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葡萄酒的魅力何在?

紐西蘭的葡萄美酒,不僅僅是白蘇維翁而已。我們的常駐專家Sarah Heller MW認為,除了這種芬芳爽口的白酒,紐國還有諸多瓊漿,尚待好好發掘。

過去幾個月,在我跟先生與夫家一起旅居紐西蘭的這段期間,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一個人的聲譽,若只仰仗將某一種特定的長才,並將其發揮到出類拔萃的地步,其實是種雙面刃;而且這一點無論是對人還是一個地方、一個國家而言皆是如此。舉例來說,詢問任何人希望在紐西蘭喝到什麼樣的葡萄酒,對方不假思索回答出「白蘇維翁」(Sauvignon Blanc)的速度,可能會比你扭開一個旋轉瓶蓋還要來得快。

過去幾十年來,紐西蘭的白蘇維翁是如此深入人心,已到了肩負著整個國家出口策略重責大任的地步。該國種植佔比第二高的黑皮諾(Pinot Noir),是另一個紐西蘭葡萄酒形象大使;鮮美多汁的果香和透明爽脆的口感,使其成為能與馬爾堡蘇維翁(Marlborough Sauvignon)分庭抗禮的完美紅酒。然而如此佳績的另一面,卻是令紐西蘭其他優秀品種變得乏人問津;不僅媒體罕有報導,大部分的人也從來不會有品嘗的意願。在這裡我要告訴大家,那是件多麼可惜的事。這些酒不只有今天表現精采,我相信甚至陳年後還會更好,前景可期。

紐西蘭北島的Kumeu River酒莊生產的夏多內相當知名。

紐西蘭北島的Kumeu River酒莊生產的夏多內相當知名。

我一直認為紐西蘭作為葡萄酒鄉,擁有相當難得的優勢——其所出產的美酒細緻內斂,足以吸引歐陸酒風愛好者的青睞,此外又多了一分透明、純粹的果香,這次旅程更印證和加深了我的這個觀點。以我自己的品味來說,三大最令人驚喜而又尚未被發掘的酒種是夏多內(Chardonnay)、希哈(Syrah)和波爾多混釀酒(Bordeaux Blends,法國波爾多主要品種混調而成)。這些紐西蘭酒幾乎都與數十年前在其歐洲原鄉,採用相同品種釀造而成的葡萄酒風格,有極其相似之處。

波爾多現今生產的葡萄酒,只有少數會像現在Providence、Te Mata或Te Motu等紐西蘭酒莊所產的那樣,讓我有品嘗「淡紅酒」(Claret,19世紀以前波爾多原本的酒風,當時被認為淺淡寡味)的強烈感覺;Fromm或Bilancia酒莊的希哈婀娜優美的丰姿,歌頌的是法國羅納河谷(Rhone Valley)Côte Rôtie、Cornas或Hermitage的昔日輝煌。就連準備讓白酒過早氧化的陰影走入歷史的勃根地(Burgundy),也未必有自信能在盲評中完勝Kumeu River酒莊的Maté’s Vineyard,或Villa Maria酒莊的Keltern白酒。

我之所以強調這些酒的前景可期,有幾個不同原因。首先,紐西蘭不像其他新世界的競爭對手如南非、美國和澳洲那般,擁有那麼多的老藤葡萄樹。依照Bob Campbell MW的說法,該國年紀最大的老藤大約是40歲上下,而其他國家卻每每都以百年老藤為傲。紐國有超過半數的葡萄園,是在過去20年裡才新種下的,而葡萄藤就跟人一樣,要花上10至20年來適應環境,並開始真正反映出當地的風土——那才是所有貨真價實的愛酒人,在每次開瓶時希望品嘗到的。

第二個原因是關於氣候變遷這個棘手和令人不安的議題,這也是讓相對風險更高的舊世界產區的莊主們,非常焦慮的問題。紐西蘭是個四季都有海洋調節的島國,加上一貫冷涼的氣候,一直因為具備高適應性,在對抗氣候變遷上被寄予厚望。以馬爾堡為例,如果你有機會親自造訪,一定會相當訝異其景致與歐洲丘陵起伏的葡萄酒產區截然不同;因為這裡映入你眼簾的不是高高低低的梯田,而是宛如翠綠地毯的遼闊谷地。

我的最後一個原因是紐西蘭美酒的長壽,實在令人印象深刻,但體驗過這一點的人還僅止於非常少數。截至目前為止,我還沒有遇到過太多隨著時間荏苒酒質優化的蘇維翁或皮諾;不過,我在2019年品飲過的Auntsfield 2005蘇維翁,倒是發展出層次豐美的芒果和青李風味,而不是像大多數蘇維翁常見的結局,也就是陳化過後就淪為一杯蔬菜湯。

