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幫派:錢權堆砌出的「自由意志」

文/蔡苡柔

監察院於7月10日公佈2020總統大選政治獻金收支,意外揭露蔡英文及韓國瑜都曾付費給脫口秀節目《博恩夜夜秀》的公司薩泰爾娛樂(STR Network),引發輿論譁然。節目來賓收費上節目該不該公開、以及收費標準不一,讓網友質疑節目的公正性。許多網友批評,這根本是「業配」政治人物,甚至懷疑,節目上引人發噱的「插科打諢」橋段也是精心設計好的宣傳。

數位時代,「社群媒體」成為選戰的一大重點,一篇臉書PO文、一個網紅表態,對候選人的加分效果往往更勝於政黨傾全力動員,如何利用社群媒體、網紅造勢操縱輿論,成為行銷政治人物的重要功課。只是,哪些是買來的?哪些是「真心」推薦?哪些又是置入性行銷?網路世界的判定,比起傳統媒體更難。

套招:付費上節目

而對閱聽眾而言,許多靠「自由意志」而做的政治選擇,背後卻是經過精密計算的宣傳操作或數據推送的訊息。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看到所謂的「真實」,其他人都是被蒙騙的愚民,但真是如此嗎?數位時代的新遊戲規則,誰是主宰者?誰又是獲利者?

2018年,薩泰爾娛樂公司成立,希望能仿效美國的《上周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和《每日秀》(The Daily Show)成立一個針砭台灣社會和政治議題的脫口秀,並透過網路募資和現場售票支撐節目,開創許多先例。原本虧損的第一季,也隨著社群聲量上升,在第二季轉虧為盈,陸續邀請到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蔡英文和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等人上節目。

《博恩夜夜秀》的主題風格辛辣,喜歡諷刺時事,常常罵國民黨,但也會批民進黨政策的荒謬,也因此得到許多年輕人支持,雖也曾引發爭議,話題性仍然很高。總統大選期間,該節目多次諷刺韓國瑜政見與言行,但邀韓國瑜上節目,則創下超越694萬的觀看次數,遠超越蔡英文的523萬人次,網路聲量讓政治人物和節目都雙贏。

只是此次鬧出花錢上節目的爭議問題,在於《博恩夜夜秀》作為一個網路起家的脫口秀節目,比起傳統媒體,閱聽眾對其立場、業配與否,沒有這麼高的警覺。因此這次爆發業配風波,才引起高度反彈;此外,收費標準不一,也是問題。即使主持人曾博恩強調「藍綠白黃橘」都有付錢,並說收費是考量到不同收視季度、是否為候選人身份等,但仍被批評是置入「政治人物」。

主持人、製作人曾博恩過去一直打著超越藍綠、中立的角度,獲得廣大網友喜歡。甚至大膽碰觸台灣社會高敏感的死刑議題,他在節目中自信表示:「一般人不敢講死刑,還想賺那個業配錢,但我已是最後一集,根本沒在怕。」如今「未揭露利益」的做法,已明顯違反其主訴求,令粉絲十分失望。

而「台派」網友也認為,如果節目是「收費」讓來賓上節目,只看金錢利益,就有可能與「糟糕的商品(政治人物)合作」,而這些政治人物在節目上出現,有機會因而改變觀眾對其的看法,此舉是「傷害台灣的民主」。從這個論述裏,可以凸顯對於收錢上節目對象「雙標」的荒謬,和對於網紅們「政治選邊」的看法。

風向:是公式算的

在2020年大選過程中,假新聞、網軍也是發燒話題,選舉期間網友檢查、精算各電視台報導候選人時間,批評特定立場的電視台時,卻未意識,到網路也是一個「可控的輿論場」。

根據《新新聞》報導,202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的網路操作已進化到使用網路大數據合作、委託網路新創科技公司、與關鍵意見領袖(Key Opinion Leader,KOL)和網紅合作,平台更已經不限於臉書,且跨足Instagram、telegram等。

根據蔡英文陣營申報的大選政治獻金資料,總計5億8,889萬元獻金支出中,宣傳支出佔3億2,586萬元,投放在傳統媒體的只是少數,多數都花在網路廣告宣傳。

其中,與網紅合作更是增加受眾的方法,2020年大選的蔡英文,其實也是在複製2014年、2018年柯文哲善用社群宣傳的成功,大選期間,與網紅一起開箱、講撩妹語錄、品嚐美食,展現其多面性,在「政治正確」的氛圍下,網紅也樂於與蔡英文合作,只是,除了《博恩夜夜秀》之外,這類相關活動的利益和價碼仍未公開罷了。

從蔡英文的宣傳選擇,可看出資本介入掌控的話語權陣地,已經加入了網路這一塊,而這一塊的投資報酬率很高。過去的政黨宣傳經費、廣告,多半流入傳統媒體,現在則更多投到網路。相較於傳統媒體,網路社群更容易獲得民眾信任,卻受到更少的監督和質疑,因為網友相信自己能靠自由意志「搜索」,卻忽略演算公式的精密和同溫層所造成的訊息壁壘。

