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電危機:政治凌駕專業的苦果

文/楊永年

台灣「五缺」(缺水、缺電、缺地、缺人才、缺工)是近年企業投資台灣時所擔心的問題。隨著美國對中國大陸展開貿易戰,蔡英文政府魚貫推出了「台商回台」、「根留台灣」及「中小企業升級」等政策,希望台灣企業能夠引高階製造業回流到台灣本土,以營造台灣經濟繁榮30年的願景,但近來爆發缺水電的重大事件,致上述措施的口號大於實質,不但沒有解決企業核心需求,未完的後續效應也埋下了不定時炸彈。

旱象顯現 產業界危機叢生

2020年沒有颱風登陸台灣,風調雨順在「玄學」層面給蔡英文政府的正當性添籌,但經濟部卻得面對降雨量不足2019年一半的狀況,去年下半年實行一系列的節水措施,如在北自桃園、南至高雄的西半部地區實施夜間減壓供水,科學園區與工業區的廠商節水11%,以及農田非灌季出讓水權等。

上述措施在2021年2月開始升級,部分地區全天減壓供水,科學園區及工業區的節水幅度也提升至20%。中南部地區水庫的水位持續創低,位於南投縣日月潭的「九蛙疊像」全體現形,讓民眾從視覺上體認到旱災襲來,「護國神山」台積電開始動用水車運水的新聞,更是讓人感受到經濟命脈受到動搖。

位於新竹縣的寶山水庫及寶山第二水庫,供應台積電大本營新竹科學園區(竹科)主要用水,其儲水量一度瀕臨不足一個月使用的窘境,甚至讓經濟部長王美花說要讓竹科「鑿井」向地要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田水利署則和台中鎮瀾宮辦理祈雨祭典以向天求水。幸虧翡翠水庫尚能北水南調,解竹科之危,但挖東牆補西牆的方法,顯然只能應一時之急。

事實上,要求蔡政府能夠立即開源也屬刁難,但是栽贓問責仍不可少,鎮瀾宮舉行祈雨祭典後仍未見雨象,代替農田水利署主持祭典的台中市長盧秀燕,便遭民進黨籍台中市議員指責未齋戒沐浴;另一方面,也見經濟部趕緊趁水庫見底時清淤泥,順便在媒體上秀一波「因禍得福」聊表心意,只是權衡禍福孰輕孰重,大家心裏有一把尺。

水、錢、電接踵而至 環環相扣

台灣四面環海,蔡政府寄望未來,投注建設海水淡化廠理應是個選項。目前台灣本島已在運作的海淡設施有3處,2處位於屏東縣恆春鎮的核三廠,專供反應爐冷卻及當地民生用水,1處則是首座日供水量超過萬噸,近日完工的新竹南寮海淡廠,可直接供給竹科供水,算是替蔡政府解了燃眉之急。另外,蔡政府也正籌備兩座日供水量破十萬噸的海淡廠,分別是位於雲林的台塑六輕廠區(六輕),以及台南市將軍區,似乎給未來的供水提供解決方案,然而上述位兩座海淡廠,各自預計在2022年及6至7年後才能「完工」,短期內指望不上供水。

另根據經濟部水利署的資料顯示,海淡廠的造水成本約為每度30至40元新台幣,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表示,台灣的用水收費僅為每度4至7元左右;換言之,不調整水價的話,海淡廠恐怕只能燒錢經營,將降低民間建設海淡設施的意願。然而有馬英九政府「油電雙漲」引發民怨的前車之鑑,重訂水價恐衝擊民進黨政府長期執政的意圖,漲價之議無奈淪為紙上談兵。

不難理解蔡政府在雲林及台南設置海淡廠的目的,主要是要給六輕及台南科學園區(南科)供水。其中南科是台積電將要部署5奈米製程的要地,為其供水尤為重要。另促使台積電落腳台南,除了平衡南北發展的理由外,也有穩固台南這個綠營票倉的考量。然而依據台積電在2017年提交給環保署的文件,預估用電量高達72萬瓩,顯然是一大考驗;另一方面海淡設施耗電量不低,再加上前述造水成本的考量,也或許是過去台灣的海淡設施規模始終不大的原因。

能源政策大躍進 促成缺電危機

本著「非核家園」的黨綱,民進黨政府在能源政策畫了一塊大餅,其計劃2025年達到燃氣50%、燃煤30%、再生能源20%、核能0%的發電配比,節奏可謂十分激進,然而諸多數據卻令人心生疑竇。

依據台電公司的資料,2020年整體發電佔比,再生能源僅比2016年成長了0.63%,佔比5.77%,與其扶植離岸風電及光電的投入相比,簡直微不足道;至於減煤的力道亦不理想,不僅與馬政府相形見絀,甚至反向成長,再加上蔡政府還打算提升燃氣佔比,此舉能否接軌國際2050淨零碳排(碳中和)的目標,都有疑慮。

蔡政府為了迅速實現其能源配比,上任初便將核一廠的兩座機組,及核二廠的一號機組排入除役,然而經歷了2017年的815大停電後,才不甘不願的讓後者恢復運轉,化解備轉容量率不足的窘境,儘管10%左右的備轉率實際上仍屬低水準,政府仍舊大力宣導台灣不缺電,夜路吹哨的行徑顯得十分諷刺。時至2021年,蔡政府宣佈將核二廠一號機組提前除役,再度觸發缺電風險,而替代方案竟是增加位在桃園的大潭電廠燃氣機組,似乎忘了815大停電正是該電廠被當作基載發電,造成機組過載跳電所引起的。

除此之外,經濟部也推動在桃園的觀塘藻礁區建設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就近給大潭電廠輸氣,此舉卻也觸怒了在野時的盟友,激起當地環保團體抗議並訴諸公投,尋求核四商轉的公投團體也加大議題炒作力度,為8月28日舉行的公投鋪路。

眼見公投議題的熱度到了無法冷卻的地步,民進黨政府的處理手法反倒是命令政府機關及側翼網軍「說明清楚」,以輿論操作、哏圖連發等手段,廣發片面且扭曲的訊息,將核四商轉、護藻礁等團體「抹藍」與國民黨綁在一起,用貼上政治標籤的方式取得支持度。

政治凌駕專業 李森科主義復辟

缺水、缺電議題近乎同時發酵,究其原因,執政的民進黨向來就擅長炒作意識形態,議題焦點是否符合其黨綱指引為先,科學方法則是其次,輔以台灣選民的政黨偏好強勢壓倒政策取向,長年以降,致使諸多當為的政策討論,只能淪為政治叫罵與黨際政爭的材料——核電廠就是典型的案例。

至於那些不夠吸睛的議題,若非情況危急,也難入朝野眼簾,台灣整體水資源規劃不明,乃至缺水問題於今顯見,正是任朝野如何輪替都疏於關注所導致的沉痾,這對於自詡「超前部署」的民進黨政權來說,更是諷刺至極。

1935年到1964年,前蘇聯的烏克蘭科學院院士及全蘇列寧農業科學院院士李森科(Trofim Lysenko)便藉由提出符合執政者偏好的遺傳學說得到政治青睞,同時也打壓不符合黨意的科學研究者,給蘇聯的遺傳學界帶來難以挽回的損害。此一現象正在透過缺水、缺電的方式逐步侵蝕台灣,給其經濟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