或許是因為紐西蘭葡萄酒多採用旋蓋,要不就是其具代表性的高酸度,讓我有幸試飲到的夏多內、希哈和波爾多混釀老酒,化為令人傾倒的佳釀;其尖銳的稜角經光陰打磨而變得細緻圓潤,張揚的果香沉澱得內斂晶瑩。以下我所列出的酒款中,有幾款老酒市面上並無販售,我之所以還是將它們放進清單裡,是想讓大家對其稍微陳年過後的風味有一些概念。至於酒齡在10年以下的酒款,就容易找到得多,而且絕對值得一試。

夏多內 CHARDONNAY

Sam Harrop Cedalion SV Chardonnay “Jomara” 2019

Sam Harrop Cedalion SV Chardonnay “Jomara” 2019

夏多內的酒風走向在幾年前已經從厚重、充滿奶油味,轉為輕盈精瘦的未過桶風格,後者雖然乾淨清爽,卻經常有些枯燥乏味。近來,釀酒師開始以「燧石」類的還原風格來取代桶味,優質酒款的香氣類似火柴打著時的味道,失敗的例子則聞起來像燒焦的輪胎或洋蔥。紐西蘭的夏多內風格選擇相當多,其中不乏清新乾淨、燧石氣息恰到好處的酒款,以下所列排序是以最細緻到最粗獷為準。

  • Sam Harrop Cedalion SV Chardonnay “Jomara” 2019

Sam Harrop MW在2013年離開倫敦移居懷希基島(Waiheke,亦稱激流島),並自那時開始釀造內斂、細緻的單一葡萄園夏多內和希哈至今。他的頂級酒款是Cedalion,儘管離其2019年份的上市日期還有一陣子,我對這支Jomara的烘烤餅乾、幾近麥芽的香氣和點綴著橙油、海浪的空靈口感,以及爽脆的白堊質地已經非常滿意。

  • Villa Maria Keltern Chardonnay

雖然Villa Maria最出名的是馬爾堡白蘇維翁,他們家的單一葡萄園夏多內,也就是Keltern,仍是無庸置疑的巨星級酒款,但市面上卻幾乎遍尋不著。均衡自若、蓄勢待發,蟄伏12個寒暑依然沉穩,陳年潛力令人激賞。2019年份有雪松和樹脂,葡萄柚和梅爾檸檬與桶味完美融合,結構精確優美。2017年份的香氣由香草奶油轉化為檸檬皮和白花香,入口有非常漂亮的果香貫穿整個美味的口感,餘韻純淨清爽。2010年份香氣濃郁而有奶油味,同時也有淡淡的煤油、檸檬草和蜂蠟氣息,尾韻有一絲清晰的單寧澀感,加上乾淨的檸檬果香。最老的2009年份發展出鹹味,深沉而帶煙燻味,果香也陳化為琥珀色的醃漬檸檬,酸度則隨著光陰的流逝變得和緩而圓潤。

Kumeu River Maté’s Vineyard 2018

Kumeu River Maté’s Vineyard 2018

  • Kumeu River Maté’s Vineyard 2018

Kumeu River酒莊在Michael Brajkovich MW的領導之下,已經成為愛酒人之間公開的秘密,以及新世界酒款中可以糊弄勃根地白酒愛好者的一時之選。宛如冰晶般的酸度和質地,其香氣似一抹煙燻包裹著剛好完熟的油桃,此酒的張力和活力堪稱無與倫比。與之相比,緊繃而封閉的2012年份才剛剛開始甦醒,綻放出桃子、黃蘋果和檀香等豐富的氣息。質地宛如在口中化開,愉悅地輕柔滑過味蕾。

  • Blank Canvas “Escaroth” Chardonnay 2019

紐西蘭最新出爐的葡萄酒大師,前律師Sophie Parker-Thomson,從2013年就開始跟她的先生Matt一起在霍克灣(Hawke’s Bay)和馬爾堡小量生產葡萄酒,但這款酒是她的單一葡萄園夏多內的首個年份。Escaroth終結了女性釀酒師酒風「陰柔」的過時主張,鏗鏘有力且華麗大膽,香氣中有洗鍊的金黃色水果,以及法式布里歐奶油麵包,並有細緻而持久的酸度做支撐。

希哈 SYRAH

Fromm Syrah 2010

Fromm Syrah 2010

紐西蘭希哈經常能有讓每個新世界生產者都嚮往的表現:法國羅納河谷的風味加上令人會心一笑的紫色水果與內斂的胡椒味,架構如羽毛般輕盈。以下排序同樣是從最淡雅到最飽滿的酒款。

  • Bilancia La Collina Syrah 2014

這款美妙的單一葡萄園霍克灣希哈,是搖滾明星釀酒師Warren Gibson(Trinity Hill酒莊獨特的Homage紅酒,便是出自他之手)與其妻Lorraine Leheny共同釀製,以活潑的白、綠胡椒和迸發的紅色水果和茴香氣息,演繹出葡萄園的陡峭坡地。新奇而充滿異國情調,羽量級輕盈又酸得爽脆痛快,絕對是佐餐好物。

