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白裝潢、藝術收藏 一探時尚設計師Phillip Lim紐約住宅

時裝設計師 Phillip Lim 耗時多年打造完美無缺的紐約市典型藝術家公寓,然而長達數月的封城禁令讓他更能體會自我表現的價值。

時裝設計師 Phillip Lim 於2007年搬進一棟 SoHo 區公寓的四樓,這棟已有百年歷史的鑄鐵建築讓人聯想到曼哈頓市中心典型的工業魅力。SoHo 區在70、80年代是紐約市傳說中租金低廉的無人之地,民眾幻想這裡曾被各種酷炫的藝術家佔據。望向這棟公寓的正面外牆,可以看到每層樓都有六扇高三公尺的雄偉拱形窗戶,可惜 Phillip Lim 原本住的一房一廳卻是朝向別處。

四年後,Phillip Lim 的鄰居表示要出售他的臨街住處,Phillip Lim 描述:「這是一戶80年代從事金融業的單身男子住宅,房內有金屬百葉窗,床鋪斜放不靠牆,還有一台大型電視。」他立刻就從鄰居手中買下,並將兩戶合併成一戶寬敞明亮且占地3,600平方英尺的家。這間夢想中的住處是他與建築師 Joe Nix 共同歷經18個月裝修工程的心血結晶,而 Joe Nix 是 Phillip Lim 資深品牌總監 Maria Vu 的先生;Phillip Lim 說:「當時他剛從學校畢業,這是他的第一個案子。」Phillip Lim 偏好與年輕的建築師合作,並表示:「他們的優點在於思想非常開放,我想和一個不會和我爭吵,並且願意依照我的夢想來為我打造住家的人合作。」

Phillip Lim 將夢想家的重點擺在自己身上,他要的是一個不拘一格的大熔爐,如同風格強烈的個人收藏,而不是一間精心策劃的展示廳。他的設計眼光是在個人時裝事業的滋潤下自然培育出來的,不過他對其他領域的研究熱情也成為助長的養分。

時裝設計師 Phillip Lim 的家宛如居家工作的夢想地點。(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時裝設計師 Phillip Lim 的家宛如居家工作的夢想地點。(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圖/Tatler Taiwan

門廳鋪設著富麗堂皇的 Rose Brescia 大理石地面,外頭的辦公室則擺滿各種旅遊紀念品以及從慈善商店、當地市場和商人獲得的物品,而嵌入式層架上陳列著一系列的瓷器、陶器和物品收藏。Phillip Lim 說:「在過去,有些東西會把外盒做得很精美,例如那個五美元的日本孔雀石盒子,讓人覺得除了內容物以外,外盒也是禮物的一部分。」另外還有一塊於2012年珊迪颶風後在康尼島撿到的木頭,以及一只來自學生藝術展的50美元花瓶。「旁邊還有一個17世紀的日本鑲嵌盒,那個價格就比較高。」Phillip Lim 說。

鯊皮辦公桌的上方擺著 Robert Longo 的《Study of Z》,右側掛著一件黃色的 Helmut Lang 雕塑,而這只不過是整個藝術空間中的冰山一角。沐浴在正午陽光下的客廳,鋪設著法式人字紋白色煙燻橡木地板,每塊板條都經過精心測量,長度為31英寸(為配合 Phillip Lim 的品牌3 .1 Phillip Lim)。房內也有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逸品與頂級家具,例如在玻璃展示櫃中可以看到由倫敦皮革公司 Úna Burke 設計的捆綁式皮甲(Úna Burke 是已故 Alexander McQueen 的合作夥伴)。客廳的擺飾包括一張 George Nakashima Conoid 的訂製長椅、一把1920年代由 Eileen Gray 設計的 Transat 座椅,以及一張填滿 Yves Klein 招牌藍色顏料的玻璃茶几,Phillip Lim 說道:「顏色總是隨著季節和濕度變化,因此色彩是有生命力的。」這些色調讓他回憶起從小長大的加州。

N Dash 的畫作《Untitled》(2016)和懸掛於 Donald Judd 椅子上的 Helmut Lang 的黑色雕塑。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N Dash 的畫作《Untitled》(2016)和懸掛於 Donald Judd 椅子上的 Helmut Lang 的黑色雕塑。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在 Phillip Lim 豐富的藝術書籍收藏旁有兩張由 N Dash 拍攝的照片《Untitled》(2009),以及一幅由 Marine Hugonnier 創作的拼貼作品《Modele 12L》(2010)。(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在 Phillip Lim 豐富的藝術書籍收藏旁有兩張由 N Dash 拍攝的照片《Untitled》(2009),以及一幅由 Marine Hugonnier 創作的拼貼作品《Modele 12L》(2010)。(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同樣地,藝術也是一直不斷地在進化。Phillip Lim 打算將 Steven Sebring 於康尼島拍攝的 Patti Smith 照片換成 N Dash 的新作品;N Dash 是一位美國視覺藝術家,Phillip Lim 自2010年就開始收藏她的作品,當時她還只是哥倫比亞大學藝術創作碩士班的學生,目前他已經擁有約莫六件收藏。N Dash 的名氣已經比過去響亮,當我詢問他為什麼喜歡 N Dash,他回答:「我不是那種『我要靠收藏和投資來翻身』的收藏家。我只是單純被她吸引而已。」

