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足路上的敵友》為什麼秀場藝人常晚景淒涼,64歲台灣最美歐巴桑「掙到富裕」

文/陳亭均

陳美鳳的人生,可能比她演過的8點檔還精采,從貧困的基隆碼頭走進五味雜陳的演藝圈,看盡明星的崛起、迷失與殞落,她踏實地踩著自己的步子,簡單平凡地走到現在,她沒什麼變,還是總記著媽媽那碗陽春麵。

兩位中年阿伯頭上頂著難得豔的冬陽,伸長脖子朝陳美鳳方向盯,還不時交頭接耳扯兩句,「她大明星耶,應該是在拍MV。」阿伯若是跟她說上話,可能還真得要尊稱一聲「姊」,畢竟陳美鳳今年60有4歲了。不過怎麼看,她都比阿伯們年輕,就像個風華正茂的俏女郎。

逆齡,展童顏〉
出道逾40年,民視當家一姊

蹬著一雙三寸斑馬毛皮色高跟鞋,身子輕盈細䠷,全身幾乎沒什麼油花,陳美鳳輕盈地走上小花圃後的木樓梯,毫不費力就站好了。

綜藝教母張小燕曾說過,眼前這位女士是「全台灣最美麗的歐巴桑」,而且傳說中,她的骨骼年齡只有30多歲。然而,陳美鳳出道至今已有40多年,光是她在演藝圈工作的年月,都比身體裡逆生的骨頭年齡還要悠長。

早年秀場時代、錄影帶時代到電視時代,陳美鳳積累許久,現在早坐穩民視「一姊」寶座,她笑說,「35歲我就演媽媽,演到現在我還演媽媽。」確實,在成千上百個晚飯後的8點檔悲喜劇,總能看到陳美鳳扮演的台灣好媳婦、台灣好母親,苦命堅忍的形象深植人心。

8點檔有8點檔的智慧,陳美鳳很清楚,即使活在夜市人生,還是有機會能成為疾風中的勁草,至於什麼親戚計不計較、什麼良緣孽緣再生緣,應該都是人間人非得走上一趟的世間路。

陳美鳳經歷過好些結實的歲月,大小事都在她生命中刻下了註記。陳美鳳微微笑道:「碰到了,我就面對。」放下黑得發亮的香奈兒小包,她端端正正地坐下,聲音細細的,語氣非常斯文。

她娓娓談起了童年往事,陳美鳳說:「基隆六號碼頭除了台灣人,最多的是民國30幾年從溫州、海南島過來的居民。」陳美鳳本來不姓陳,姓朱,原名朱美鳳,「家裡前面有我哥哥和兩個姊姊,再生了我,媽媽身體不好,家裡又希望生兒子……。」出生七個月後,親生父母就把她送養。

她的親生父母、養父母都是碼頭工人,家境清貧,「我們住在像香港那樣的半山腰,房子密集地蓋在一起,家裡很小,一間間房子牆壁連著牆壁,要用水要去打井水。」養父母在她讀小學時離婚,陳美鳳更曾被寄養在養父朋友家,寄人籬下,事事都要看人臉色,她也曾被送回親生父母家,卻一度和生父之間情感疏離。

堅忍,度童年〉
感謝生養父母,「陽春麵」是回憶

陳美鳳的養父是溫州人,管教非常嚴格,她走路時,裙襬若搖動起來,那就犯了大忌。她曾追星去看蔡咪咪和「五花瓣合唱團」演唱會,那更是滔天大罪,「我跟人家去沙灘玩,回來就被打。」連街坊鄰居都會圍觀議論:「黑貓被打了。」從小她生得俊俏,在地人覺得她漂亮,眼角又往上翹,就替她取「黑貓」作小名,但這隻黑貓卻時常淚眼婆娑。

養父甚至曾揚言不再替她繳學費,她和同學們跪在門口相求,又挨一頓飽打後才算了結此事。然而談起從前,陳美鳳絲毫沒有半點怨念,養父縱使嚴苛,她仍感念他養育之恩,後來賺錢買的第一棟房子,就是送給養父。「之前我上節目,我們談到單親,單親小孩才辛苦。」陳美鳳笑說,「我認真想過,我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還有好多兄弟姊妹,好像也沒什麼好怪爸爸、怪媽媽的!」

陳美鳳擁有好身材,但其實偶爾很貪嘴,在眾多的美食中,她至今最中意的仍是「陽春麵」,「油蔥要好!湯頭要好!」她知道,清湯掛麵學問才深。養父養母離異後,她曾跟著養母賣麵為生,每晚寫作業寫到累,就直接趴在麵攤小桌子上睡,「所以我跟陽春麵,是很有感情的。」

「我媽媽那麼冷,下雨天弄那些東西,每天都很晚才收攤,要洗的還一大堆。」陳美鳳說,「我親生媽媽也一樣,是個刻苦耐勞的女性。」與其把不好的情緒記在腦中,陳美鳳寧願記得這些她口中「台灣好女人」的質地,「她們從不會大聲講話罵人,彼此說話,都說對方的好。現在我每次演母親,心裡就會浮現她們的影子。」

又快過年了,陳美鳳忍不住有點期待,「每到除夕,我就趕場去兩家子!初一時,我再作東,請大家聚在一起。」在她心裡,兩個家沒有分什麼你我,生父母、養父母都已經去世,但她還是想讓兩家人一塊兒過年,這是她盼著團聚的女兒心。(閱讀全文…)

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60-1261期)
閱讀更多文章,歡迎加入今周刊粉絲團&LINE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