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樂觀經濟預期 背後的悖論與哀愁

文/黃雅慧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重創全球經濟,部分國家甚至面臨第二波疫情的考驗,而疫情趨緩的國家則邁向解封,逐步恢復正常的經濟生產活動。台灣疫情相較其他地區控制良好,但經濟上是否也同樣表現亮眼?經濟通過疫情上半場的寒風,台灣是否領先挺過來了?

內部預測樂觀 與國際兩樣情

對於上述問題,相較國際經濟預測機構,台灣官方與民間智庫皆對今年經濟成長率呈現樂觀狀態。他們樂觀的理由在於近年固定資本形成金額佔GDP逐漸攀升,這顯示台商回流與政府推動的「5+2」產業帶動投資效果,將可逐漸調整台灣經濟結構。

不過,在台灣官方與學界充滿樂觀氣氛下,幾個疑慮與現實其實不容忽視。

首先,根據主計總處統計,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2.2%,第一季則為-0.58%,從實際統計可知,疫情對經濟正在起作用,儘管6月初步解封,但內需與民間消費動能仍疲軟;從另一個政府資訊來看,自4月至今,景氣對策燈號持續亮出「低迷」的黃藍燈。

其次,台灣經濟好不好,並非官員與學者說了算。如果將視角放到就業狀況來看,據勞動部8月統計,截至8月17日,無薪假實施800家,實施人數19,689人,其中,製造業無薪假人數佔近七成。因此對該群體而言,可能還在寒冬之中瑟縮不已。

有效需求不足 動力來自外貿

再者,就經濟結構調整而言,台灣其實「先天不足,後天失調」。

不足的部分,在於台灣為海島型經濟體,因資源稀缺,所以很難如中國大陸、美國這樣的大經濟體一般,透過提升內需來促進經濟成長,因此十分仰賴對外貿易。

而後天失調的部分為,在全球「三低」(低成長、低利率、低通膨)的大氣候之下,政府分配系統導致貧富不均的小氣候,使得台灣有效需求不足。因為大多數中小企業與其投資,更傾向於守成;而眾多受薪階級面對低薪、產業不景氣等,加上擔心失業或是職涯轉換,與其將所得花在消費上,更傾向於儲蓄,所以停滯的資金也難以帶給GDP需求面貢獻。

順著上述思路,台灣如果要推動內需其實與生產端環環相扣,如果製造生產疲軟,連帶也影響內需產業,包括民間消費、投資等。那怎麼提升製造生產的動能?這又得回到台灣先天問題:必須透過外貿,為製造生產輸入新血。

也因此,台灣成長動能來自於外貿,從圖2可知,進口與出口的支出仍然為GDP主要結構。值得注意的是,儘管近兩年的民間消費與固定資本略為上升,導致官方與學者認為可藉由投資來調整經濟結構。不過,台灣的出口與進口支出在近幾年雙雙下滑,其實連帶影響製造業的景氣,在生產疲軟加上政府分配結構,未來內需是否能彌補出口下滑的缺口,恐怕沒有樂觀的空間。

那麼,回到台灣經濟主引擎外貿,台灣進出口狀況又是如何?台灣上半年出口成長0.5%,進口則為-0.4%,相較於其他因受疫情衝擊多呈負數的主要國家數據,台灣顯得輕微。

台灣出口相對樂觀,主因得力於防疫期間對於資通訊(ICT)產品的需求,與5G通訊加入基建,使得電子零組件年率20.2%、資通與視聽產品年增10.3%,這兩大類產品正成長抵銷了其他諸如機械、光學、化學等產品的負成長。

疫情串起兩岸 貿易更為緊實

其中,就出口目的地來看,中國大陸與香港依舊是台灣主要出口貿易夥伴。據大陸海關署統計,上半年兩岸進出口總額達到1,126.7億美元。其中,台灣自大陸進口成長7.9%,台灣對大陸出口成長7.7%,台對陸享有貿易順差超過578億美元。

就財政部統計數據來看,大陸與香港今年上半年出口佔比躍升至42.3%,為歷年同期次高(僅次於2010年上半年),較上年大幅提高3.6個百分點;東協則佔15.8%,降0.8個百分點;美國佔14.5%,增0.5個百分點。

所以,不論對岸還是台灣的統計,都指向兩岸貿易在官方「脫鈎」的主旋律下,反顯得更緊實。而台港陸其實也是全球電子產品重要管道。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添枝便說,疫情期間全球資通訊產業供應鏈不間斷的路徑,便在於台港海空航線這條「生命線」,由台灣將零組件運往香港,再轉口中國大陸生產。換言之,兩岸貿易在這層意義上更緊密,才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民進黨政府對經濟前景一片樂觀看好時,其實有更多風險憂慮被掩蓋,包括台灣製造業、服務業仍在寒冬中;而兩岸貿易成長,則成為上半年經濟動能來源。

所以官方與學者仍浸淫「兩岸脫鈎」、「台灣無法控制外因,因此提振內需」的各種催眠當中。但弔詭的是,恐怕就是官方宣稱的脫鈎標的、且無法控制的外因推升了經濟成長,台灣無法不跟外界互動,關起門來經營自己就好。台灣如果不在區域貿易中擬定策略,讓兩岸關係向好、增長外貿、提升製造生產,並調整分配結構,如此經濟樂觀向好的言論頂多是嘴皮運動罷了。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