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生孩子由我做主 聽聽 7 名亞洲女性分享她們的故事

有越來越多人「向當媽的人生說不」,因此我們訪談亞洲各地女性探討背後原因,也了解她們所反對的文化規範。

向你介紹最新系列文章《轉變》(The Shift),我們企圖藉此探究當代育兒觀。

許多女性都已經太熟悉那些不請自來、有關她們身體的指指點點。已屆生育年齡的女性若膝下無兒女更會招來敏感問題,甚至被批評自私或不像女人。

不過只要瀏覽新聞標題就會發現,不生孩子正加速成為常態。在新加坡,儘管政府祭出鼓勵政策,生育率依舊落在每名女性生育 1.2 名孩童。而香港的生育率數字在 2020 年創下 40 年來新低的 0.87,而且短期內難有回升跡象。根據香港婦聯所做的調查,當地超過半數女性都不想要孩子,原因包括經濟壓力、工時長以及居住空間擁擠。

社會學家 Sandy To 贊同上述理由是香港及其他地區生育率低下的主要阻礙,不過她也點出研究和新聞報導往往忽略一項關鍵考量:「他們應該把可能不想要小孩的女性也納入討論。」

於是我們自己做了些統計。我們訪問年齡介於 25 到 65 歲的高成就女性,了解「不生孩子」之於她們的意涵。而她們引人深思的故事顯示,比起成為母親,現在已有愈來愈多替代選項。至於那些反對派呢?馬來西亞創業家 Raudhah Nazran 說:「做自己吧!別理他們。」

「我一直都想要有人生伴侶,不過孩子不是原因」

Photo: Pat Dwyer
Photo: Pat Dwyer

香港 The Purpose Business 創辦人暨總監 Pat Dwyer(41 歲)

我從小由單親媽媽帶大,她讓我相信自己什麼都辦得到。這也是她教育我的方式,一種「你和我對抗全世界」的感覺。她想要孩子更甚於伴侶,而我則恰恰相反。

以菲律賓人的標準來說,31 歲才結婚的我算是晚婚。我和 Chris 相識 11 個月後步入禮堂,首次約會我就不打算浪費時間,我告訴他:如果你想組織家庭,那麼我就不是對的人。我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他也不以生養孩子為目的,於是我找到了在各層面都匹配的另一半。

當然也有批評:「妳已經享有這麼多福分,怎麼可以不生孩子?」我甚至聽過:「我知道妳有自己的事業,這可以理解,不過或許妳應該先找份真正的工作再來考慮。」哇,你一口氣把所有創業家和沒有孩子的女性企業家全得罪光了。不過我也有過既窩心又驚喜的對話。

我之所以能更投入經營永續事業是因為沒有孩子嗎?或許吧,但我也有同儕身兼三個孩子的媽。由於少了那份責任,我空出更多心力追求理想,包括與非營利組織 Enrich 合作,成為菲律賓女性的支持力量。雖然別人的孩子我也很愛,不過更高興下班後能回到沒有小孩的家。

「沒有孩子,我跟先生更緊密。」

Photo: Elaine Lim-Chan
Photo: Elaine Lim-Chan

新加坡德意志銀行財富管理董事總經理 Elaine Lim-Chan(49 歲)

我們家人間關係很緊密。我跟妹妹每天都會聊天,我跟先生每週也都會和妹妹的女兒見上好幾面。回想我剛申請到美國一間所費不貲的大學就讀時,真的好努力,希望回報父母的栽培。

我稱得上是完美主義者,任何事都要做到最好。我不想生孩子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是工作狂。我的客戶是亞洲資產淨值最高的家庭,而要維繫他們的信任需要付出許多。

我也希望能兼顧工作與生活的平衡,別忽略了自己或先生,因為有時候當你有了孩子,一切彷彿都得繞著他們打轉。於是我和先生一同做了這個決定,兩人也因此更緊密。沒有孩子綁住我們,所以不會視對方為理所當然,也能分享彼此的興趣。我的興趣之一是駕車;我是新加坡法拉利車主俱樂部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性會長。

我與父母同住,不過誰也不能保證養兒就能防老,我也經常這樣提醒朋友。你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不被為人母的傳統及定義侷限,人生真精彩。」

Photo: Jeannie Javelosa
Photo: Jeannie Javelosa

菲律賓馬尼拉 ECHOstoreGREAT Women 創辦人 Jeannie Javelosa(58 歲)

曾有一任與我廝守 25 年的伴侶年紀長了我 20 歲,已經與第一任妻子分開(菲律賓法律不允許離婚)。正因為這段關係如此跳脫傳統,家人都施壓要我離開他,但我仍照著自己的步調前進。除了創辦社會企業外,我也幫人卜算靈魂命運,解析星盤、提供人生箴言。

女人只要沒生孩子就被批評自私是非常不公平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我知道有些人不想要孩子,是因為兒時基本上就像被父母拋棄,而她不希望把期望轉嫁給孩子,要孩子來治癒自己。在我幫人卜算時見到好多把人生過的一團亂的女人,她們都是受到母親影響,要不把全副心神都放在孩子身上,要不就強迫孩子遵循社會規範。

我現任伴侶 41 歲,年紀比我輕了許多,我們是在參加死藤水(ayahuasca)療程時相識。他未來可能會想要孩子,代表或許需要找代理孕母,這樣的母職概念非常當代,我相信大眾賦予女性和母親的定義需要重新調整。由於職涯已經完整了我的人生,而我母性的那一面則從我所從事的工作自然散發──我和社群、和地球一起培育新生代。

「我珍視自由,也覺得自己的身體自己做主非常重要。」

Sonia Wong. Photo: Tungtungtung Photography
Sonia Wong. Photo: Tungtungtung Photography

