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靠台積電」

文/黃雅慧

美國半導體大廠英特爾(Intel)於7月24日法說會上宣佈七奈米製程延後,並擬外包代工生產,市場多推測台積電會是代工廠商名單之一。在7月27日,英特爾與台積電達成協議,預訂台積電2021年18萬片6奈米晶片產能。這些訊息一出,拉抬台積電累積暴漲31%,並帶動台積電市值超過4,317億美元,也推升台股加權指數達13000餘點。

台灣股市的騰飛現象,使媒體、政府無不沉浸在歡欣鼓舞的氣氛中,認為台灣經濟前景同樣看好。同時輿論與政府官員多以「護國神山」讚頌台積電的重要性,大力稱揚的盛況彷彿台灣的產業只剩下台積電。

半導體業大轉移 陸快步追趕

不過,詭異的是,當內部社會被股市熱度籠罩時,國際媒體的焦點貌似在半導體產業生態的轉變,對於台積電的輿論呈現出外冷內熱的狀態。這反映出台股與國際經濟情況呈現某種程度的脫節,著實為台灣經濟前景種下了不安因素。

因為,國際媒體多將視角放在英特爾(Intel)法說會後,半導體產業生態是否產生變化。美媒「彭博社」(Bloomberg)甚至在報導中認為英特爾這次考慮將晶片委外生產的決策預告了英特爾與美國主導的半導體時代將畫下句點。

原因在於,英特爾除了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公司外,同時也是美國實體產業的縮影。今日一個從生產晶片起家的美國企業,如今演變成找代工,不免令人揣測全球半導體板塊是否會發生變動。

事實上,半導體產業發生三次重大轉移,第一次是在1970年代,美國將裝配產業轉移到日本,日本也從中學習美國半導體技術,並與國內家電產業對接,促成日本家電產業輝煌時期;第二次則在1990年代由美、日往南韓與台灣轉移,這次轉移,讓三星、SK海力士、台積電等知名半導體廠商嶄露頭角。

近幾年,多有輿論認為現正面臨半導體產業的第三次轉移,這次轉移目標則是中國大陸,大陸有龐大的消費市場,加上政策、財力的支持,半導體產銷與年增率在2019年達到11.8%,2017年一度達21.6%,而華為旗下的半導體公司海思也在2020年上半年擠進全球前十大半導體公司。這顯示,大陸在半導體產業上的趕超趨勢。

此外,晶片起家的英特爾如今找台積電代工,甚至市值跌到僅台積電一半,這其實是美國半導體產業衰敗的寫照;另一方面,大陸正急起直追,如受到制裁的華為近期啟動「塔山計畫」與「南泥灣項目」,企圖發展非美系晶片產業鏈;與此同時,大陸國務院也提出《國務院關於印發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俗稱8號文件),在稅務、研發與融資等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在企業自立自強,外加「舉國體制」加持,未來3至5年的變化不可限量。

也因此,全球關注半導體產業勢力的消長,這才是目前政府與媒體應該關注的現實。

另一方面,台灣媒體大力吹捧台積電,對台灣產業前景是好事嗎?

傳產與服務業 養活多數台灣勞工

從數據來看,台積電全年資本支出160至170億美元,約佔民間投資比重13%,產值約佔GDP 6%,且帶動台灣半導體佔出口比重30%,看起來確實給台灣經濟提供支撐。但是以台積電為首的科技業讓算術上的經濟成長率數據提升了,但這是否同時澤被其他產業?還有待商榷。

首先,在就業人口方面,半導體產業能帶動的就業有限。根據聯發科執行長蔡力行於2019年底的公開估算,半導體產業直接效果就業人口有22萬人,供應鏈效果方面,相關就業人口32.9萬人,另外還有誘發消費效果,相關就業人口為24.6萬人,總計半導體產業帶動就業人口約為80萬人,這僅佔全台就業人口的7%。

那麼,其他佔台灣就業人口多數的服務業、其他傳統產業類的勞動者,他們的前景是否就得任憑黯淡衰退呢?在半導體耀眼的光芒下,能養活多數勞工的產業更應該受到政府重視。

在台灣,事實上傳產與服務業能製造較多的就業,同時在產業關聯之間的影響也較為深刻。以2016年主計總處編纂的產業「國內關聯程度表」來看,比如向後關聯係數為2,表示這些產業一旦展開生產活動,在產業關聯效果下可以誘發國內產業需求2倍效果,反過來說,如果緊縮,也會引發2倍衰退結果。

跟半導體產業相關的電子零組件、電子產品向後關聯係數分別在1.64與1.13,相較於其他傳統產業,如石化產業係數高達2至3、基本金屬也達到3;而服務業的批發則達到4.63,運輸與餐飲也分別有1.48與1.45。不論傳產還是服務業,一旦成長或衰退,帶給其他產業直接、間接關聯效果,都比高科技業為強。

政府應為產業開闢市場

總而言之,半導體業表現出眾,不見得讓台灣其他產業皆興旺,儘管台灣經濟數字因高科技產業衝高,但社會無感,原因在於大部分在製造業、服務業就業人口,仍長期處於低薪、產業升級困境。是故,政府在高科技產業必須重視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同時提升服務業的水準,在內、外都做好佈局,才能讓全民有經濟向好的希望。

就內部而言,除了已是老生常談的製造業轉型升級之外,必須正視低薪的深層危機,如果不從分配結構來進行調整,人才只會持續出走,台灣在地的製造業仍會陷在缺才的困境之中。

此外,GDP佔比、就業人口皆佔6成以上的服務業其實是重中之重。但服務業在台灣限制仍多,比如金融服務上仍有諸多法規未順應時勢鬆綁,導致難以吸引國外資金來台接受服務;而台灣有良好的醫療服務、觀光旅遊潛力,其實應該更多地對外拓展、面向國際市場,而不是讓青年在服務業創業,能想到皆是針對在地消費的小確幸咖啡廳、網美飲料店而已。

所以,要讓經濟向好,更須面對產業需要尋求市場的事實,而中國大陸除了是未來具潛力龐大市場,同時在地緣、文化上都具可親性,台灣本具有良好的先行優勢。但政府此刻如果過度注入意識形態框架,限制產業交流,對台灣眾多產業將是傷害。

總而言之,在台積電的耀眼光環下,必須注意到全球半導體產業的轉移,這關乎未來高科技產業發展;同時,政府在半導體產業之外,要同時關照、思考傳產與服務業的前景,不能讓台灣只剩台積電,倘若這些產業受傷,造成的頹敗將是台積電這座「護國神山」也解救不了。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