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相連線:星象與災異

文/甘炤文

日食

原文
《宋史.天文志》:「德祐元年六月庚子朔,日食,既,星見,雞鶩皆歸。明年,宋亡。」

解釋
發生於一二七五年的這場日食是一次日全食,且日全食帶恰巧經過彼時南宋的國都臨安(今杭州一帶),時長約有六分多鐘;在這「倒晝為夜」的黑暗片刻,人們不僅能目測群星,鳥獸甚至還出現提早歸巢的反常行徑。由於兩年前蒙軍攻破重要的襄陽城,是年初也佔領了建康(南京),宋朝國祚可謂衰微至極,加以隔年謝太皇太后親領五歲的宋恭帝降元,無形中更強化了該次日食與厄運之間的潛在連結。

五星聯珠

原文
《荊州占》:「五星合於一舍,其國主應縮,有德者昌,無德者亡,受其凶殃。五星畢聚於一舍,填星在其中,天下興兵。」

解釋
「五星聯珠」意指以目視水、金、火、木、土五顆行星,這些運轉的天體彷彿排成近於直線的型態,得以望穿;一旦出現此星象,結局有好有壞,端賴主事者本身是否為有德之人。「填星」即土星,「填」又通「鎮」,因古人認為土星以二十八年為運行周期,彷彿歲鎮二十八星宿中的一宿,故稱之。

圖/旅讀中國提供

熒惑守心

原文
《漢書.天文志》:「二年春,熒惑守心。二月乙丑,丞相翟方進欲塞災異,自殺。」

解釋
熒惑即火星,「守心」的「心」則為二十八宿中的心宿。在古人看來,前者因其位置和亮度經常飄忽未定,故象徵惡兆。後者則對應於王室王權;而當火星因天文學規律導致其於心宿附近徘徊時,被認為主大凶,尤對當權者不利。當年夜空現此星象,漢成帝為求平息天怒,遂賜死丞相翟方進,豈料數日後他仍無端暴斃,使得漢家天下逐漸落入外戚手中……種種機緣湊巧,更為這起事件迴添了神秘色彩。

彗星

原文
《春秋左傳.文公十四年》:「有星孛入于北斗,周內史叔服曰,不出七年,宋、齊、晉之君,皆將死亂。」

解釋
「星孛」(孛星)如同長星、蓬星,是中國古代對彗星一類的泛稱,《文獻通考》甚至引述晏子的話,認為光芒短而四出的孛星「非常惡氣之所生」,造成的禍亂要比一般的彗星更為可怕!本則記載中,西元前六一三年在北斗七星附近出現了彗星──即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這也是該彗星最早見諸史料的記載──周王室內史叔服於是據此預言,七年內宋、齊、晉三國的領導人都將死於動亂,後竟也成真。

流星雨

原文
《宋書.天文志》:「永嘉元年十二月丁亥,星流霞散。案劉向說:『天官列宿,在位之象,小星無名者,庶民之類。此百官庶民將流散之象也。』」

解釋
「永嘉」是西晉晉懷帝司馬熾的年號,永嘉元年(西元三0七年)年末,夜空出現了壯麗的流星雨,由於時值中原地區戰亂不斷,周邊包括匈奴等部族亦相繼自立為王,於是大量的士族紛紛南渡以求避禍,而史家也就順水推舟,將不斷隕墜的流星雨景觀,附會至黔黎百姓的流離失所上頭了。

【活動資訊】
【美麗中華旅講堂‧臺南場】指點江山:橫越萬里長城

講座簡介:

長城是中國古代一項偉大的工程,其生成的歲月不僅穿越歷朝歷代,同時凝聚著先民的智慧和苦勞。作為中原帝國的邊界,長城是具分阻作用的,分阻了農耕與遊牧、漢音與胡腔、華裔與蠻邦……另一方面,長城作為動態的建築線,卻也是連接的──尤其在軍事國防的作用下,長城為絲綢之路的暢通以及中西文化的繁榮交流,發揮過積極作用,迄今開展出來的觀光價值,同樣不可限量。

講師介紹:甘炤文

台大文學碩士;台師大準文學博士,現為旅遊雜誌資深企劃主編、台灣原住民文學作家筆會會員。曾獲時報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全國學生文學獎。

主題_指點江山:橫越萬里長城

講師_甘炤文
日期_10/24(六),14:00-16:00

地點_臺南文化創意產業園區4F 4B教室/臺南市東區北門路二段16號
主辦單位_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高雄辦事分處、旅讀OR
馬上報名_https://www.orchina.net/event/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