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春日自然頌:北京溫榆河觀鳥

文/劉華

晴朗無風的清晨,我抄起背包早早開車出門去觀鳥。流經京城北部的溫榆河因為充沛的水源和豐富的地形特徵而成為一處北京理想的鳥類棲息地,在溫榆河觀鳥,時常能給我帶來驚喜。

全長四十七公里五百公尺的溫榆河,跨北京的昌平、朝陽、順義和通州四個區。從其上游源頭的沙河水庫到我家附近這半段,有條濱河小路全線貫通,我來過很多次,要是一段一段算起來,可以說幾乎走遍河岸。這條路旁的多數地方,既沒有商業,也較少住宅,除了遊玩或運動者,很少人會想到從這兒通行。更妙的是,它一直以來保持著質樸的模樣,狹窄的上下單車道兩旁是高大筆挺的楊樹。

此時,新葉的青綠比兩周前光禿禿的蕭瑟,更為這裡平添了不少生機。在接下來日漸溫暖的日子裡,繼續生長、顏色變深的樹葉會在高處交匯,構成一條一望無際的頭頂林蔭,與路旁相伴的河水組合起來,更像寧靜的鄉村,而不是喧囂的首都。

清晨,水鳥很忙

穿過京承高速公路下的橋洞,拐上濱河路,在一處濱河的空曠地帶停車。此時溫榆河正向人展現它一天裡最美的景色,可惜太少人見到。這裡是它與清河的交匯地,後者以早年的水質清澈而得名。兩河相交處,是一塊自然沖積形成的一小塊三角形半島,上面蘆葦叢生。

圖說:蘆葦是溫榆河極其寶貴的資源,它們是眾多鳥類的棲息地和庇護所。圖/旅讀中國提供

半島旁的水閘是整條溫榆河上四座防洪工事之一,潺潺水聲整日不絕。溫榆河從這裡開始,以四十五度斜插流向東南。眼下的溫差正讓河面上聚起一層薄霧,升起的太陽終於費勁地掙脫了地平線及前方建築物的束縛,開始向大地撒播陽光和溫暖。它照在水面上,加速了霧氣的蒸騰。水面映成金色,蘆葦的輪廓勾勒成金色,連遠處的水鳥都陸續鑲了金邊……到處閃動的金光配合著流水聲和鳥鳴聲,令當前的場景極富詩意。

「早起的鳥兒有食吃。」此時本就是鳥類最活躍的時刻,這裡尤其如此。落差與合流讓河水水量陡增、流速加快。大量魚蝦、貝類成為充足的食物來源,濕地和蘆葦是理想的巢穴和庇護場所。一切,都像是給鳥類定製的一半理想伊甸園。

各「鷺」鳥優雅覓食

當麻雀、棕頭鴉雀、葦鵐等鳴禽在河邊蘆葦蕩的天然遮蔽中只聞其聲時,河對岸的蒼鷺因為修長的身材而異常醒目。牠們隨著溫度一天天增加而越來越多,一個月前還只有偶然可見的三四隻,今天已經同時可以見到三十隻了。有的蒼鷺在低空盤旋,更多的則站在水中捕食,並在接下來相當長一陣子,雕塑般一動不動地待上相同位置上,觀察著水中的動靜,這樣的情景讓我突然想起了牠們在北方地區的親切俗稱——「河邊老等」。

圖/旅讀中國提供

當眾多蒼鷺在淺流中等待時,獨闢蹊徑站在河中央暴露出的石頭上一隻率先迎來收穫:它看準一個機會迅速低頭,明黃色的長嘴入水至一多半時拉起,掠出水面,然後快速向上撩,一條魚隨之拋向空中,魚下落時,這只蒼鷺已經在牠的下方張大嘴等著了。就這樣,一條大魚直接落入牠的口中,隨之直接吞下,捕食過程就這麼精彩而一氣呵成。

白鷺混雜在蒼鷺之間,只有寥寥幾隻,但還是可以比較容易地從個頭差異識別出——白鷺比蒼鷺差不多小三分之一。還在屹立不動等待獵物的幾隻蒼鷺旁,一隻白鷺正忙活著更重要的事:它飛到蘆葦蕩裡,挑挑揀揀,低頭尋找翻動,換個地方,繼續重複之前的動作,然後叼起一根長長的樹枝,飛向高處茂密的樹冠後方。

圖/旅讀中國提供

這隻特徵明顯的雄性,頭後枕部小辮子一樣的白色繁殖羽,非常醒目。牠正尋找物料築巢,為接下來的生兒育女做著準備。這樣一個鷺鳥年復一年的棲息地,蒼鷺、白鷺,以及隨後會出現的夜鷺,或許還有池鷺,會像以往的春天一樣,在這裡越聚越多,繁衍生息。

【活動資訊】
【美麗中華旅講堂‧臺北場】錦衣之下:特務、廷杖與宦官

講座簡介:

電影中的大內高手總是有許多素材取自明朝的宦官,而開外掛的明朝還有一項也是大家印象深刻的就是各種特務機構,從錦衣衛到東廠、西廠及內廠,到底特務與宦官在明朝能呼風喚雨到什麼程度。而明朝的讀書人通過科舉入仕之後,有可能會遭到廷杖的懲罰,所以不當官的讀書人,影響明代以後的社會發展,讓我們透過這些元素來重新特寫明朝!

講師介紹:黃偉雯

曾至馬來西亞任職該國第一位臺灣籍華文獨立中學校長。現職為作家、歷史文化講師、印度彩繪師(具有台北市街頭藝人執照)、深度文化旅遊規劃及達人帶團。目前活躍於「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Yaoindia就是要印度」網站、定期講座於各大校園、藝文空間及企業講堂。

主題_錦衣之下:特務、廷杖與宦官

講師_黃偉雯
日期_12/23(三),19:00-21:00

地點_旅讀中國(臺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87號10樓/新光國際商業大樓)
主辦單位_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高雄辦事分處、旅讀OR

馬上報名_ https://www.orchina.net/event/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