倚靠在牆邊的兩根工業管子是 Lang 的作品,他是90年代著名的設計師,在2005年退出時尚產業,如今是一位藝術家,他的靈感來自身兼摯友與導師的 Louise Bourgeois。Lang 將兩根管子塗成粉白色,並將自己過去設計的服飾撕碎後蓋在上頭,藉此表現否認的意象。此外,還有 Louise Nevelson、Ellsworth Kelly 和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的作品。

Úna Burke 的皮革藝術作品。(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Úna Burke 的皮革藝術作品。(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Louise Nevelson 的畫作《Sky Banner》(1957)。(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Louise Nevelson 的畫作《Sky Banner》(1957)。(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開放式的廚房和客廳位於整體空間的後方,散發出較為閒適的氛圍,客廳裡擺放著兩張懷舊時尚風格的巨大白色亞麻布沙發,讓人忍不住想躺上去。他說:「我總是跟大家說『我沒有其他臥室,但我有一張大沙發,你可以睡在沙發上。』」作為一位懂得在生活各方面取得平衡的人,他裝設了一個 Hermès 黑色皮革鞦韆,以抵消沙發和繁茂植栽所流露出的自然氣息。「當我剛搬進來這裡時,我心想『我要住在這種挑高開放式公寓!』,因此怎麼能少了鞦韆呢!」Phillip Lim 說。

Edvard 和 Tove Kindt Larsen 為家具商 Gustav Bertelsen 設計的《The Fireplace Chair》(1938)。(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Edvard 和 Tove Kindt Larsen 為家具商 Gustav Bertelsen 設計的《The Fireplace Chair》(1938)。(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的辦公室掛著 Richard Serra 的畫作和 Helmut Lang 的黃色雕塑。(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的辦公室掛著 Richard Serra 的畫作和 Helmut Lang 的黃色雕塑。(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很喜歡紐約市 Bond Street 的 Modernlink 商店,因此家中大部分的家具都是北歐風格,但你卻不會感受到絲毫的矯揉造作,他認為這要歸功於人情味和能量。如果你有密切關注 Phillip Lim 的職涯或 Instagram,一定知道他是一位信奉正念的人,並且會在所作所為中展現個人特性,當中包括他的家具。他說:「你陳列物品的方式、擺放的位置、相鄰的品項,這都是一個自然法則。重點在於看重一切並給予尊重。」他解讀 Nakashima 在《The Soul of a Tree: A Master Woodworker’s Reflections》一書中提出的設計理念:「基本上,他的概念是『我正在奪走這個宏偉的靈魂,最起碼我要將它還原成另一種狀態,讓它的存在能比樹木本身更長久,讓它成為人們永遠不會捨棄的美麗藝品。』」

Phillip Lim 為了打造一間超群絕倫的住宅,無不盡心盡力關注每一處細節,更別說他投入的資金有多龐大,諷刺的是,直到新冠肺炎的疫情迫使紐約市實施封城,他才有機會真正住在裡頭並享受成果。Phillip Lim 說:「我會整天工作,那就像是我真正的家,然後到了晚上我就在這裡睡覺,僅此而已。」

Phillip Lim 的客廳飾有頂級家具,格外引人注目,包括 Yves Klein 的茶几、一旁的 George Nakashima Conoid 的長椅,以及一把1920年代由 Eileen Gray 設計的 Transat 座椅。遠處的牆面上掛著攝影師 Bill Jacobson 拍攝的《New Year’s Day》。(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的客廳飾有頂級家具,格外引人注目,包括 Yves Klein 的茶几、一旁的 George Nakashima Conoid 的長椅,以及一把1920年代由 Eileen Gray 設計的 Transat 座椅。遠處的牆面上掛著攝影師 Bill Jacobson 拍攝的《New Year’s Day》。(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去年,Phillip Lim 和城裡所有人一樣被迫居家隔離,於是他在這段期間利用 Nero Marquina 大理石將餐廳與主客廳隔開,並改造成工作站。餐桌的周圍擺放著 Marcel Breuer Cesca 原版籐椅,訂製的樺木牆後方是一個可摺疊的吧台,空間中的能量顯然能夠激發他的靈感;其實早在新冠肺炎迫使整個時尚產業重新調整之前,他就一直在重新評估時尚機器的無情步伐,並試圖疏離,他說:「我們在這個期間所達到的成就確實比以往還多,只不過達成的方式更有效率、更具目的性。」

