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銀海外頻踩雷 金融業「走出去」的難題

文/黃雅慧

國銀近期頻頻傳出踩雷,包括台灣5家行庫參與中東阿聯私人醫療集團NMC聯貸案,可能虧損約1億美元;另,還有8家國銀參與印尼機通訊設備商Tiphone Mobile Indonesia PT的聯貸案踢到鐵板,已違約近3個月,聯貸金額為9,300萬美元。事實上,國銀在海外踩雷已非首次,今(2020)年以來,在歐美與東南亞地區都曾傳出逾放案件。

據金管會規定,本國銀行在海外分行只要發生債權損失、投資損失預估超過1,000萬美元,就必須向金管會通報重大偶發事件。而金管會在9月10日公佈的統計指出,2020年迄今,國銀通報的海外踩雷案,已超過20件,總金額超過4億美元,比起去(2019)年的十餘件、總金額2億多美元,增加近一倍之多。

另外,從逾放比來看,海外分行逾放比率攀升,在7月底達到0.47%,是自2016年底逾放比0.52%以來的新高。此外,7月底的逾放金額已達95億新台幣。

逾放比率上升的同時,也影響銀行的獲利表現。同樣根據金管會統計,今年前7個月國銀海外分行獲利僅新台幣134億元,同比衰退近五成。

面對如此頻繁出現的踩雷,金管會自無法等閒視之。主委黃天牧便公開表示,疫情導致許多國家經濟受到影響,除了提醒銀行局特別注意外,近期也將緊盯幾個個案,並進行逐家檢視。

不過,金管會仍表示台灣銀行整體逾放與備抵呆帳覆蓋率(coverage ratio)的數據仍相當穩健。比如截至7月底止,國銀備抵呆帳覆蓋率為546.79%,較6月底減少2.99個百分點,顯示台灣金融韌性仍無虞。

不過,金管會從容的態度,是否真的就不用憂慮?恐怕難以如此樂觀。

提升金融韌性的良機

首先,所謂備抵呆帳覆蓋率,代表銀行為每一塊錢的逾期放款所提列的呆帳準備,數字越高表示能夠承受呆帳能力越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呆帳增提準備,也會影響獲利。

據金管會統計,國銀前7月稅前盈餘為新台幣1,964.1億元,年減13.1%,其中,海外分行獲利年衰退達47.2%。金管會表示主要原因在於呆帳增提準備年增近12億元,及利息收益減少11億元所致。換句話說,呆帳增提準備比降息引起的利息收益減少,對於獲利減少的影響更大。

而呆帳增提準備實際上又與全球經濟大環境相關,包括產業的興衰、因疫情導致觀光旅遊、航空運輸的虧損等,這些都仰賴國銀對於外部市場判斷、應變的智慧。因此,金管會不該只強調呆帳覆蓋率高,認為金融穩定,而應該協助金融體系對海外市場的變化,能有更好的韌性。

再者,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之前,國銀踩雷多有所聞。因此國銀在海外業務的佈局,及如何真正走出去,或許才是政府必須注意的問題。

事實上,台灣因為內部金融市場小,市場趨近飽和,導致獲利有限。所以近十年,國銀多有走出台灣舒適圈,拓展海外市場的行動。而政府在此趨勢下也多鼓勵銀行往海外發展。

面向海外的雄心與現實

而亞洲地區因為地理位置近,加上遍佈諸多台商,所以成了銀行業設置海外分行的熱門區域。金管會統計指出,國銀海外據點約有8成皆分佈在亞洲地區,其中又主要分佈在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地區。

所以,2015年金管會提出要打「亞洲盃」,並擬定一系列策略協助業者佈局亞洲市場,除鼓勵台灣金融業者透過海外併購以壯大外,還包括在法規上適度鬆綁、積極與亞洲地區國家簽訂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等。

政策立意雖甚佳,實際成效有限。主因在於台灣金融體系長期以避險為考量,較為保守,當進行國際化規劃時,通常以服務台商為主,且法規制度難以與國際接軌,導致業務上多偏重傳統企業金融、消費金融、國際聯貸等,少有創新產品。