  • Fromm Syrah 2010

Fromm是罕見不將釀造主力投注在白蘇維翁,而是著重在黑皮諾和希哈的馬爾堡酒莊。1990年代由瑞士僑民創立的Fromm,酒風彷彿精雕細琢的抒情詩,這款Syrah老酒的風味是由煙燻味、小巧濃郁的紫色漿果和白胡椒與四川花椒等三部分建構而成,犀利而紮實。

  • Batch Winery Thomas Legacy Syrah 2019

這款希哈是由南非出身的釀酒師Daniel Struckman,在位於懷希基島上,外觀是超現代七彩玻璃屋造型的酒莊裡釀成,酒本身也散發著彩色玻璃窗的光彩,和奔放無拘的喜悅。香氣是滿溢的藍莓和小蒼蘭點綴著少許胡椒,口感有宛如森林細雨的酸度和絲緞般的單寧。雖說離正式上市還有一段時間,但我已很樂意現在就喝掉它。

  • Vidal Legacy Syrah 2017

Vidal是紐西蘭酒業界的經典元老之一,1905年創辦人買下賽馬場並將其改建為酒莊之後,不久它便已問世。相較其他紐西蘭同等酒款,Legacy更加濃郁豐美,散發摩洛哥香料、甘草、椰棗和黑色無花果的深沉香氣,單寧堅實而緊緻,酸度融合柔滑。

波爾多混釀酒 BORDEAUX BLENDS

這款「Shed Rosé 」產自懷希基島上的「Te Motu」酒莊。

這款「Shed Rosé 」產自懷希基島上的「Te Motu」酒莊。

根據我自己品飲過的2010以及再更早年份的紐西蘭波爾多混釀酒的經驗,其顏色通常要淡上很多,酒精度更低,酒體也比較輕盈,這讓它們在盲飲時成了送分題。氣候變遷意味著即使是卡本內蘇維翁(Cabernet Sauvignon),近年要達到多酚成熟也變得更容易了,但酒精度還是維持在吸引人的相對低點(跟老波爾多一樣優雅的12.5%)。以下列出的酒款雖然不容易找到,但多虧釀造人明顯的抱負和用心,相較市售其他酒款,更有可能是經過一定時間的窖藏才推出販售,其排序則是從最老的年份排到最新的年份。

  • Te Motu 2010

懷希基島上歷史最悠久的葡萄園之一。這塊低調隱密的園區靜靜地孕育出宏大而優雅的美酒。層次豐富的深色水果,點綴著甜椒氣息和鉛筆屑,並漸漸轉變為雪松。口感呈現出令人垂涎的肉味和紮實的穀物風味,強大陳年潛力無庸置疑。

  • Providence 1994

這款酒是在由The Fine Wine Experience的創辦人暨董事總經理Linden Wilkie所舉辦的2018 Hong Kong Wine Society晚宴上品嘗到的。它說明了為什麼產自北奧克蘭Matakana的Providence,會是紐西蘭葡萄行家圈子裡的代表關鍵字。顏色是漂亮的透明石榴和番茄乾,散發櫻桃乾和玫瑰果香氣,這款酒魅惑的豐富層次包裹著顆粒感的單寧,有皮諾的風骨,又極其繾綣纏綿。

Te Mata Coleraine 2014

Te Mata Coleraine 2014

  • Te Mata Coleraine 2014

Coleraine終於逐漸登上了經典地位。與如上所列的其他酒款相比,它要來得更結實些,更像是隻直接了當的野獸(比起Margaux要更偏向Pauillac一點)。以迸發的尤加利、薄荷腦和雪松打頭陣,接著轉至內斂的黑醋栗。與其他眾多幾乎毫無單寧、輕鬆愉快的紐國紅酒相比,這款酒強壯紮實的口感,讓人絕對無法忽視其骨幹與架構。餘韻中透露著可愛的透明水果和乾淨的酸度。

  • Esk Valley Terraces 2000

另一支Wilkie的珍藏:產自霍克灣的老牌酒莊Esk Valley(1933創立時名為Glenvale Winery & Cellars),是為其最頂級的膜拜酒。以陡峭的梯田上栽培的Malbec、Merlot和Cabernet Franc調配而成,經過20年的陳釀過後,以玫瑰香氣、絲綢般的口感包裹著緊實帶鹹味的核心,展現出極致奢華感。

作者/Chelsea Su、 Sarah Heller MW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成功企業家忠泰集團李彥良的閱讀清單

Netflix 2021上半年收視率 《柏捷頓家族》奪冠

紅酒品飲的6個基礎知識,酒杯怎麼選、如何儲存……一篇告訴你!

疫情時代下的選酒指南!編輯推薦18款葡萄酒與他們的產地

【2021亞洲餐飲影響力人士】金牌釀酒師陳千浩,淬煉美好風土「台灣自釀酒」風靡全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