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世紀的殖民史和東南亞貿易 珍貴手稿解密

台灣、西班牙聯手,17世紀珍貴手稿再次問世

清華大學人社中心與清大出版社,繼2018年底出版四大冊的套書《西班牙—華語辭典》(Dictionario Hispanico Sinicum)手稿摹本之後,2020年底「閩南—西班牙歷史文獻叢刊」系列推出第二部《奧古斯特公爵圖書館菲律賓唐人手稿》,見證十七世紀華人在馬尼拉經商貿易、語言學習與日常生活等篳路藍縷的歷程。

這一系列叢書的來源,也就是從原始手稿的挖掘、勘定、研究到出版的過程,是清大歷史所李毓中、中研院台史所陳宗仁,台史館石文誠,馬尼拉聖多瑪斯大學檔案館館長Regalado T. José和西班牙加地茲大學教授José Luis Caño Ortigosa組成的研究團隊戮力完成,更得力曹永和文教基金會和蔣經國國際交流基金會等機構贊助得以付梓,期待啟發跨領域和跨語言更多的發現與研究。

結合拉丁文、中文、西班牙文,紀錄東南亞發展史

此菲律賓唐人手稿原收藏於德國沃爾芬比特(Wolfenbüttel)奧古斯特公爵圖書館(Herzog August Bibliothek),經過西葡語學界輾轉研究,最後判讀鑑定為西班牙文音/義,而其中特殊的閩南、西語詞彙、發音辨識、生活對話、買賣帳簿……等更多細目,則有待閩南語、西班牙語、歷史學界或相關領域學者投入研究,始能對十七世紀的殖民史和東南亞貿易解密。

此手稿摹本含括三大部分和一個附件:書信類四種;話簿類三種;數簿類八種(帳冊和公簿……等等)和兩頁殘頁雜鈔的附錄,當中還有些許拉丁文的記載。書信類有家書和經商夥伴往來信函,以近似典雅的中文文言文書寫;數簿類則可以看出交易紀錄、買賣商品、價格行情、稅賦支出,以及可能的商會團體。西班牙皇家學院院士璜・希爾(Juan Gil),本身鑽研拉丁文和殖民時期華人在菲律賓的活動,提及馬尼拉可視為是歐洲在亞洲的第一個中國城,因此此手稿帳冊項目與辭典,恰可反映彼時華人出外謀生或在地經商的貿易買賣。

大航海時代必備品:帳簿、西班牙文版「華華字典」

此外,從《大查帳:掌握帳簿就是掌握權力,會計制度與國家興衰的故事》(The Reckoning: Financial Accountability and 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這本書敘述的內容來看,我們也可藉此推敲手稿中的記載:大航海時期西班牙從墨西哥到菲律賓的「馬尼拉大帆船」商船,極大部分與華人(生理人/生意人sangleyes)交易,這當中可以考究東西方貿易的商品和會計明細,例如布匹、剪刀、綢緞、白銀、雜貨(酒、白糖)等大宗而西方喜採購的東方貨品,還有定價、抽成分潤的行情。

然而,帳簿雖是本手稿摹本的主要篇幅,最重要且豐富的內容卻是話簿類。從這話簿可以看出馬尼拉華人如何辛苦地克服語言的困難,以及如何善用自己的語言(閩南、潮州話),在每一個華文字加上註解,用音譯拼寫出對應西班牙文詞彙的音節發音,儼然是一本袖珍的「華華字典」(或說雙閩南對照辭典)。 

貼近生活,「話簿」成為閩南人的西語詞典入門

話簿第一種《佛朗機化人話簿》(佛朗機指西班牙人或葡萄牙人)經過學者研究*,是現今唯一被確定為閩南人學習西班牙語的詞典。這話簿分門別類,以天地、時令、人物、數字、花草、鳥獸、蟲魚,和經商買賣所需要的工具的詞彙一一羅列,寫好發音的文字組合,以便參酌使用。若有長句,便將每個單字的發音組合起來。話簿第二、第三種有短語或長句,書寫較潦草,目前研究認為是第一種話簿的草稿,不過從內文判斷,草稿原來的拼音和寫法有些比第一種更容易判讀。

若干較易判讀的單字,例如 “No” 均以「郎」拼音(閩南語發音類似No); 人稱均以敬稱「您」,西文是 “Usted”,閩南拼寫以「无心氏」發音。此外,中文句子的西文翻譯以拼接單字為主,沒有動詞變化,沒有文法,以中文句構表述。例如「有」(西文的 “tener”),動詞有六個人稱變化,但是話簿裏全部使用動詞原型,以閩南語拼音為「陳里」。此外,相同用字的發音誤差和每個人對文字的理解或家鄉話的口音有關,因此根據發音拼寫的華文對應文字就會不同,這些都有賴當時日常生活的頻繁應用與接觸,日久而熟悉,此種學習意志和能耐著實令人佩服。

*詳見李毓中、張正諺、吳昕泉,〈《奧古斯特公爵圖書館菲律賓唐人手稿》研究初探〉,《季風亞洲》第八期,頁93-117,2019年4月。

從「唐人手稿」開始,期盼古辭典拼出另種世界史

《奧古斯特公爵圖書館菲律賓唐人手稿》的發掘和付梓,最重要的貢獻是和其他陸續被發現的辭典、手稿得以相互比對研究,例如,《西班牙—華語辭典》,《漳州話語法》(Arte de la lengua Chio Chiu)…等等,還有這些辭典分別在不同國家典藏的奧妙(菲律賓、西、德、義,英),讓十七世紀華人在馬尼拉的生活與貿易和歐洲人產生更大的連結和脈絡追蹤,這些辭典的會合,得以像拼圖一樣,一塊一塊整合起來,建構一個更詳盡正確的史觀,同時了解當時人們學習外語的竅門與困境,卻能一一克服,且留下這珍貴的文化遺產。

參考資料:languagelearningbase、cambridge dictionary

本圖、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訂閱英語島雜誌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商業英文學得又快又準


延伸閱讀

電動車+科技化 Tesla成為汽車製造領頭羊

環保與浪費拉鋸 美國最大二手店面臨難題

蝦米真能贏大鯨魚? GME「史詩級軋空」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