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 一切皆可NFT?

文/楊波

過去的一年,隨著加密貨幣市場的火爆,也帶動了跟區塊鏈技術相關的另類投資品的生意,比如「NFT」(非同質化代幣)。

有人說這是藝術品的未來,包括佳士得(Christie)在內的拍賣行,已經進入這個市場;也有人說,這是17世紀荷蘭鬱金香泡沫的重演,幾輪隨波傳遞之後,這個市場除了遍地混亂和代碼,什麼也不剩。

何為NFT?

NFT是Non-Fungible Token的縮寫,正如比特幣看不見也摸不著,NFT也是一種用區塊鏈技術的數位權杖,翻譯成中文就是「非同質化代幣」。

舉例說明,每一張貨幣(比如美元)都有一組獨一無二的編號,這個世界上不會有兩張編號一樣的美元,如果有的話,那肯定有一張是偽鈔,或者兩張都是偽鈔。

同理,NFT就類似於標記在某個數位資產上的那組編號,具有無法篡改、不可分割、獨一無二等特性,不過所有NFT必須在區塊鏈網路中運作,不可能脫離這個網路而單獨存在。

NFT最初誕生於2017年一個叫做「密碼龐克」(Cypherpunks)的像素頭像,這些像素頭像

總量上限為1萬個,任何兩個人物都不能相同,擁有乙太坊(Ethereum)錢包的人都可以免

費領取,領完可以放到次級市場交易。

幾個月後,區塊鏈小遊戲「謎戀貓」(Cryptokitties)迅速流行,這是一種虛擬貓,買家擁有兩個及以上,就能培育新貓,而培育出稀有特徵的價格會更貴,這種虛擬貓經歷了幾輪價格的暴漲暴跌之後,也讓NFT被更多人認識。

不過,這款「加密貓」的遊戲,還只是一些「科技宅」的自娛自樂,真正讓NFT大行其道並進入傳統拍賣行的,是名人效應和體育聯盟的熱捧。

名人加持助推NFT

就在智慧型手機啟動流行後,幾乎所有藝術品都能數位化,傳統的版權保護就遇到瓶頸,即使法律最嚴格的國度,也無法禁止圖像、影音產品的非法複製,對於傳統的藝術家來說,如何迅速證明原創數位作品的所有權並進行便捷的交易,就成為了一個難題。

而NFT的特性,恰好可以在區塊鏈網絡上解決這個難題。NFT可以代表一幅畫,一首歌,一項專利,一段影片,一張照片,或者其他的智慧財產權。

它就像是一個數位防偽章,可以在複製品出來之後,證明這幅畫是自己的原創作品,因此也就成為了一些前衛藝術家謀生的手段,以此證明自己的原創所有權,並透過區塊鏈網絡進行販售。

不過,相比於傳統的拍賣行和畫廊,藝術家必須將自己的藝術作品(畫作、音訊、影片等)上傳到NFT拍賣市場來創建NFT,而買家則透過加密貨幣購買,這無疑是一個極為小眾的市場。

因此,真正讓NFT進入公眾視野的,還是名人效應,包括體育圈明星、搖滾樂隊、企業家等,他們的熱捧使得NFT從一個極為另類的收藏品市場,成為一股投資熱潮。

比如,美國職籃聯盟(NBA)就推出了NFT市場,並在上面售賣籃球比賽中的著名精彩片段,比如「詹皇」詹姆斯(LeBron James)的大灌籃片段,其最高售價可以達到幾十萬美元。

而標誌性的事件,是傳統拍賣行的進場。不久前,本名溫克曼(Mike Winkelmann)的前衛數位藝術家Beeple創作一組圖片檔《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一張將5,000張日常畫作拼接在一起的圖片,該NFT透過佳士得拍賣行以6,900萬美元天價賣出,使他一躍成為全球第三富有的在世藝術家。

