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霸凌成新世代夢魘 4關鍵讓其更具傷害性

文/黃嘉慈

2019年底至今,世界各國籠罩在不確定來源、不知何時會結束、
短短幾個月已帶走近70萬人生命的新冠肺炎疫情陰影下。
但除此之外,有個看不見的「疫情」也持續傳播中,尤其影響青少年甚鉅。
這個無所不在、看不見、也不知道如何有效防治的「疫情」,就是「網路霸凌」!

根據報導,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間,韓國藝人雪莉、具荷拉、日本藝人木村花、韓國排球選手高友敏等皆因受網路霸凌而自殺。台灣藝人楊又穎、楊可涵在2015年也因為長期遭受網路霸凌先後選擇輕生。而在未能被看見的報導背後,又有多少人正飽受網路霸凌,甚至走上絕境?

新世代必將面臨的交流危機

在現代人的生活中,網際網路早已成為主要的資訊中心,特別是在社群網站與手機科技興起後,它更為地球上各個角落的人提供了一個溝通平台,讓人們可以透過這個數位世界交換意見、分享觀點,也藉由這個數位世界實現夢想、創造市場利益。許多兒童和青少年的學習、休閒生活與社交關係,也都與網路產生密不可分的關係。

國際電信聯盟(ITU)於2017年發布的報告指出,全球有70%的年輕人使用網路。台灣網路資訊中心2019年的調查指出:在台灣,12歲以下兒童曾經使用網路的比率是50.9%;12歲以上的受訪者曾使用網路的比率是89.6%。

雖然使用社群網站、傳訊應用程式、遊戲網站和聊天室(例如:Facebook、XBox Live、Instagram、YouTube、Snapchat和其他聊天室)創造許多樂趣以及正向的體驗;然而,網路的使用也有一些負面的影響。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就在2019年「網路安全日」時提出警告:在全球有70.6%、年齡介於15〜24歲的年輕人遭受到網路暴力、霸凌和騷擾。另一項以U-Report系統所進行的調查發現:1/3年齡介於13〜24歲的參與者表示,自己一直是網路霸凌的受害者;1/5表示自己因為網路霸凌和暴力而輟學。而根據美國教育部2019年統計資料顯示,在2016〜2017學年間,約有1/5的學生表示曾有被霸凌經驗,方式從不實流言、被排擠、到被威脅、肢體攻擊都有。且全美網路霸凌的現象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其中女生通報曾被網路訊息或短訊霸凌者比男生多三倍。

在台灣,依據兒童福利聯盟《2016年台灣兒少網路霸凌經驗調查報告》的資料顯示:將近3/4的兒童青少年(74.1%)覺得網路霸凌情形嚴重,而有高達七成六的兒童青少年曾在網路上目睹或是有受害的經驗。至於霸凌的場合,排名首位的是「社群網站」(93.2%),例如:Facebook、Twitter或微博,再來則是「通訊軟體」(48.0%),例如:Line、What’s app或WeChat。

這些數據呈現的不單單只是數字,更多的是隱藏在數字背後,無論來自高收入和低收入國家年輕人求救的聲音。網路霸凌對他們所造成的身心傷害,可能是我們當初在發明、拓展網路科技,以及讚嘆其新穎與便利性時所始料未及的。

……完整內容,請繼續閱讀《大家健康雜誌》390期

※ 推薦閱讀:

本文出自《大家健康雜誌》109年9月號,更多精彩內文,請見【大家健康雜誌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