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決戰澳洲政府:科技巨獸拴得住嗎?

文/蔡苡柔

日前,澳洲政府宣佈通過《新聞媒體議價法》(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要求谷歌、臉書等新聞平台若要刊登澳洲的新聞,需要付費。谷歌表態願意合作,但臉書態度強硬,該公司澳紐區總經理伊斯頓(William Easton)在官網發佈文章,抨擊該法律根本上誤解了「平台和利用平台分享新聞內容的發行者之間的關係」,致使他們被迫選擇禁止新聞內容登上澳洲平台。

於是,2月18日新聞媒體的粉絲專頁、新聞連結在澳洲都無法開啟,此外,部分政府機構提供資訊的粉絲專頁也被封鎖,其他國家的臉書用戶則無法閱讀澳洲新聞。對此,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強勢回應,臉書的行為只是助長「科技大公司比政府還大」的憂慮,他批評這些科技公司「或許可以改變世界,但不代表他們統治世界」。

臉書與澳洲政府各執一詞的爭端,深層體現了科技公司的數位霸權,不僅如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言對民主制度構成了威脅,還對國家主權構成了挑戰,也對公民個人的訊息自由權利構成了侵犯。不久前美國大選中川普(Donald Trump)被封號禁言,就明顯展現這種情況,本質上的問題現在也出現在臉書與澳洲的事件。網企巨頭形成的數位霸權,對於人類政治與社會運作的種種傳統界線帶來了挑戰,非常值得深入討論。

挾社群以令諸侯

美國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NYU’s 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廣告理論學家蓋洛威(Scott Galloway)曾經在著作《四騎士主宰的未來》(The Four: The Hidden DNA of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Google)提到,谷歌、臉書、亞馬遜和蘋果這四家市值將突破1兆美元的超級企業,改變的是創造價值的模式跟競爭規則,他們的力量已經大到沒有任何企業、政府團體能夠撼動。

蓋洛威在書中提到,「四騎士」們創造了巨大財富,但也無孔不入地滲透我們的生活、研究我們的資料、販賣我們的數據,重新改寫商場的遊戲規則。而在此次臉書與澳洲政府的戰爭中,甚至可以發現一個諷刺的事實——澳洲總理在臉書平台批評臉書,而反對臉書的澳洲民眾也在臉書留言串聯,足見數位霸權的影響力。

回顧去年7月,美國國會反壟斷聽證會引發全球關注,這四大巨頭的執行長在聽證會上竭力表示自己公司對社會的無害和無辜,這與臉書對澳洲政府的喊話「誤解關係」的本質有相似之處:它們自認為這是經由市場選擇的結果,並沒有強迫消費者去選擇它們。

但當方便的網路搜尋引擎得到大量的用戶資訊,四大科技公司擁有的用戶卻變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產」,甚至挾社群以令諸侯,成為猖狂的資本。

無論有意或無意,科技巨頭都在影響輿論、社會與政治。臉書促起茉莉花革命,而在美國川普被推特等網路平台聯手封殺引起論戰;在歐洲更引發許多討論:是要規管這些數位巨擘,還是讓它們規管我們?當數位霸權篩選、過濾社會中的輿論和民眾的訊息接收時,西方民主制度過去強調的「人民自由意志決定」的價值正在無形中快速崩解。

新聞「有價」

當這場科技公司與傳統主權國家的戰爭打響之際,受社群媒體影響巨大的媒體業,與社群平台該如何「算帳」?成為另一個理所當然的引爆點。

數位時代傳統媒體遭遇劇烈危機,社群平台成為更多資訊的集散地,民眾不再需要透過傳統媒體,就可以直接觀看政治人物的發言、意見領袖的評論甚至是直播,讓傳統媒體迎來寒冷的冬天。不僅如此,民眾受限於「自己」選擇的訊息來源,形成一個又一個難以溝通的圈層。

作為公共領域的傳統媒體被資本力量滲入已經不是新聞,但是當科技巨頭們異口同聲地表示公共領域的網路討論空間應由市場來決定時,又將問題上升到一個新的層次:量變產生質變,龐大的利潤本應伴隨巨大的責任,但這些巨頭始終無法被有效規管。當極權政府被批評以政治力量綁架新聞自由時,科技公司以資本影響新聞和資訊接收的情況,卻往往被默許縱容。

演算法提供用戶所需的偏好資料,使得屬於大眾、具有公共價值的新聞正被重新定義。當僅僅由幾家科技公司掌握定義「什麼是符合公共利益的資訊揭露?哪些資料應該讓民眾了解?」的權力時,就不難理解為何許多人認為「賽博龐克」(Cyberpunk)書寫的不是「未來」而是「現在」:這些科技公司不只掌控我們接受資訊的管道,更可以控制內容供應者;如果必要,甚至可以像封禁川普的社群帳號一樣,來對待任何一個人。

當網企霸氣宣示:「不喜歡可以換個地方發表!」這與傳統資本家「不喜歡可以換個工作」的說法何其相似。平台掌握了社群,如同資本家掌握生產工具;過去人們相信,網路可以帶給民眾資訊自由;而如今,平台掌握了資訊的接收管道。因此,公共領域被重新定義,不僅是傳統媒體,網路空間的公共性也正被壓縮,使用者以為自己徜徉在訊息自由的大海中,實際上卻是置身在網企巨頭建構的游泳池內。

改寫權力遊戲規則

在新自由主義思維大行其道的現代社會,政府的管制和治理動輒被批判,但同時,科技公司霸權正在侵吞社會。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Michael J.Sandel)在《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書中提醒,「將企業商標烙印在事物上」將永久改變事物的意義,該是探問「市場屬於哪些地方,以及不屬於哪些地方」的時候了。

從臉書此次禁止澳洲的新聞例子可以看到,科技公司將用戶貼上標籤,並以此社群影響力「直接」區隔出圈層,挑戰傳統主權國家的管治權力,從而制定一套屬於他們的遊戲規則,樹立起一道又一道他們說了算的「牆」;同時決定我們能夠看到什麼,形成一個超越國家的虛擬社群帝國,涵蓋的人數超過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卻無須對任何人負責。

當無人拴得住網路科技巨獸時,最終他們與國家、法律、公眾道德之間的戰爭,將可能全面改寫市場、資訊、社會價值的原有定義。而未來人類共同生活的想像、邊界和標準,答案還有可能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嗎?這恐怕是網路科技發展之初,人類所始料未及的巨大衝擊。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