Isamu Noguchi 設計的紙燈籠。(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Isamu Noguchi 設計的紙燈籠。(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Helmut Lang 的雕塑懸掛於 Donald Judd 椅子上方。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Helmut Lang 的雕塑懸掛於 Donald Judd 椅子上方。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與 3.1 Phillip Lim 的商業夥伴 Wen Zhou 重新思考了他們的事業,將原本的辦公空間縮小了,並將 Great Jones Street 門市的地下室改建為臨時總部。去年11月,他們推出 Live Free 系列,主打表面經過無化學抗菌處理的時髦、簡約必備服飾,可滿足工作與運動休閒的需求。該系列於 3.1 Phillip Lim 官方網站及門市獨家販售。

屏除他的時裝品牌,Phillip Lim 也花時間培養其他個人興趣。針對去年發生的悲劇,他與創意總監 Ruba Abu-Nimah 合作推出「New York. Tougher Than Ever」限量版網版印刷標誌運動衫和T恤,並將獲得的收益全數捐給 Thrive Collective 和 Immigrant Justice Corp 等慈善機構。去年九月,他們推出了「Beirut. Tougher Than Ever」,同樣將收益捐贈給 Lebanese Red Cross 和 Slow Factory Foundation,以幫助去年在貝魯特港爆炸事故中受到影響的社區。

用餐區被一面大理石與坐鎮其中的17世紀銅佛隔開。(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用餐區被一面大理石與坐鎮其中的17世紀銅佛隔開。(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圖/Tatler Taiwan
Phillip Lim 在他的居家辦公室裡展示各式收藏,除了有珍貴的物品,例如17世紀的日本陶瓷,也有個性化的品項,像是颶風過後在海灘上撿拾的浮木,或是一只價值5美元的孔雀石盒子。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Phillip Lim 在他的居家辦公室裡展示各式收藏,除了有珍貴的物品,例如17世紀的日本陶瓷,也有個性化的品項,像是颶風過後在海灘上撿拾的浮木,或是一只價值5美元的孔雀石盒子。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圖/Tatler Taiwan

另外還有 More Than Our Bellies 平台,該平台於兩年前設立,並推出 Phillip Lim 的個人烹飪書,其中有許多是傳承自母親的食譜。這本美麗的烹飪書是由攝影師 Viviane Sassen 負責設計與藝術指導,Phillip Lim 過去曾與她合作過多場時尚活動。談到初版發行,Phillip Lim 說:「五天內就銷售一空。」。去年十月,他在 Instagram 上創立 @MoreThanOurBellies 帳號,藉此分享他的食譜、靈感,以及未來的計畫和時尚以外的合作案。

雖然 Phillip Lim 稱不上是專業主廚,但仍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業餘廚師。他從四年前開始接觸廚藝,主要是因為想念母親,他說:「我從小是在媽媽家裡長大的,家裡非常傳統,到處都是天然的食物和美味的香氣。發展到了一個地步,我覺得被困在自己一手打造的專業監獄裡,感覺脫離了一切,就是這一刻開啟了我的開關,我心想:『不行,我得想辦法爬回來,重新建立連結。』」

Yves Klein 茶几所使用的招牌藍彩讓 Phillip Lim 回憶起從小長大的加州,他說:「顏色總是跟著季節和濕度變化,因此色彩是有生命力的。」(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Yves Klein 茶几所使用的招牌藍彩讓 Phillip Lim 回憶起從小長大的加州,他說:「顏色總是跟著季節和濕度變化,因此色彩是有生命力的。」(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書架和一張珠飾 Yoruba 椅。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書架和一張珠飾 Yoruba 椅。 (Photo: Wichmann + Bendtsen for Tatler Hong Kong)

Instagram 帳號上充滿誘人的美食貼文、激勵人心的訊息,以及有趣的教學影片,其中一支影片是拍攝 Phillip Lim 和 Laura Kim 一起製作 pâté chaud 酥皮派(Laura Kim 是 Oscar de la Renta 和 Monse 的共同創意總監,同時也是一位專業的業餘廚師,和 Phillip Lim 是好友與同儕)。他的其中一個目標是將 More Than Our Bellies 發展成一個市場,展現在地的書商和手工製作的稀有物品,而另一個目標是發展成一個反饑餓的慈善機構,他表示:「我沒有任何計畫,我只是在享受樂趣,以及探索與時尚無關的另一面。」

待在家裡並且遠離行事曆上的繁重工作,在很大程度上養成了 Phillip Lim 的全新創作觀。相較於過去的他,現在的他肯定會同情所有在疫情爆發前懇求在家工作的上班族。「在這裡工作並發揮生產力的好處,就是我更加明白讓我快樂的要素。」Phillip Lim 說。「擁有一個框架很重要,但能在這個框架中享受自由更加重要。」

作者/Jessica Iredale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錄像藝術鬼才《黑盒 幻魅於形》 高美館開展

Land Rover特製版電動車 讓非洲遊獵的永續發展更加可行

香港「M+博物館」作品搶先看!藝術藏家夫婦大手筆捐出90件私人收藏,培育香港藝文能量

2021年的時尚迷都買什麼?答案是…Dior 睡衣、Versace 書擋和 Dolce & Gabbana 的冰箱!

松菸日式復古澡堂化身未來感藝術空間!金曲獎視覺統籌顏伯駿操刀首場「遇 · 場」同名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