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六福復育白犀牛 日本跨海來提親

文/廖君雅

金牛年假期間,關西六福莊生態渡假旅館人氣沸騰。不少爸媽大手拉小手,帶著小朋友駐足園區,耐心等待動物從身旁經過的剎那,一圓同框的心願。

六福旅遊集團董座莊豐如開完例會,特別繞道關心剛「轉學」來的6隻「水豚君」,她目不轉睛地拿起手機拍照,頻頻向同仁詢問適應近況。

「你們聽,這是環尾狐猴的叫聲,牠們平常太安逸了,新同學來就很警戒;最兇的狐獴,反而躲起來偷偷觀察!」

在動物面前,向來謹言省話的莊豐如,臉上的線條著實柔軟。她回憶起孩提時代,同齡孩子抱寵物狗,她的玩伴卻是小獅子;老師課堂上問斑馬有幾種顏色,惟有她的答案最完整:「黑、白,還有灰。」

身為六福集團第三代,1974年次的莊豐如,30歲那年,從父親、六福旅遊集團總裁莊秀石手中接棒,一肩挑起飯店餐飲、遊樂休憩觀光事業的營運重任。

其實,莊豐如自幼開始,生活就離不開飯店和動物園。集團中,早期創立的「莊福文教基金會」,長年致力動物保育推廣工作,也關懷國際及本土瀕危保育物種,這樣的企業理念,延伸到旗下的動物園、旅館等觀光事業體。

莊豐如的父親莊秀石,同時也是莊福文教基金會董座。

台日聯姻,犀牛繁育新里程碑

多年來,六福村成效斐然。1979年開幕,占地73公頃的六福村野生動物園,如今是亞洲最大的白犀牛復育中心。

而這並不容易,許多國際級的動物園犀牛數量稀少,六福村卻好孕連連,幾乎每年都有小犀牛報到。這讓國內外專家嘖嘖稱奇。

一年多前,日本東武鐵道集團上門洽談聯姻,雙方一拍即合。去年9月22日世界犀牛日時,正式宣布了這樁全台最大瀕危動物的輸出計畫。

莊豐如說,這樁合作之所以打動她,是因為兩大關鍵:首先,累積交流經驗、為國際保育盡份心力;二來,和東武集團將有機會更緊密交流。

「日方允諾給我們技術設備,他們的IP(智慧財產權)能力非常強,我們也想取經,」莊豐如表示,六福村動物園雖有超過81種類、1500隻動物,但長期以來,動物園如同配合樂園、旅宿的「附屬」設施,未來希望能更精細地做到分眾、全齡化,且各子事業均衡發展。

這樁台日犀牛聯姻,不僅是六福村的第一次,也是台灣的第一次,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為此,就連台日官方機構,都積極、慎重制定檢疫程序。

只是,運輸近一噸重的大型動物,加上整趟旅程長達18小時,挑戰可真不小。

去年9月,六福村獸醫、保育員們便緊密沙盤推演,包括犀牛情緒安撫、運輸流程及緊急狀況等,進行全面SOP預擬,更按照國際標準打造專屬運輸籠。

「現在艾瑪(犀牛)已經能在籠裡過夜,我們會逐漸加入模擬飛機的環境音,之後會把後門關上,讓她適應密閉空間,」負責的六福村動物管理部經理吳炫毅說。

2月初,莊豐如更邀集產官學界專家,召開行前研討會。按照既定時程,原本這趟白犀牛聯姻之旅預定在3月中下旬出發,但日本因疫情因素正實施邊境管制,現在艾瑪持續接受訓練,只待開放,隨時可以出發。

東武鐵道集團台北分公司總經理早野雅史也指出,希望透過台日犀牛聯姻,以實際行動,讓全世界正視犀牛瀕危現況。雖然疫情讓這樁婚事百般受阻,「東武由衷感謝六福集團總是如此熱心、積極地應對,期待艾瑪早日抵達。」

從前野生大型動物都是進口,為何六福瀕危的白犀牛,繁育成果能傲視亞洲,並有能力輸出國際?

