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因疫情失業而憂鬱的親友,可以這樣做

文/黃嘉慈(藝術心理治療師)

2019年底開始,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悄悄地在世界各地蔓延。
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病毒,許多國家措手不及,
匆匆以停班停課、社交隔離、封鎖城市等措施,將飆高的死亡率壓制下來。
若親友身處疫情控制不佳的國家,社交隔離所造成的孤獨感、
擔心自己和家人染病的恐懼、對未來的無望感、失去親友的哀傷,
以及因封鎖造成的失業等經濟問題,也啃噬了人們的情緒和心理健康……

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日前在其Podcast上表示,自己罹患了「輕度憂鬱症」。她指出,防疫隔離、種族衝突,以及現有美國執政者的作為是可能的肇因。當她坦言自己的心理問題之後,許多人也相繼表示有同樣的狀況,這使得人們在擔憂疫情擴散之餘,更重視疫情對心理可能造成的傷害。
一項刊登於《JAMA Network Open》的研究指出,美國成年人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間,憂鬱症發生率是疫情發生前的三倍。而擁有較少社會、經濟資源以及承受較多壓力源(如:失業)者,更容易出現憂鬱症狀。
另一項來自英國「心理健康中心」(Centre for Mental Health)的報告亦指出,病毒和封鎖措施,讓某些族群陷入更大的心理危機中,包括原本就有心理疾病者、長期身體健康狀況不佳者、收入不足者、受暴孩童與婦女,以及某些特定背景,如英國黑人、非洲黑人,以及來自孟加拉、巴基斯坦等移民社區者。
事實上,因為大規模的創傷事件而引發人們心理疾病的例子並不少見,在911、SARS、伊波拉病毒蔓延,以及香港2019年內部衝突事件之後,都可發現類似的現象。

無間斷的「病毒」資訊
迫使身心一直處於警戒

當生命遭受威脅時,焦慮是一種自然的情緒反應,其功能是就周遭環境中潛在的威脅提出警告,幫助我們在「戰鬥或逃跑」的模式下做出反應。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身體的自主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和肌肉等都會受到刺激,使心跳加速、呼吸頻率和血壓上升,以激發身體潛能,增加生存機會。
這種古老的生存機制一直保留在我們的大腦中,即使在現代社會中多數人不再需要面對老虎或棕熊的攻擊,我們仍然透過這種能力來保護自己,例如:急踩剎車以免撞到突然衝出來的路人、因應他人對我們做出言語或肢體上的挑釁等。然而,這樣的機制如何面對新冠病毒的攻擊呢?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尚未發現治療新冠肺炎的解藥,預防的疫苗也仍在開發中,而不斷增加的死亡案例與重複播放的新聞,一再地提醒我們危及生命安全的病毒就在身邊,這些訊息迫使大腦持續地搜尋這個看不見、摸不到的病毒,也使得我們的身體一直處於警戒狀態、無法放鬆。
當身體長期處於這樣的壓力狀態時,便容易出現恐慌、注意力無法集中、睡眠障礙、食慾減退、坐立難安、疲憊不堪等狀況。

陪伴因疫情失業而憂鬱的親友
可以這樣做

假如身邊的親友因為疫情導致失業和財務問題而擔憂、情緒變得易怒或是異常安靜、睡眠和飲食習慣改變、身體疾病惡化,甚至有輕生的念頭時,我們常會跟著擔心,或是感到不知所措。在此提供一些回應與陪伴的方式,當你想伸出援手,可以這樣做:

1、主動聯繫
透過簡訊、電話或聚會與他們保持聯繫,直接表達關心,讓他們知道你在乎,也願意傾聽他們的感受。感到焦慮或憂鬱的人可能會變得比較孤立,也可能只願意待在家中、不願出門。

2、尊重
尊重他們表達的內容,不加以評斷。

3、以不強迫的方式鼓勵他們自助
例如鼓勵他們運動、吃得健康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4、蒐集有用的網絡資源
如當地的心理治療服務或憂鬱、焦慮支持團體。

5、保持耐心。

6、照顧好健康
若他們有定期服用藥物控制病情,提醒他們定期就醫並規律服藥。

7、適時尋求協助
若發現他們有自殺或自傷的意圖或行為時,請立即尋求專業協助,如:撥打衛生福利部自殺防治的安心專線(0800-788-995,請幫幫救救我)或1925(依舊愛我),這兩支專線會提供24小時免費心理諮詢服務,亦可撥打生命線1995及張老師1980,尋求適當的心理支持。

8、照顧好自己
允許自己喘息,保有自己的空間,唯有讓自己處在好的狀態才有餘力照顧他人。

……完整內容,請繼續閱讀《大家健康雜誌》391期

推薦閱讀:

本文出自《大家健康雜誌》109年11月號,更多精彩內文,請見【大家健康雜誌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