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設計師近藤悟史 為三宅一生50年歷史注入年輕活力

Issey Miyake的36歲新任女裝設計師近藤悟史,將用自己的方式,傳承這座日本時裝殿堂的時尚傳奇。

近藤悟史(Satoshi Kondo)用一隻紅色鉛筆在新聞稿的背面畫著畫,他輕輕畫下最新系列的壓軸Look—一件由多片針織布料拼接、以袖子相連的服裝,我和他的翻譯無聲地盯著這個出乎意料的舉動,這位去年九月才在時裝週上以Issey Miyake處女秀轟動武林的設計師,有那麼點難以捉摸。

「這個Look叫做手牽手,」近藤悟史說道。「這是一塊由不同布料相連組成的針織系列,每一件衣服上,都還保有前一件衣服的一部分。」他把手上的畫筆旋轉180度,用筆頭在紙上敲了敲,「我們在秀上並沒有這樣明白地展示,但是根據我的手稿,每一塊布料應該都要是一樣的大小,但因為材質的差異性—羊毛或聚酯纖維在過程中可能縮水,棉可能會延展,所以最後出來的成品,每塊布料的大小都不一。只要遇上了『一塊布成衣』的設計理念,你永遠無法預測成果為何。」

Issey Miyake 2020年春夏女裝系列
Issey Miyake 2020年春夏女裝系列

我們相約在近藤悟史第二場Issey Miyake發表會的隔天,一個下著毛毛雨的三月午後,助理送上了焙茶和餅乾,為這個位於巴黎孚日廣場上的平凡工作室增添了一股日式情調。而2020春夏女裝秀上的帳篷式洋裝和針織系列則掛在一桿一桿的架上,是我們所置身的一樓工作室裡唯一的鮮豔色彩來源。

近藤悟史說他想要透過這次的秋冬女裝大秀傳遞出和諧、團結的概念,所以秀上選用的模特兒皆為不同年齡、種族和尺碼,由她們來展演這次從肩膀或臀部蔓生出布料、彷彿一個龐大人型鏈接的系列。在闡述這個理念的過程中,一旁的翻譯員漸漸力不從心,所以近藤悟史拿起了筆,用圖像親自解釋清楚。

「這個系列你看不出來的,還有這些布料都是利用日本工廠裡的剩餘紗線,混合一些新紗線而製成的。」他接續說道。

某種程度上,近藤悟史他自己正是一縷被小心翼翼織進Issey Miyake 50年歷史紋路的新紗線。三宅一生先生是70年代第一個在巴黎伸展台上打下江山的亞洲設計師,自1970年創立工作室以來,他旗下的品牌延伸出Issey Miyake女裝、Homme Plissé男裝、Pleats Please皺摺、Bao Bao包包和L’Eau d’Issey香水等支線,而三宅一生先生至今也仍是Issey Miyake帝國的靈魂人物。

Issey Miyake 2020年秋冬女裝系列
Issey Miyake 2020年秋冬女裝系列
Issey Miyake 現任創意總監近藤悟史
Issey Miyake 現任創意總監近藤悟史

「Issey Miyake」漸漸成了科技布料和傳統工藝相結合的代名詞,現在交棒到近藤悟史手中,他對品牌的歷史特色有著驚人的掌握,近藤悟史至今也仍會先將作品拿給他稱之為「師父」的三宅一生過目。你可以從近藤悟史的肢體語言中看出他壓力不小,當被問到對於三宅一生本人或對整個品牌的看法時,身穿黑衣黑褲、配戴小圓框眼鏡的近藤悟史,身體微微前傾、抓了抓他的小平頭,彷彿被問到一個極為深奧的哲學問題,他努力在腦中搜索著對的詞彙,又或者是想努力避免講錯什麼。

三宅一生為人行事低調,他曾表示,服裝會為自己發聲,鎂光燈的焦點不該打在設計師身上。近藤悟史同樣對於自己的私人生活三緘其口,希望媒體能將焦點放在作品及創作過程上,而近藤悟史唯一透露的,是自己小時候很喜歡自己手作,也是因此開始縫製衣服,當他第一次考慮將服裝製作當作未來志向時,他接觸到了Issey Miyake的美學世界,比起服裝本身,更讓他驚艷的是Issey Miyake在服裝背後的無盡想像。「我很欣賞三宅一生先生透過時尚,為人們帶來驚喜的能力。」近藤悟史說道。的確,在那之後的幾年,攝影師Irving Penn透過他的作品,將Issey Miyake服裝所散發出的強烈建築結構感展露無遺,也將三宅一生的設計推向極致。三宅一生成為當時時尚新秀的熱門話題,這些新秀如中國設計師張卉山、 英國設計金童Jonathan Anderson等,後來也都成了業界響叮噹的人物。

「我當然很緊張,但還是要全力以赴。」近藤悟史坦承以對,「我告訴自己,如果我的任期內能為品牌帶來一項新改變,那就會是為Issey Miyake吸引到更年輕、更廣泛的受眾。」