「我們給的活動空間夠大,」莊豐如解讀,一般動物園為提高參訪效率,總是設計分區展示、一圈走完的路徑,讓動物生活場域相對受限。

她不諱言,即便是營利事業,但六福村回到設立初衷,以「動物福祉」為核心,所以各種設施管理,都從動物的生活環境、需求出發。

也因此,走進六福村,動物生活的場域模仿非洲草原。以犀牛來說,棲地以非洲原生地為模型,犀牛可在其中自在生活。

偶爾,非洲野牛和斑馬,還有豪豬,會來串門子「作客」,這樣的畫面在六福村從來不違和。而園方則順應自然法則,極少介入。

潛移默化,歡樂中宣導保育

此外,莊豐如對六福村,有更深一層「寓教於樂」的經營哲學。

「常有人說,學音樂的孩子不會學壞,但我們相信,懂得愛護動物的孩子生命才完整!」

她指出,你對待動物的方式,其實就是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她希望引導孩子潛移默化、將心比心,善待環境和他人。

動物園開幕之初,5歲的莊豐如就是剪綵小花童。如今角色轉換為經營者,讓莊豐如更感任重道遠,因為這些動物的數量,比人類員工還多。

「經營上有這麼多專業、複雜的問題,所以要先找到對的定位!」

莊豐如分享,某次她參訪國外某個動物園,見到櫥窗裡動物不斷「晃來晃去」,焦躁地重複單一刻板行為,「無聊到乏善可陳!」這讓她省思,商業利益固然重要,但生命應平等被尊重。

她常勉勵同仁,作為營利事業,獲利是首要之務,但同時,還是應該做對的事情。

因此,每一位六福人的名片上,皆印著「Doing Good. Better.(實踐美好,只為更好)」,這不僅是企業理念,也是莊豐如的座右銘。

兼顧保育營利,打造永續

莊豐如有兩大中長期目標,包括:一、建構動物保育大平台,讓動物醫院、獸醫及保育員等專業資源,和遊樂園、旅館經營深入串接,激盪出更多火花,共同實踐聯合國「生物多樣性」願景。

二、旅遊觀光結合永續經營:透過打造獨特生態地景、休閒娛樂資源,增加社會大眾對動物及生態保護的參與,促進員工認同。

舉例來說,六福莊的中庭就是小型動物園,讓旅客得以近距離觀察動物。

事實上,地景設計和動線安排上都藏有巧思。即便是飯店前台,也具備初步的動物保育知識。

「對客人來說,在這裡度過的假期,可能就是一輩子的回憶!」莊豐如說,除了親子族群,現在觸角也延伸到樂齡、喘息旅遊。

她表示,自己的媽媽是藥師,總是看到病患家人的情緒壓力無從宣洩。「媽媽嫁來我們家後,最大的感想是:我們經營的,是讓客人笑著付錢的事業!」這番話對莊豐如而言,是提醒、也是激勵。

因此,莊豐如期待六福莊的旅遊體驗,能讓客人留下幸福印記。

就拿近日提供的「喘息旅遊」服務來說,從到府接送到整體旅宿體驗皆是客製化。曾有家屬陪失智患者前來住宿,回家後不斷對親友提及,飯店人員幫忙拍照、把沖洗後相片放在床邊的情景。

六福集團也往「動物輔療」方向邁進,就連員工手冊上面寫著的都是「演員手冊」,配合專業訓練搭配情境表演,讓身心需要撫慰的客人能放心展開遊程。

訪談最後,莊豐如特地帶記者來到六福村動物園的萬靈碑前。這碑由時任台灣省文獻委員會主委林衡道撰書,記載著當初她爺爺莊福斥資建造園區的經過。

在萬靈碑前的莊豐如,身形不大,堅毅神情卻自有一股威嚴。「尊重生命的想法,早就內化在我們的企業文化,很多員工待了10、20年,每天都自然、持續地實踐。」

推倡動物保育、環境永續的家族使命,此刻扛在莊豐如的肩上,而她打算一代一代傳下去。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3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