此外,今年3月6日,推特創始人杜錫(Jack Dorsey)透過NFT售賣自己發佈的首條推特,加上華爾街著名投資人伍德(Catherine Wood)的關注,使得這個小眾市場迅速成為全球媒體關注的熱點話題。

一組數據可以說明問題,根據監控NFT市場的Nonfungible.com的資料,截至今年2月底,NFT的銷售額接近3.1億美元,幾乎是2020年全年銷量的五倍。

NFT與粉絲經濟相輔相成

雖然NFT具有諸多防偽特性,但對於普通人而言,這些作品,無論是詹姆斯的灌籃影片,還是Beeple創作的圖片,以及杜錫的推特,都可以在網路上隨意的觀看、複製、下載,那麼人們為何要去購買這些作品呢?

答案之一就是粉絲經濟,NFT之所以被NBA看中,就是因為籃球明星擁有眾多粉絲,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可以將NFT作品看作是明星同名款的限量版球鞋,而拿到拍賣場的,又是官方或明星本人認證的那第一雙限量版,自然價格不菲。

之所以有如此眾多明星爭相追捧,也正是因為從粉絲經濟角度,這是他們在數位世界中擴大知名度、提升變現率的方式之一,而在名人效應的推動下,一旦這些NFT作品大幅升值,又會讓更多的投機者進場。

例如NBA與謎戀貓的遊戲開發公司「Dapper Labs」合作,透過「虛擬卡牌交換平台」(NBA Top Shot)發佈了NBA主題數位收藏卡NFT,在發售後24小時裏,超過3.4萬人購買了這些收藏卡,交易額超過4,670萬美元。

與其說這是一股區塊鏈浪潮,不如說是數位時代的粉絲經濟,而NBA的大膽嘗試,勢必助推其他職業體育聯盟和球星來進入到這個市場,這也是為何目前最熱衷於這個市場的,並非真正「窮困潦倒」的藝術家,而是本來就擁有大量粉絲的球星、歌星與企業家。

高風險的另類投資市場

從正面的價值來看,對於創作者而言,過去依託於中心化平台抽成才能「養家糊口」的模式,現在可以透過直接拍賣NFT作品來實現「直銷」。

比如,畫家不再需要透過傳統畫廊,作家不需要透過媒體專欄,音樂家可以跳過唱片公司,這種去中心化的模式,確實是NFT能夠火爆的一大原因,尤其是在美國市場上。

此外,隨著唱片、報刊雜誌等傳統媒介被網路所取代,NFT未嘗不是一條求生之路,已經有美國媒體和專欄作家進行了嘗試。

有「女股神」稱號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創辦人兼執行長的伍德就對NFT頗為關注,她有一段觀點分享:

「內容創建者要透過數位內容獲利,可以將其上傳到Instagram、YouTube、TikTok與Spotify或其他社群媒體平台,然後再透過廣告或訂閱將內容貨幣化,向內容創建者支付一定比例的利潤。相比之下,數位創作者可以直接透過NFT來利用其追隨者獲利,無需仲介即可出售獨特的數位內容。」

不過,拋開技術創新的光環,NFT本質上依然是「一切即可數位化」的大浪潮下,由粉絲經濟和區塊鏈共同推動的一個另類投資市場,其市場容量和流動性都預示著極高風險。

例如雖然有明星效應和粉絲追捧,但是NFT的應用領域還較為單一,集中在遊戲、加密藝術品、卡牌類收藏品等小眾圈子中,並沒有實現大規模的應用,也並未真正改變傳統的版權保護機制。

此外,現在的NFT主要是基於區塊鏈中的乙太坊網路(開源的區塊鏈平台)進行發行、交易和流轉,但乙太坊網路壅堵,手續費高,對於一般民眾來說門檻頗高,從而制約NFT進一步的發展。

因此,說NFT是藝術品的未來,顯然言之過早,甚至很有可能上演當年荷蘭鬱金香泡沫的一幕,正如股神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的那句名言:只有在潮水退去時,你才會知道誰一直在裸泳。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