近藤悟史畢業於上田安子服飾專門學校(Ueda College of Fashion),隨後加入了Issey Miyake的「Pleats Please」團隊,這個前瞻性的熱壓皺摺技術團隊在銷售上相當成功,1994年更發展成品牌的一個支線。過去13年,近藤悟史漸漸熟悉了Issey Miyake的其他支線,包括三宅一生「一塊布成衣」(A-POC, A Piece of Cloth)技術—從一條線開始,一次完成布料和成衣。在這之後,近藤悟史也參與到品牌的Homme Plissé男裝設計。

Issey Miyake 2020秋冬女裝系列的可塑形銀飾戒指
Issey Miyake 2020秋冬女裝系列的可塑形銀飾戒指

儘管Issey Miyake幾十年來一直維持著相當穩定的風格,但過去這五年,品牌聲望卻有大幅度的成長,近藤悟史說他在東京的旗艦店上,看見了比以往都更多元的消費客群,甚至還有從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粉絲。主打抗皺的「Pleats Please」系列產品躍升主流,而當各家品牌急於打出下一個「It bag」時, Issey Miyake幾何圖案設計的「Bao Bao」托特包捲土重來,締造當代配件品牌的銷售奇蹟。    

近藤悟史有年輕的觀點、紮實的功夫,不負眾望從前創意總監藤原大(Dai Fujiwara)手中接下重任。為了抓住年輕一代消費者的目光,近藤悟史已經開始調整布料的花紋,品牌在2020秋冬女裝系列推出有史以來第一個Logo印花,以及乍看很像廢棄鐵片,實際上是可塑性非常高、可以自由調整成各種形狀的銀飾手環或戒指。

近藤悟史也樂意傳承一些品牌久遠的信念。「不要浪費布料、完整發揮布料的潛能,是這間公司灌注給我的理念,我們希望穿上Issey Miyake的人,都能感到開心、自在。」近藤悟史解釋,「我設計了一件Oversized的連身衣,它看起來可能有點怪怪的,但那是因為它其實是設計給兩個人共同穿上的。希望這個設計概念能為人帶來樂趣。」

近藤悟史和三宅一生最相像之處,或許就在他們永遠以一個故事開場,賦予時尚詩意的詮釋。近藤悟史系列中的每一套設計,背後都有一個對應的設計理念說明。當對話焦點回到服裝作品上,近藤悟史明顯變得比較放鬆,他侃侃談起自己的最新系列「Making Speaking, Speaking Making」,靈感來自一連串的日文狀聲詞,代表著小孩在日常生活中聽見的聲音。

 「吭吭」是揉黏土的聲音,因此幾套衣服上出現了大面積的斑駁污點;「昕昕」是冬季降雪的聲音,以各種白灰色調的摺紙花紋,印製在薄紗似的僧袍上。秀上聽到的各種擬聲,是由音樂總監依據此服裝系列的每一個主題,特別創作而成,模特兒們也透過旋轉、扭身、蹲踞等各種動作展現服裝。

近藤悟史在Issey Miyake 2020年秋冬女裝系列上謝幕
近藤悟史在Issey Miyake 2020年秋冬女裝系列上謝幕
Issey Miyake 2020年春夏女裝系列
Issey Miyake 2020年春夏女裝系列

近藤悟史去年九月的首場大秀繽紛歡樂,模特兒身穿從天而降的降落傘狀套頭外套、棚罩式連身洋裝,溜著滑板穿梭秀場。當舞者們穿著多彩褶襉的飄逸洋裝,嬉戲謝幕時,這場發表會注定要獲得滿堂彩,「我想我們內心知道自己規劃了一場很棒的秀,但還是被大家熱情的回應嚇到了。」近藤悟史害羞承認,「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會在社群媒體上爆紅。」

相較於三宅一生的時代,品牌現在必須正視社群媒體的操作,有很長一段時間,三宅一生不願接觸任何線上行銷,深怕在數位洪流中,會模糊了產品本身的焦點,歷經三年的協商之後,Issey Miyake的香港團隊才獲准建立Instagram帳號,而且每一篇發佈的視覺都必須經過總部核可,而2020年二月,日本的Issey Miyake才終於建立了品牌的官方帳號。

近藤悟史說自己的首發系列,是以「習慣」做為創作靈感,在這將近一小時對談的尾端,我問近藤悟史有沒有任何秀前的習慣?「我沒有什麼祈求好運的儀式,但我的確有發現昨天秀上我穿的那雙花襪子,跟去年九月舉辦第一場秀那天所穿的一樣。」他笑道,「我想,這就是我的新儀式了吧!」

作者/Lovina Wu
※本圖文由《Tatler Taiwan》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專訪張淑芬 以畫作修煉自我 從藝術回看人生

江振誠加入Netflix星級廚師殿堂!獨家揭露驚人食譜與私房片單

巴黎女人的真正想法? Sandro創始人Evelyne Chetrite獨家專訪:「巴黎的時尚重點,就是毫不費力。」

搶先凱特王妃與梅根!查爾斯王子攜手時尚電商Net-A-Porter,打造環保永續膠囊系列

Dior 2021早春六大關注包款! 經典爆款最新特色、新包上市時間一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