過去威權時代,在野黨大力批評黨政軍控制媒體,如今時代變化,成為新的輿論陣地的網路風向同樣可能被政治勢力把持,但已缺乏相同力度的監管。

選戰中,只要創造出利於自己的輿論高地,讓可操縱的受眾走入相信自己是正確的、正義的一方,其他人都是被「錯誤資訊」蒙蔽的「無知民眾」,成為更高層次的行銷,曾經柯文哲的「白色力量」到現在蔡英文的「辣台妹」,都是一時網路的寵兒。

值得擔心的還有,當在網路上已然形成多數的「政治正確」風氣時,網紅的政治化就成了難以避免的事。例如在香港反修例運動中,出征或聲討沒有轉發貼文的網紅、讚賞與群眾「站在一起」的KOL;韓國瑜在網路上被批評攻擊時,曾與蔡英文、柯文哲、郭台銘都合作過的台灣知名YouTuber蔡阿嘎在網上詢問粉絲,該不該跟韓國瑜合作,最終顧及粉絲選擇,而拒絕了韓團隊。以上在在顯示,「多元」、「多面性」的網路輿論場,並不如想像中的寬厚。

社群時代的輿論、議題操作,比傳統媒體難以辨別,無孔不入。當你踏入某個輿論場,站定立場後,會因為追蹤的不同KOL、黨派所塑造出的同溫層,而形成「回聲室效應」(Echo chamber),每個點讚和分享,不過都是在疊加「我們是正義的一方」、「對方愚昧無知」這樣的認知。只是,我們在網路上的選擇,真的存在所謂的「自由意志」嗎?

資料:比石油值錢

「你的所有互動,信用卡消費、網路搜尋、行蹤、按讚,廠商即時蒐集這些資料,打造一年上兆美元的產業。」紀錄片《個資風暴:劍橋分析事件》(The Great Hack)提到,劍橋分析公司改變「遊戲規則」,在2016年成功幫川普(Donald Trump)獲得總統大選的勝利,和英國順利脫歐。

劍橋分析公司宣稱他們擁有美國所有投票人的5,000個資料點。其中的吹哨者凱瑟(Brittany Kaiser)提到,公司的目標,是找到他們認為可以操控的人,直到順利改變這些受眾的世界觀為止。她指出:「谷歌(Google)和臉書(Facebook)之所以成為全球最有權力的公司,是因為資料的價值高於石油,資料是最有價值的資產。」

只要對你的個人數據有夠多的瞭解,就有機會透過持續推送訊息,來改變你對某個候選人、某個社會議題的看法。今年年初,英國國會發表報告指責臉書高層是「數位幫派分子」。其中他們提到,「無法辨識身份的來源,透過每日使用的主要社群媒體平台,對民眾惡意發送謠言和個人化隱藏的廣告,危及民主。」

無獨有偶,日前美國眾議院反壟斷小組視訊約談亞馬遜(amazon)、臉書、蘋果(Apple)以及谷歌的執行長,指這四大科技巨頭公司透過數據分析,保障自己的權利、監視對手,並透過併購其他平台等方式,掌握更龐大的數據,在線上零售、網路廣告、社群平台等獲取龐大收益,壟斷網路經濟的龐大市場,掌握難以想像且可與國家匹敵的強大權力。

反壟斷小組委員會主席西奇里尼(David Cicilline)表示:「我們不該向網路經濟的帝王低頭。」政府該如何管制這些掌握資本的「數位幫派」、「網路經濟帝王」,成為新的課題。過去,對於各種形式的網路管制,被認為是極權國家才有的思想箝制,如今這些掌握數據、平台的私人企業所形成的壟斷,也已演變成各國皆須面對的棘手問題。

網路:已不再中立

過去閱聽眾對網路有相較於傳統媒體「中立」的期待,寄望「社群力量」可以打破傳統媒體,成為「眾聲力量」。未料,社群媒體已從促進人際關係的平台變成一個個數據庫,當政黨、政府可以透過資金宣傳、買通或塑造輿論,社群媒體更可能成為政治宣傳工具。在未揭露利益結構的情況下,我們的觀點往往因此改變而不自知。因此,社群媒體已成為網路資訊戰的重要戰場與「武器」。

《博恩夜夜秀》只是捅破了一個洞,讓我們窺見一些問題。該如何面對政治宣傳利用社群達到目的,以及日益極化的輿論場,已是重要課題。若上升到全球的高度,更該思考,當擁有龐大數據的科技和分析公司可以掌握流量平台帶來的龐大收益以及數據帶來的商業價值,而形成無法撼動的全球性「網路經濟帝王」時,又該由誰、用什麼方法來監督它們?

如今,網路功能發達,但也成為各種資本、政黨、政治勢力都在其中企圖掌控權力、話語權,乃至獲取珍貴數據的兵家必爭之地。這些,恐怕是網路「天真無邪」面孔下,真正令人憂懼的洶湧暗潮。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8期


延伸閱讀

不能「只靠台積電」

強勢美元終結 黃金趁勢而起

日、歐六代機啟動 科技樹逐步點亮

台灣樂觀經濟預期 背後的悖論與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