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三倍券」幻術

文/陳炯廷

眾所期盼的三倍券來了!行政院長蘇貞昌在6月初終於公佈折騰已久,政府研議長達三個月的振興消費方案。蘇貞昌在政策發佈記者會上,言談中滿腹自信地表示,將在7月15日發放,要「把錢變三倍大」的振興券,不只「好領、好用、好刺激」,同時還「最溫暖」。對於消費刺激的效果,蘇貞昌更誇口說,在商家促銷活動的加碼搭配下,民眾「搞不好還可換到哈雷重機」。

然而,蘇貞昌所謂「把錢變三倍大」的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麼藥?說穿了,原來是民眾還必須先拿出1,000元現金,才能換得面額3,000元的代金券(代替鈔票,購物時抵扣等值現金),領取和使用方式看似「多元」,但也讓人難以一目瞭然。多數人對三倍券內容的直觀反應,恐怕不會是「好領、好用、好刺激、最溫暖」,而是「難領、怎麼用、好複雜」,再想到炎夏時,可能要排隊領實體券,只讓人覺得「好熱」。

無怪乎有網友直指,整場滿是口號的政策發佈記者會,宛如直銷大會。甚至連民進黨自家基層民代都看不下去,反諷地以「嘆為觀止」來評價蘇貞昌的表現,直言行政團隊是不食人間煙火,跟社會脫節,把發錢這麼簡單的事情給複雜化。

三倍券直教人「三倍不解」

既然1,000元才能換3,000元面額的「三倍券」,等同政府只是給了2,000元。「何不直接發2,000元的消費券或現金?」這是許多民眾對於三倍券首先浮現的疑惑。

對此,發現金是怕有民眾會存起來不用的說法,還算能理解,但為何不直接發消費券,蘇貞昌除了援引監察院報告稱,過去的消費券經驗,對刺激經濟沒有效益外,這番「如果只發2,000元,就不是3,000元,我們就是要激發消費、誘引消費,這樣也更能刺激消費」的回應,只叫人聽完更是滿頭霧水。

此外,對於為何不直接發2,000元消費券,蘇貞昌及若干支持三倍券輿論,提出另一種解釋說,這是考量人類行為認知的政策設計,他們主張民眾「有先出到錢換券,才會勤著花」,而這會讓民眾額外產生「意外之財」的效果等。

然而,這種心理算計的結果,是否符合社會成本,又是否真能有別於消費券,帶動更多消費,令人懷疑。這種「心理戰」對多數民眾而言,或許就如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所言,「這只是3,000元,不是3萬元或30萬元」,實在不解為何要如此跟人民計較這點錢。而要民眾先掏錢換券一事,也已讓人憂心,是否會出現黑市,讓有心人士乘人之危,或利用資訊落差,向付不出1,000元或不想付1,000元的民眾,計劃性地收購三倍券以套利。

「政治心態作祟」下的政策產物

儘管直接發2,000元消費券或現金,要比「三倍券」更便民,但為何民進黨政府不願這麼做?這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恐怕只有放在台灣政治競爭黨派化、藍綠惡鬥的脈絡下去思考才能參透,而其中的政治考量,也呼之欲出。

眾所皆知,直接發消費券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馬英九「代表作」,而當時為刺激消費,每人發3,600元消費券一事,始終被民進黨視為失敗,且拒絕重蹈覆轍的前車之鑑。有論者就形容,直接發消費券,是蔡英文政府難以破除的「馬英九心魔」。另一方面,發現金其實也曾是蔡英文和民進黨的主張,但當國民黨也這麼說時,民進黨便偏要另闢蹊徑。

回顧2008年時民進黨曾指出,考量台灣地下經濟盛行,直言消費券的使用必然受到嚴重的限制,並非所有的商家及小販均可適用,偏遠地區及非都會區民眾將會有使用上的困難。此外,基於「行政成本高」、「程序冗長」,「制度設計上難以避免不當使用的弊端」,故主張直接發現金,才更為適切。

「他(國民黨)做過的,我不做」,即便在某些情況下,照著做會比較好。拒發消費券就是一個例子。政治大學財政學系教授陳國樑日前在接受本刊採訪時,便對民進黨在如此「政治心態」下所主導的紓困振興政策深表遺憾。

「蔡英文的錢比馬英九難拿」

或多或少因為「不要變成馬英九」,因此民進黨政府在思考促進消費方案時,起初就否決了消費券和現金,其在4月初先是提出了「酷碰券」(coupon)構想,欲讓消費滿4,000元的民眾,可獲得政府1,000元的回饋補助。這形同發給民眾一張最高有七五折的折扣券,但前提是民眾得有餘裕可掏出4,000元消費,且限定要用行動支付,即便行動支付在台灣並不普及。

酷碰券有繁複、不便民的問題,且有排貧、排弱、排老效果的政策,自然引發各方強烈抨擊,在社會壓力下,民進黨政府不得不檢討,讓政策逐步向消費券靠攏。有決策官員就向媒體坦言,三倍券的制定過程,許多地方是參照消費券而來。

持平而論,比起最初的酷碰券,民進黨在滾動式檢討後的「三倍券」確實是好多了。不過,三倍券仍未改折扣券本色,只是取得門檻從4,000元降為1,000元,效果上從七五折券變成三三折券。整體而言,三倍券所要付出的行政成本和便民程度,終究沒有馬英九直接發消費券來得好,就民眾的觀感而言,就只是「蔡英文的錢要比馬英九的難拿多了,且還拿得更少」。

除了短期振興 更要經濟轉型

至於三倍券是否比起消費券「更刺激」,而能避免替代日常消費?這實際上更取決於社會上有餘裕、有條件多花錢的人數,以及人們對於未來的經濟景況的預期,不會因為拿了「三倍券」,就真的額外多消費三倍。

相較於喜於標新立異、好大喜功的決策高層對此事理解,顯然不及於實事求是的基層研究員。立法院法制局對此議題的分析報告就指出,三倍券雖與消費券發放方式不同,但其中仍有政府補貼的部分,而在人民的消費習慣並未改變,且在經濟低迷、景氣看淡時,政府突然給了一筆小錢,在整體大環境不好下,民眾花費本就相對保守,故其結論認為不宜過度期待三倍券所能促進的經濟乘數效果。

就當前的情勢而言,不論是派發消費券、三倍券或現金,這類直接交到民眾手上的財政支出,無疑是必要且重要的政策,但它終究是短期且效果有限的振興措施。何況此次政府支出的實際規模,只有每人區區2,000元,且也不夠及時,實在毋須美化、誇大它能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實務上,若能降低民眾領券和使用上的麻煩,已是萬幸。

歸根結柢,台灣經濟要振興,靠的不是發現金或幾倍券,根本問題仍在於經濟和分配結構如何轉型,是否能實踐結合公平目標的經濟發展願景。誠如12年前蔡英文在評價消費券時所言,假如政府只有煙火式的財政支出政策,卻沒有促進就業和產業政策的連結,那麼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能否發揮「點火」作用都是個問號。問題是,連發錢發券這小修小補都差強人意的民進黨政府,又如何令人期待,它會具備結構性改革的視野與治理能力?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6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