,趕緊就此打住,以免越講越多,越陷越深。

意思都是「多」,poly-、multi- 字根血統卻不同

除了舌頭之外,glosso-/glotto-也可以指語言,比如gloss(註釋)、glossary(詞彙表)、polyglot(多語的;多語人)。

用淺顯的「語言」來解釋難懂的字句,這就是gloss(註釋)。需要註釋的難詞,彙整起來就是glossary(詞彙表:gloss「被註釋的字詞」+ -ary「名詞後綴,此表集合、彙整」)。

至於polyglot(多語的;多語人),則是poly-(多)和-glot(語言,glotto-的變體)的組合,本是形容詞「多語的」,後也轉作名詞「多語人」。這個polyglot和multilingual殊途同歸,基本同義,形容詞、名詞皆可,只不過polyglot是希臘文的血統,而multilingual則是拉丁文的血統。

multilingual前面的multi-表「多」,常見的例子另有:

multilingual後面的lingual已經在bilingual(雙語的;雙語人)出現過,指的是「語言的」。不過lingual也可單獨使用,意思卻是「舌頭的」、「語言的」皆可,都是專業術語。

Polyglot的poly-也表「多」,常見的例子還真不少,比如:

唉呀,我又講多了,趕緊煞車,以免讀者消化不良。

類似的內容久別重逢,乾貨滿滿,硬菜處處,需要時間咀嚼。如無意外,我們就這樣繼續下去,下期見。

文/曾泰元 東吳大學英文系前系主任

本圖、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訂閱英語島雜誌,追蹤Instagram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商業英文學得又快又準


延伸閱讀

墨西哥200 週年獨立紀念:500 年的抵抗與堅忍

卡本迪爾 (Alejo Carpentier):海地的塵世王國

網路卡卡的、視訊畫面停住了 6句實用英語一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