性別研究講師暨香港女人節共同創辦人 Sonia Wong (32 歲)

我父親的家族來自性別觀念保守的廣東潮州,不過我父母很驕傲生了兩個女兒。他們給我滿滿的鼓勵與機會探索真正想做的事,所以我並不覺得人生侷限於單一未來。

我在 18、20 歲時就已經篤定不要孩子──篤定到打算去結紮。男友不僅大力支持,也相信我能做到,讓我感覺擁有很大的自主權。不過女性要結紮仍然比男性困難的多,尤其如果妳還年輕而且尚未生育。

我也認識沒生孩子的夫妻,不過要讓社會接受女性也能單獨作主生或不生,實在比接受雙方共同決定不生育還要困難。就連我思想進步的朋友都曾提醒,或許我之後又會突然想要小孩,就好像身為堅強獨立新女性的我,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似的。這件事讓我了解到,女性的身體被視為生育工具這個概念是如何根深蒂固。

當我和大學學生聊到當媽媽這件事,我說自己從來沒想過要生,因為已經每天在跟孩子相處。我透過翻轉大眾思維改變世界,因此我留給世界的不會只有一個孩子,而是很多很多個。

「沒有孩子不會使你失去母性或同理心。」

Photo: Rumki Fernandes
Photo: Rumki Fernandes

新加坡葛瑞集團人力資源暨人才總監 Rumki Fernandes(51 歲)

許多女孩喜歡玩洋娃娃、扮家家酒,但我沒有類似的記憶,也從來沒想過成為母親。我還住在印度時,喜歡下課後回家有媽媽第一個迎接我,但就是沒想過自己成為那樣的角色。

在我快 30 歲時,許多當媽媽的朋友正辛苦。即使是跟價值觀契合、職涯進程也相近的人結婚,孩子卻往往變成是媽媽的責任。夫妻中一定得有一方要做出更艱難的事業或生涯選擇,而我沒興趣讓自己陷入那樣的境地。

我和大學認識的男友步入禮堂,我們發現因為少了孩子這個額外因素,所以做決定變得容易許多。我們先是在印度工作,後來搬到倫敦,之後又回到印度,目前在新加坡落腳已經八年。我們倆的工作經常出差,也喜歡趁假日去度假、從事戶外活動或吃上一頓好料,我們甚至一起參加讀書會。

我們不曾正式坐下討論,生活卻也自自然然活成現在的樣貌。由於孩子從不是優先考量,重要性也就被往後挪了。在印度大家經常自顧插手,幫忙變干涉;而在新加坡倒沒有這樣的問題。有時候遇見的人還是會問我們為什麼不生孩子,不過我不覺得自己因為這點而被另眼相待。

「31或39歲才有孩子、或者永遠不生都沒有錯。」

Raudhah Nazran Photo: Khairul Imran/Tatler Malaysia
Raudhah Nazran Photo: Khairul Imran/Tatler Malaysia

馬來西亞吉隆坡 Accelerate 創辦人 Raudhah Nazran(25 歲)

身為馬來人又是穆斯林,背負的期望之一就是為丈夫傳宗接代。幸運的是,我媽媽和外婆的思維都很進步開明,造就我擁有不同觀點,而不像婆羅洲等地我們前往工作的偏鄉社群,當地的文化傳統是 19、20 歲結婚,21 或 22 歲就生養孩子,如果女孩不這麼做就會被排擠,實在令人沮喪。

Accelerate 也跟安養機構合作,我和長者聊天時經常被問到:「妳什麼時候要生孩子?」還叨念如果太晚生容易有併發症,就連親戚朋友也經常探聽,所以今年開齋節禁止串門子我們反倒鬆了一口氣。

我才結婚一年,先生是歐洲人;也有很多事情必須先考量,譬如我們經濟夠穩定嗎?心理和情感上都準備好了嗎?我想我們會生的,只是不是近期。我不是那種會迫於社會壓力而生孩子的人,事實上很多思想守舊的人我都已經斷了往來,做自己吧!別理他們。

「單身就是福,因為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工作。」

Photo: Jessie Sincioco
Photo: Jessie Sincioco

菲律賓馬尼拉 Chef Jessie Restaurants 創辦人 Jessie Sincioco(65歲)

我小時候很愛《真善美》這部電影,夢想著當修女。身為六個兄弟姊妹中的長女,我自覺有責任幫爸媽照顧弟妹,也因此造就我選擇不婚不生。事實上我一生都獨身禁慾。

我主要是給阿姨帶大的,她是名會計但熱愛料理。她鼓勵我參加廚藝競賽,我們倆一起研發的芒果蛋糕摘下冠軍。我贏得在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上課受訓的機會,而那段經驗打開了我的視野。我告訴自己這就是我想要的,也是我想要達到的目標。七年後,我成為馬尼拉首位受聘於大飯店的菲律賓人甜點主廚。

即使到現在,工作仍然是我的生命,令我愉快又滿足。我旗下 120 名員工有些都跟了我很久,當他們有能力蓋房子或組織家庭時我也很開心。我的人生有錯過什麼嗎?不,一點也沒有。


Front & Female is Tatler’s platform for female empowerment: a resource for women to become their best selves. Click here to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 to join the community and stay informed.

作者/Kate Appleton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東京奧運「各國代表隊」制服吸睛大比拼

「大暑」飲食禁忌、養身方法與習俗 一次告訴你

懷孕啟發的當代藝術創作!鄧文迪也收藏的美國藝術家Loie Hollowell

《Crazy Smart Asia》Podcast首集節目首錄!藝術家Sukki Singapora分享如何用歌舞雜劇改變世界

千萬別戴上婚戒!為何現代眾多優秀女性選擇單身?揭秘剩女文化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