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確「黑白切」:創作界的價值難題

文/袁愷勳

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再度引爆美國種族歧視爭議,BLM運動(Black Lives Matter)再起,將全美豎立的偉人銅像推倒或是毀損——因為其「蓄奴」——這股風潮已延燒至世界各地,甚至是網路上。

6月,一則消息悄悄地在網路上流傳開來:經典美國老電影《亂世佳人》被影音平台HBO MAX下架,原因是片中刻劃「種族歧視」,已經是「時代產物」,而且「當年是錯誤的,現在也是錯誤的」。HBO MAX在同月底將《亂世佳人》重新上架,但在片前附加了一段說明,表示該片並未正視奴隸制的殘酷、包含刻板印象的非裔角色,並且警告觀眾「觀看這部電影可能會讓人不適、甚至痛苦」。

自我審查風潮再現

這並非孤例。另一影音平台Netflix也於同月下架了2003年的喜劇影集《小不列顛》(Little Britain),因為劇中演員出現塗黑臉扮演非裔的情節,被質疑是在歧視非裔,隨後BBC平台也跟進下架該劇。同樣因為「塗黑臉」被下架的還有2010年的《廢柴聯盟》(Community)第二季第14集,其中出現了成員全身塗黑來扮演幻想種族「黑暗精靈」的橋段。

另外,1989年的真人秀節目《警察》(Cops)也在稍早被派拉蒙電視網下架,因為其出現了警察執法的場面——這在美國如今因為BLM運動而廣泛出現反對警方過度與暴力執法的抗議與騷亂的當下,確實是相當敏感。

日本奇幻小說鼻祖級作家水野良在推特上表達了憂慮:「未來是否非裔以外的人種都不能夠把臉塗黑呢?」並繼續表示:「未來是否『黑』與『邪惡』再也不能有關聯性呢?這和著作審查有什麽不一樣?」

這種擔憂其來有自:在西方奇幻創作界執牛耳地位的「威世智」(Wizards of the Coast)公司,就已經發表聲明表示稱「為了改變歧視性的偏見」,將會修改過去傳統設定上是「邪惡種族」(例如黑暗精靈)的定義與說明。

傳統上一直不太關心現實政治的創作界,如今赫然發現,現實的「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風氣恐怕已經延燒到虛擬世界中。許多人憂心,像是「黑暗精靈」、「黑魔法」、「黑暗聖經」等在次文化中延用許久的創作物名稱,可能會在這股浪潮下消失。

進步價值台式風格

政治正確自1990年代起廣泛出現在西方報章傳媒中,並且傳播到中文世界。英國社會學家斯圖亞特(Stuart McPhail Hall)曾指出,該詞最早是在1970年代從英國的校園中興起,原本是作為一種諷刺紅衛兵的行為:學生會先做出明顯種族歧視或性別歧視的玩笑,最後說:「這在政治上不正確,同志!」來結束這個玩笑。

到了1990年代,美國的保守右派開始廣泛將「政治正確」作為一種貶抑詞來形容提倡「進步價值」(勞權、人權與社會正義)的左派,用來表示左派的思想「無視現實而只是在政治上正確而已」。然而,最後左派也開始擁抱政治正確這個形容詞,並將該詞的意義定為「即使在現實中很困難、但仍然是正確的」,進一步擴大其影響力。

因此,至少在美國,「政治正確」其實結合了各種反保守右派的流派,不只是自由派,也包括非異性戀(LGBT)、反托拉斯(反壟斷)、勞工權益等「進步陣營」,各個流派互通聲氣,在20年間形成一個聲勢浩大的陣營。

正是透過這些類似的案件或事件,主打政治正確的進步陣營不斷挑戰保守派,並逐漸爭取到主流話語權,如今甚至進一步上綱到實際要求影片下架、作品刪改的地步。

但在美國以外,例如台灣選舉政治發達,政治正確很常與「政治鬥爭」混淆,用來形容所屬政黨提出政策正確、敵對政黨提出則錯誤的政治邏輯。因此,台灣學者特別是左派人士,往往格外謹慎使用「政治正確」這個從西方移植來的概念,主要以「進步主義」(Progressivism)或「進步價值」稱之。

正因缺乏本土的脈絡,台灣的進步價值往往只被簡化成女權或是LGBT族群的專用詞:因為他們就是當代台灣本土最具行動力的維權團體。相對的,在美國更被看重的勞權、企業壟斷、種族歧視等議題,在台灣的曝光度或民眾認同度,就遠不如前述兩者。

2020年台劇《做工的人》聚焦在勞工階層的生活困境,然而在宣傳上並未以進步價值標榜,反而側重於強調劇本的獨特性與本土性,正是一例。另一部台劇《無主之子》,雖罕見地以外籍移工為主題,但主角為台灣女性,且其人設讓觀眾產生了「女權自主」的印象,儘管製作團隊想要凸顯移工和無國籍兒童在台灣的處境,卻難以激起社會討論。

當然,這些影集的宣傳,仍以商業考量為優先,也顯示在台灣,勞工、種族、廢死等進步議題的關注度,遠低於女權與LGBT等議題,也較少見「進步台派」的力挺。

創作空間再引爭議

作品商業性與作者信念能否兩全,始終是影視創作的兩難。前作熱銷2,000萬套的電玩大作《最後生還者2》上市後玩家劣評如潮,多認為與製作人尼爾(Neil Druckmann)強硬塞入「雄壯女角性愛」與「原諒殺父仇人」的劇情有關。尼爾也於推特上抱怨,說他收到很多玩家的抗議信,並認為這些玩家有許多都是恐同者(Homophobia)、恐跨性別者(Transphobia)以及反猶太主義者(Anti-Semitism)。

這樣的說法對於推廣信念恐怕沒有幫助。事實上,在HBO MAX下架《亂世佳人》的隔天,該片登上亞馬遜平台的DVD銷量銷售榜首,而且還是70週年紀念版,要價29.55美元,對於正在生死邊緣掙扎的實體DVD產業來說,價格不低,顯然許多觀眾並不認同觀看一部描寫蓄奴時代的電影,就是贊成蓄奴和歧視非裔。

另一個更嚴肅的問題,是進步團體要求創作者遵循政治正確的理念,例如美式卡通《辛普森家庭》也於近日宣佈,日後不再用白人配音員為有色人種配音,引發了「政治正確干預創作自由」的爭論。

事實上,好萊塢明星「黑寡婦」史嘉蕾(Scarlett Johansson)就曾經於2019年擔憂過政治正確風氣對於藝術表現的妨礙。史嘉蕾當時表示,作為一個專業演員,她應該有權演出任何角色甚至是一棵樹,這也是對任何演員應該有的要求。

政治正確的風潮從政治界、演藝圈一路延燒到創作界,各種政治正確的思想也大舉進入創作作品中,同性戀、變性人、廢死與轉型正義等,從戲劇《無主之子》中與外勞生子又遠赴海外另組家庭的女主角,到遊戲《最後生還者2》中的多元性別光譜角色等,這代表創作者自覺應該負起社會責任,並儘可能將進步理念傳達給閱聽大眾。

影視作品反映的是時代思潮的變化,既是思想面貌多樣性的展現,亦是創作者與觀眾對話和說明的過程。倘若政治正確的大旗最後演變為一刀切的思想審查,恐怕適得其反,這就壓縮了創作自由的空間和素材,與「創作」本身的精神背道而馳。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7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