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西岸 煩人的日光節約時間為何就是甩不掉?

加拿大的春日傳統:日光節約時間

3月的第二個星期日凌晨,加拿大各地的時間在不知不覺間被調快了一小時。隔天早上,大家紛紛從牆上拿下時鐘,默默的調整上面的指針,迎接所謂「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的到來。從出生到長大都在台灣這種已經沒實行日光節約時間的國家,雖然早有耳聞這項新奇的制度,但一開始確實很難習慣。來到加拿大之後,發現不只是外國人,許多當地的加拿大人對日光節約時間也是怨聲載道。不過今年,在加拿大西岸的英屬哥倫比亞省內,大家卻多了那麼點複雜的心情。因為,許多當地居民原本滿心期待今年就能擺脫日光節約時間……

當節約能源變成擾民亂源

日光節約時間,又稱為夏令時間,在加拿大實施的歷史已經很長。安大略省的亞瑟港(Port Arthur)於1908年夏天首度實施了夏令時間措施,是世界上第一個採用日光節約制度的城市。這項措施最初的目的簡單來說就是為了「延後日落時間」,進而有效節省用電及能源。

日光節約時間是我剛來加拿大時很難習慣的一點,不只是因為調整時鐘的步驟很麻煩,更因為這項制度讓當地的冬夏兩季變得相當極端。夏令時間於春天啟動之後,當地天氣也開始逐漸回暖。隨著夏天的到來,各城市會明顯感覺到日落時間的延後,一直到仲夏時節,太陽會一直到晚上九點過後才落下。

相反的,到了秋冬季,日照時間縮短,日落時間再度提早。11月的第一個星期日,夏令時間結束,大家卻又得把時鐘再往後調一個小時,導致在冬天時,太陽差不多四點就下山了,白天的時間顯得特別的短,搭配上寒冷的氣候,難免讓人有些陰鬱。

不只日照,日光節約時間也影響正常作息

除了兩極的日照時間之外,通常在時間變動的第一二天,也難免會出現一些小混亂。從生理時鐘錯亂、睡過頭導致上課或上班遲到,甚至搞錯開會時間的狀況都有。在這個科技進步的時代,即使手機和電腦已經能夠自動調整時間,但生活鬧烏龍的情況不時還是會出現。 

近幾年來,這項已經實施數十年的制度漸漸引發越來越多的爭議。每年,日光節約時間不但難以達到節能的效果,更被許多人認為是擾亂正常生理時鐘、造成時間錯亂的亂源,不少加拿大人也逐漸覺得每年兩次調整時鐘的規定真的只是「純粹擾民」,並呼籲相關單位儘速廢除這項措施。

高達九成加拿大居民,期望廢除此傳統

和美國一樣,加拿大的各個省都有自己的地方省政府。除了聯邦政府之外,當地省政府在許多事務上也具有一定的地方自治權。2017年開始,美國西岸的加州、奧勒岡州及華盛頓州都陸續考慮廢除日光節約時間。之後,加拿大西岸的英屬哥倫比亞省也表達了跟進意願。2018年,英屬哥倫比亞省進行了一場超大型民調,詢問居民是否該廢除夏令時間,當時共計有超過二十萬名省民參與。其中,竟然有高達93%的人表示同意廢除日光節約時間的制度。2019年,位於加拿大西岸的英屬哥倫比亞省正式通過法案,同意廢除日光節約制度,全年採用統一時間。 

但之後,大家卻意識到事情沒有想像中的簡單。

想廢卻廢不掉?原因竟出在「統一時區」

位於同一時區的加州、奧勒岡州及華盛頓州都有意廢除日光節約時間,但是之後卻遲遲沒有動作。2020年疫情爆發後,各地不得不暫緩關於日光節約時間的討論。這項計畫於是從去年一路被擱置到了今年。 

問題又來了。雖說是不同國家,但是對於有著許多經商往來的北美洲西岸城市而言,兩地時間如果不同,在商務合作也將造成很大的不便。從各地的上下班時間到確定通電話、開視訊會議的時間,這些都可能因為一邊有實行日光節約時間,另一邊卻沒有而造成大混亂。 

因應民情,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省政府表示,若他們單獨廢除日光節約時間,將會造成北美西岸的時間混亂。加上疫情搞得當地政府焦頭爛額,過去一整年,英屬哥倫比亞省也遲遲沒有正式宣布廢除日光節約時間。

就這樣,今年春天,擾民的日光節約時間還是來了。老百姓們只好認命的從牆上取下時鐘,再抓耳搔腮去研究汽車儀表板上的時間要怎麼調整。在疫情的影響下,日光節約時間的傳統就又多保留了一年,也讓大家忍不住納悶,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擺脫掉日光節約時間呢?

文/Angelia Lu

本圖、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訂閱英語島雜誌,追蹤Instagram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商業英文學得又快又準


延伸閱讀

齰舌緘唇:政治正確性與假新聞

火雞不來自Turkey 丹麥麵包也不是來自丹麥

街頭就是劇場 亞維儂藝術節成為法國招牌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