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不住的出征:網路狂歡遍地烽火

文/袁愷勳

中國大陸網友於4月11日集體「出征」泰國偶像劇男星Bright,原因是Bright演出的是描寫男男愛戀情愫的「腐」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2gether: The Series,又譯假偶天成)。但Bright實際上有一個女友Weetaya,網名「nnevvy」,還常常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互動,這讓部分大陸粉絲感到「被背叛」。此後粉絲更發現Bright和其女友涉嫌「辱華」,疑似支持「港獨」、「台獨」,網友遂開始出征。

無獨有偶,香港在佔中運動後,社會逐漸以黃、藍兩色撕裂,及至反修例運動,進一步發展為透過網路匿名舉報某人或某店屬於「藍」或「黃」,進而大舉批判。台灣網友也在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批評台灣,以及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疑似針對台灣發出「奇異」貼文後,號召「出征」。

粉紅出征引發回擊

Weetaya與其女友在推特上分享的照片中留言,因為「中國女孩風」還是「台灣女孩風」的討論,引爆敏感的「國族爭議」。接著Weetaya還被查出,曾經轉貼過「病毒來自武漢」的推文等,大量中國大陸網友在百度、微博等論壇號召下,紛紛前往Weetaya的推特與泰國旅遊局的微博留言抗議。

大量泰國網友也隨即「回擊」:事發當晚推特標籤「#nnevvy」便已登上了泰國區域的熱門搜索第一名,泰國網友大量在推特上使用「#nnevvy」的標籤貼出各種諷刺中國大陸網友的推文。最終除了Bright的微博粉絲暴跌27萬外,專門在網路上翻譯泰劇的「天府泰劇」等字幕組紛紛宣佈停止翻譯、推廣該劇。

這一波波的「攻防」,除了登上了泰國當地媒體的版面之外,諸如中央社、香港《蘋果日報》等兩岸三地媒體都有不少版面報導。主因在於,泰國網友在「激怒」、「挑釁」大陸網友的過程中,包括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台獨、港獨等議題,都被製作成一張又一張的「迷因」(meme)圖片(會被迅速轉發爆紅的事物),從而吸引港台網友的注意,也有兩地網友直接加入混戰的。

也因此,事件在4月15日被中國大陸環球網定調「中泰大戰」是「台灣網軍操弄中泰人民感情」後,大陸網友便逐漸偃旗息鼓,最終在4月20日後沉寂下來。台、港、泰等地媒體多半以「中國大陸『小粉紅』踢到鐵板」為報導主軸;但大陸媒體則聚焦在最初的當事人Bright和Weetaya刪推文道歉的事實,認為取得了「實際成果」。

網路大戰沒有贏家

當然,網路罵戰本來沒有什麼輸贏可言。更重要的是,在這場罵戰中顯示了「參戰」雙方甚至多方的網路文化不同。

對於大陸年輕一代的網路族群「小粉紅」而言,違背中共政府政策、甚至批評中國大陸,都是不能忍受的,必定要做出回應甚至是「出征」。特別是在2016年的「帝吧出征」事件後,部分中國大陸網友透過「洗版」、「灌爆」達賴喇嘛、蔡英文、澳洲游泳選手何頓頓(Mackenzie Horton)等人的社群平台,「教育」他們及其粉絲、要求道歉等,展現出「愛國主義」或是「民族主義」式的中國大陸網友文化。

由於中國大陸網路管制,使其與牆外的網路「演化」出不一樣的文化,包括因為網路流量的限制,使得中國大陸網友習慣使用分辨率低的「表情包」圖片和「段子」;也因為敏感詞的審查,而習慣使用拼音代號。此外,由於中國大陸網路經常性的「大清洗」,使得中國大陸網友習慣使用較舊、已證明「安全」的留言形式等等。

年輕一代的「小粉紅」們成長過程中經歷了高度的經濟成長,也培養出「自發性愛國」的自信心,其「出征」或是「護旗」的行為,出自對國家的自信以及對自身愛國心的確信,兩邊形成正向回饋,亦即國家越強盛,自身的行為也越正確;而「小粉紅」人數既多、行動力又強,時常就被外界當作是全體中國大陸網友的代稱。

相對的,泰國年輕一代的網友,長年對軍政府執政不滿,習慣在受政府監控較低的推特上自由活動,其群體行動的整齊性不如中國大陸網友。但眾多的「單一個體」能在短時間內「分別製造」出大量的新「迷因」,迅速在網路世界中流傳開來。而且相較中國大陸網友的拼音,泰國網友普遍使用英文,更能夠有效捅穿語言的隔閡。

必須理解的是,這都只是不同網路文化誕生出的樣態,本身沒有優劣可言,其互相碰撞之下也並不如部分媒體聲稱的那般產生出「輸贏」的結果。原本事件主角與女朋友道歉刪文,但這對許多湊熱鬧的泰國網友來說本來就無關緊要;即使泰國政府單位重申「一個中國」政策,並不妨礙泰國網友繼續以台獨、港獨來當作迷因的材料。至於大陸方面,就算台灣部分媒體宣傳「小粉紅玻璃心碎裂」,也不會妨礙這些小粉紅們繼續找下一個出征對象。

整體來說,這場「出征」與「反出征」的網路大戰,其實只是一場「沒有人得利、沒有人受害、甫開始就結束」的「網路狂歡」式祭典。

狂歡下的潛伏暗流

即使如此,在新冠病毒疫情席捲全球的背景之下,類似這種「中泰大戰」、被賦予高度國族意識衝突意象的網路事件,是否仍有可能是更進一步衝突的暗流?

