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card創辦人林裕欽

林裕欽在19歲時創立了Dcard,期間帶領團隊不斷努力成長,現今已是台灣年輕族群間最有影響力的社群平台之一。今年四月,Dcard 正式在日本上線,名字取名 Dtto,代表找到有共鳴的人與事物,也呼應了Dcard 「讓每個人找到共鳴」的使命。

身為一位科技人,你怎麼看待「科技」在生活中的角色與意義?

人類學家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歷史》一書問到:「究竟是人類馴化了小麥,還是小麥馴化了人類?」看似我們掌握了科技,科技也驅使我們改變以適應。在時間長河裡,我們突然意識到,會不會科技的發展其實毫無意義?每當新發明出現時,人類擔心它的高效率而被其取代,會是墮落的開始。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每項創造總是伴隨創新與破壞、利與弊。科技發展是中性的,科學家因好奇而發明了事物,市場與人性選擇了適合的保留下來,是人賦予了科技意義。我相信人性不一定完美,但如果人性能隨著知識傳播而越來越好,那麼科技一定也會越來越好,只要我們能跑在壞處顛覆人類前做出調整與改變。

在這個快速多變的數位時代,最重要的關鍵能力是什麼?

變化 – 好奇心:保持對世界的好奇心,不斷學習新事物。身為科技人的我,最近卻對建築、物理治療特別感興趣。建築是關於人如何跟空間互動,物理治療是關於人如何透過身體運動。我喜歡從小地方去思考,再連結起跟全局的關係,發現世界是整體的,而不是單一學科。這讓我對整個世界更充滿好奇,擁抱變化的終點,不是畢業,而是沒有好奇心的那天。

不變 – 自處:小時候讀到詩人的心境,常常不能同理,長大發現是遇過太少悲歡離合、經歷太短陰晴圓缺。在矽谷科技圈,開始流行從古代佛陀的哲學思想裡尋找答案、學習冥想與正念。才發現原來自古人情皆然。人壽命有限,在終點前,要學習如何與自己相處,回答那最困難的問題「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一生的意義又是什麼?」有限白紙裡每個人多采多姿的作答,讓世界變得更美麗。不變的是,我們都希望此生充滿意義。

從創業到現在,影響你最深的人事物?

影響我最深的是「讀書」。商業哲學家Jim Rohn有個「五人平均值理論」,你花最多時間相處的五個人,平均起來會成為你。除了與家人朋友相處,我盡可能靠近偉大的思想家,學習他們的思考處事。透過書本,與中西方偉大的人物跨時空對話,傳承他們的智慧。透過這些智慧,我在各方面獲得了改善與滿足,像是健康、心靈、事業,以及找尋人生的意義。

有些事不是因為簡單,而是因為困難,所以更有值得做的意義。更有些事不是追求短時間內幾倍回報,而是以十年為級別種下一顆希望種子,讓下一代人有更好的生活。——林裕欽

目前遇到的挑戰跟阻礙?

我喜歡諾曼地大空降裡溫特斯上尉講的一句話:「我們是傘兵,天生就是被人包圍的。」創業家就是傘兵,有困難我們才有機會。我認為任何公司長遠的挑戰都來自於人才,從台灣出發的公司如何吸引全世界的人才,是我們長期的課題。努力讓「台灣」這品牌有朝一日能在國際上有良好僱主的品牌聲譽。

作為 2020 年 Generation T 的入選者,請以一句話激勵自己以及亞洲的創業家?

「不要求馬上大幅改變世界,只希望因為有我們存在,世界每天都變得更好一些。」

接下來的計畫為何?

Dcard 的目標是希望台灣能有一間千億美金級別、世界級的網路公司出現。這代表無論文化、技術都要跟上世界一流水準。更重要的是,不只是在台灣提供服務,而是面向全世界。於是成立公司的第一天,我們就在積極探索國際化的可能性。未來幾年我們的目標是希望在全世界推出有影響力的服務,成為世界級的網路公司。

作者/Zoe Hsu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成功人士的「退休課」 顏漏有精選書單

燃燒你的足球魂 喜劇《泰德拉索》10 大正能量金句

台灣新創推手、AAMA 校長顏漏有:「創業的路上不要害怕,你不是失敗,只是還沒有成功。」

透過藝術家蔡佳葳的創作思考,探索文化信仰和生活藝術的關係

《GC 贈物網》成立 12 週年,創辦人馬玉如:「用不到的東西送到對的人手上,就不會產生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