故輿論多有批評國銀海外機構疏於經營當地市場,因此當時「亞洲盃」的行動,頂多是到海外插旗,距離國銀真正能走出台灣並國際化,仍有一大段差距。

於是,國銀往海外發展,帳面數字雖有獲利,但其實要投入當地市場,仍得承受許多風險。這些風險包括對當地法規、投資市場狀況的不熟悉、或是若有金融風暴等重大事件發生將首當其衝。

當地訊息 未能主動掌握

近年,因為蔡英文政府力推「新南向政策」,官方多鼓勵銀行往東南亞地區佈局。連帶使得在東南亞地區發生的踩雷案件相對增加,因此國銀今年上半年在新南向18國獲利僅剩25.3億元,大減逾六成。相較因兩岸關係而投資跟著緊縮的中國大陸地區獲利年增33%,南向成績慘輸於西進。

細究在東南亞踩雷的原因,一方面可能如銀行業者所言,部分東南亞國家的金融體系、法令與信用習慣未臻健全;但另一方面,也在於台灣對當地市場、投資資訊並不清楚所致。種種因素導致國銀在服務台商外,要深入當地市場十分困難,即便在當地進行投資,難脫假帳、詐貸的風險。

另外,金融業者開發海外市場多以參與國際聯貸為主,讓審查、監督與控管的事務交由主辦銀行管理,且認為國際聯貸在海外授信業務有知名銀行領航會較安全。自己僅擔任出資角色,按時收取利息,乍看之下,輕鬆省事且可得利。但這使得國銀在海外參與聯貸高度仰賴外商管理銀行。

從這一波聯貸虧損案件可看到,外商管理銀行迅速出清部位,快速跳船,未及時逃脫的國銀,徒留憤恨不平。國銀必須學到教訓,與其依賴外商銀行資訊,不如深刻花功夫對海外市場與各產業別進行瞭解,唯有自身把握資訊,才能夠逐步建立健全且穩健的投資,並減少踩雷風險。

區域和平 方能穩妥推進佈局

可是要下功夫耕耘海外市場,除了金融業者有心,也需要政府有力。官方應該在對外關係耕耘,比如政府如果推動新南向政策,而目前在新南向地區的國銀海外據點也多,更應該積極洽簽「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促進雙邊監理合作、金融資訊交流等。

但目前台灣在新南向18國中,簽署了金融MOU的只有菲律賓、越南、印尼及澳洲,其他重點國家,如柬埔寨、新加坡、寮國、緬甸、泰國等,至今尚未簽MOU。台灣未能與東南亞地區國家有良好的官方交流與互動,這同時給業者帶來經營上的限制。

蔡英文政府多次喊話,希望台灣能夠成為「亞洲資金調度中心」,有如此雄心,更應對國銀現況進行整頓。國銀在海外的發展,可作為一種試金石。因為這關乎業者是否充分國際化,如果能在海外市場站穩,同時也能回饋台灣母行。

而這次國銀在海外踩雷,政府與其進行信心喊話,強調台灣金融韌性足夠,不如將其作為一種改革契機。業者也應從這些挫折中,檢討內外部的缺失。

官學界常以新加坡星展銀行(DBS)為國銀向海外進軍的參照模板。星展銀行為什麼能成功?因其對外尋求併購,把握地緣優勢,快速擷取新興市場的商機;對內則進行資源與業務的整合。在內外整合下穩紮穩打並茁壯,在這過程中,政府扮演著不可忽視的重要角色。

因此,台灣官方應該發揮更積極的作用,除了幫助銀行業者進行風險監控、檢視自身的金融體系問題外,還必須在地緣關係上創造和平穩定局面,與其他地區有良好的官方交流,特別是與經貿關係緊密的大陸與東南亞各國,當交流無礙,方能較好地掌握資訊,也才能擔任國銀在海外最強的後盾。

許多人認為,國銀虧損就當是繳學費,但成本付出了,應該從中得到教訓。應該讓這些踩雷經驗,成為改變的契機。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