在網路場域,越極端的言論往往越能吸引人眼球。大陸小粉紅的「網路出征」雖然常被港、台網友引為笑談,指為「網路民族主義」。但在網路的世界裏,港、台未嘗也走向偏激、同質化的道路:香港的「藍絲」與「黃絲」之爭、台灣對譚德塞、何晶、林書豪,以及德國在台協會的號召「出征」,似乎也都走向了「小粉紅」的老路,也反過來被大陸網友譏為「網路民粹主義」。

其實,如果追本溯源,光是「出征」兩字就帶著濃厚的「敵我意識」。在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期間,也不乏「韓粉(韓國瑜支持者)出征」、「白粉(柯文哲支持者)出征」的字眼。事實上,台灣選舉時各陣營的支持者彼此攻訐的激烈程度,正是外界眼中台灣「民粹」化的根源。

香港實業家、同時也是台灣PTT和香港高登討論區的資深使用者鄭立,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所謂「民粹主義」,其實是「菁英主義」的反面:當批評一地民情趨向「民粹」時,實際上也是在批評此地的「菁英」已無能管制民眾。鄭立認為,「同質化」是常見的事情,反而在網路出現之前還更常見同質化的政治意見,例如台灣1970年代前的「反攻大陸」,相信比起「網路出征」還更偏激。

但是,在意見理應更自由多元的網路時代,因為面臨了大陸小粉紅的「出征」壓力,確實也刺激了各地網友的自保反應。一旦將小粉紅、甚至不同意見的的網友都識別為「敵人」,則「網路爭論」也隨即上升到「戰爭」,而戰爭自然是不擇手段的。換句話說,會仿效「小粉紅」的「出征」舉動,反而證明其有效。

然而,若僅止於「帝吧出征」式的舉動,終究不過停留在「網路狂歡」的層次。令人擔憂的是,若真將「出征」上升到「網路戰爭」的層次,將會產生更大的危害:網路謠言、製造假新聞、冒名的假帳號、煽惑真實世界的犯罪等。

這並非無稽之談。例如年初的台灣大選,不少聲音說中國大陸透過「假新聞」介入選舉,而在台灣政治漸趨極化的形勢下,也出現要製造「假新聞」以防堵「假新聞」。台灣網路團體「公民廟口」便於2月公開承認,有計劃地製造「假新聞」,來「反制」中國大陸的網路輿論,該團體理直氣壯的主張,有人聲援,也有人反對。但可以確定的是,越來越多人將網路的輿論場當成是一個重要的戰地,「網路戰爭」中訊息虛實難辨,「造謠容易闢謠難」。

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阮昭雄接受本刊訪問時也表示,假新聞的成本很低,只要一露出,就能達成目的,但是想要用製造假新聞的方式來回擊也是沒有用的。阮昭雄認為,光是網路的能量還是有限,是再透過電視、廣播、報紙等的二度傳播,才會造就後續更大的話題渲染力。最終,還是得考驗一般民眾的資訊分辨能力。

網路是現實的縮影

在新冠疫情之下,各國民眾感受到了實際的威脅,包括生命財產的損失和生活方式上各方面的改變,這導致了國際對立的升溫,一次又一次的網路大戰,只是如實反映了現實的影子。

過去,各種各樣的「出征」事件迫使當事人關閉社群帳號、公開道歉,甚至失去工作機會,以網路輿論壓力造成經濟壓力,慢慢讓網路群眾食髓知味,甚至讓小粉紅們翻牆「出征」、「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進而與不同網域文化的群眾產生碰撞。然而,在一個一個虛擬帳號的背後,是實實在在的血肉之軀。

從南韓的「N號房」事件可知,網路能夠實現極為駭人聽聞的犯罪行為,對現實中的人、事、物都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網路大戰」在當下看似不會有任何後果,但雙方都留下了與他者第一次接觸的印象,而這樣的印象會否在未來激發不可知的波瀾?殊難預料。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5期


延伸閱讀

挺進分眾時代 網紅取代明星?

玩家的中國紛爭:誰在主導「遊戲規則」?

觀光產業急失溫 回暖引擎何處尋

Bitcoin-Libra-DCEP 被跑偏的數位貨幣討論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