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名列前茅 自製疫苗為何姍姍來遲?

文/李虎門

近期,全球各地頻頻傳出因接種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隨後發生血栓等死亡案例,造成不少政府相繼宣佈暫停使用。同為進口AZ疫苗的台灣,也引起了社會信心不足討論。不過民進黨政府仍獨排眾議,依循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繼續安排全民接種。

3月22日,行政院長蘇貞昌、衛福部長陳時中先後捲起衣袖帶頭接種,除宣佈台灣正式開打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對內安定民心。然而,即便官員們以身作則,宣示了AZ疫苗的安全性,仍抵擋不了多數民眾內心疑問:台灣醫療體系無論在一般人眼中,或在全球知名資料庫網站Numbeo資訊最新的醫療保健指數排名皆為「第一」,又為何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的研發處於落後?到現在只能仰賴令人提心吊膽的疫苗?

「不信任」的信任危機

根據公開資訊彙整,自新冠疫情蔓延以來,台灣有數十家的業者(見表)及科研機構對外曾稱,「將積極研製新冠疫苗、或開發疫苗露曙光」等。但疫情至今已逾週年,只有兩家本土藥廠被官方核可進入二期臨床。同時,按陳時中「預計」的說詞,這兩家的疫苗要在2021年初,才會透過官方的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來為台灣民眾施打。

雖然任何疫苗和藥物的研發,都需耗費大量時間、金錢,還得與不確定性賽跑,只能各憑藥廠本事。但此番新冠疫情來得又急又快,對人們日常生活已造成嚴重影響,如何從公眾健康利益的角度協助藥廠成功研發,政府的角色確實責無旁貸。

早在2020年3月,台廠「高端疫苗」就取得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授權,並取得病株疫苗開發的技術與平台。按理,官方應及早編列特別預算,協助輔導企業儘速開發。但實情卻是到了該年年中,民進黨政府才回應了朝野社會需求,編列百億元預算來採購疫苗,但這些預算還未明確表態投資台廠,而說是用來採購海外疫苗。

相形之下,美國政府在疫情爆發後,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即啟動疫苗研發計畫「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目標在2021年1月前製出3億劑新冠疫苗。如今看來,美國政府當初的強勢「金」援,也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更為重要的,美國國民所施打的疫苗,是市面上保護力極高的德國BNT(BioNTech)/輝瑞(Pfizer)、莫德納(Moderna)兩款新冠疫苗。

反觀台灣,2020年年中,官方才核可三家業者進入一期臨床、同年年底才有高端疫苗進入二期臨床;直到今年1月底,「聯亞生技」成了台灣唯二進入二期臨床的業者。而這過程中,隨官方採購海外疫苗陸續碰壁、本土業者的試驗報告愈趨明朗化,民進黨才願鬆口透露,將針對本土業者執行「預採購」計劃。

由此可知,民進黨政府在本土開發新冠疫苗的態度上,不僅過於消極,反而更可能坐實外界傳言官方不信任業者能夠自主開發的消息。當前,台灣民眾對AZ疫苗的信任危機,或可說是對於官方不信任之下所導致的。

市場與技術含金量不足

當然,造成台灣新冠藥物開發緩慢的因素,除了官方責任之外,金融市場、科學技術等影響不容忽視。長期以來,金融市場對待台灣生醫產業,幾乎存著投機、僥倖的心態,光顧著炒作生技企業股價外,經常忽略生醫產業固有的「長遠價值」。

在這般惡性循環之下,類似中實戶、散戶等投資者更難以認真看待這類具價值性的公司,深怕投入之後血本無歸。久而久之,台灣新藥產業的創造力,就被投機的金融市場消磨殆盡,經營者開始畏懼前瞻性、突破性的做法與科學技術,代工、製造等守舊思維,成了生技業者的主流經營手段。

特別是新冠疫情,又與以往的流行性傳播疾病不同,充滿著未知困難,若非經營者有強大的魄力與使命,稍有不慎即可讓企業在市場粉身碎骨。換言之,即便有數十家本土業者曾言明開發新冠藥物,但若認真考察細究,有些公司只不過是趁著金融市場的投機性格,順勢賺個發難財。

最後,再單論以「疫苗」科技觀察。疫苗基本區分為四大技術,除了「胜肽疫苗」之外,像是中國大陸藥廠普遍使用的「滅活疫苗」,屬傳統疫苗研製方式,其特性為製作簡單、保存方便,但免疫週期短。而台灣疫苗廠採取的開發策略則是「次單位疫苗」,次單位意指只取病原體一部分結構製成疫苗,在做法上區分兩種,一為天然次單位疫苗;另外則為重組的次單位疫苗,又稱重組蛋白(Recombinant Protein)疫苗,這次台灣三家疫苗廠所研發的新冠疫苗即屬此類。然而,在操作過程有一環節,即「蛋白質純化」是需投入長時間淬鍊,且不同蛋白質純化技術又不同,這或許也是台廠進度緩慢的原因。

相較之下,歐美藥廠何以快速製出疫苗?主因是歐美藥廠使用的開發技術,是運用DNA及mRNA(m是指message,即為訊息)的原理基礎上來進行研製,跳過了台灣藥廠普遍要經歷的「蛋白質純化」的步驟,因此提高了開發效率。當然,擁有這般前瞻十足的技術,也是仰賴這些藥廠花費長時間及資源投入,才能在此新冠疫情上迅速著手,從而解救困於疫情的人們。

總結來說,台灣在新冠疫苗和藥物開發上落後其他地方原因,有來自於政治、產業、科學等面向的干擾。但其中最為關鍵的,仍在於疫苗、藥物開發本非一蹴可幾,需要有長時間技術、資源的投入,以及人才積累的鋪墊,再輔於政策的支持,才能在突如其來的關鍵戰「疫」派上用場,也才不會辜負台灣醫療生技名列世界前茅的雄厚實力。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