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百里領軍廣達 競逐5G+AI新世界

文/陳育晟

50年前來台念書的林百里,或許沒想到會走上創業這條路,更沒想到能建立廣達2400億市值的運算帝國,從移動運算、雲端運算,到AI運算,70歲的林百里如何再創高峰?

11月13日,廣達舉辦今年第三季法說會。70歲的董事長林百里,一樣的徐志摩風文人打扮,一樣的爽朗笑聲,一樣的想法天馬行空,一樣的廣東國語。14年前曾罹患肺腺癌,抗癌成功的他,言談間仍免不了清清喉嚨,卻掩不住好心情。

他的好心情,和廣達第三季財報優於市場預期脫不了關係。廣達累計前三季營收7322.13億元,年增2.9%。毛利率4.7%,營益率1.7%,都比去年同期成長。

法說會結束不到24小時,《遠見》團隊來到廣達桃園龜山總部。從林百里辦公室旁8樓會議室往外眺,對面的廣達新廠正在大興土木,把整個華亞科技園區點綴得生氣蓬勃。

今年迄今,廣達股價已漲逾21%,市值2400億元,居電子五哥第一。訪問當天,廣達股價63元,創下今年新高,問林百里是否滿意?他說,其實2012年他就決定不要再看股價了,只專心把公司做好,因此突然被問到股價多少時,他一臉錯愕,「我不知道多少耶。」

1949年出生在上海的他,一歲時,父母帶著他和其他四個兄弟姊妹逃往香港。網路維基百科寫著他是調景嶺貧民窟長大的,但他否認,其實他們全家落腳新界大埔區。

後來他就讀國民黨成立的德明中學。據林百里描述,這個學校只有一幢大樓,而且從樓下走到樓頂,可以從幼稚園念到大專畢業。在學校裡遇到啟蒙他欣賞人文藝術的老師,也讓他從小就培養了文化視野。

高中時,喜歡生物、畫圖、物理的林百里,參加香港大學聯考,中文、英文統統不及格。父親對他說,「你糟糕了,就去開計程車吧。」但他後來申請台灣大學電機系卻錄取了。

父親看了分發書,還笑他「一定是分發書寫錯了」,後來確認是真的後,只吩咐他來台灣學點東西,回香港修修電風扇和電視機維生。

豈知,這個決定卻改變了林百里一生。「台灣那麼大,香港很小,」來到台灣的林百里,抱持著課業只要及格的心態,參加攝影社、登山社,每天都玩到開心得不得了。

他也和室友、已故英業達創辦人溫世仁成為「比兄弟還重要」的莫逆之交。個性互補的兩人,大學時期一胖一瘦、相互扶持。在那個「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年代,不少同學大四時都準備到美國繼續深造。

但家境清寒的他們,沒錢去美國,兩人想了想,「我們也不要輸人家啦,來考個研究所好了,」苦讀幾個月後,兩人都順利考上台大電機研究所。當時念研究所有研究補貼,讓林百里終於可以不用再靠家裡寄錢了。

他的堅持〉纏功拚出廣達帝國

兩人也沒辜負台大,還沒畢業就設計出全台灣第一台電腦,還得到時任行政院長蔣經國「青年獎章」肯定,轟動一時。

碩士畢業時,林百里有點徬徨,問溫世仁該怎麼辦?個性與身材一樣豪氣的溫世仁聽了,不假思索,「我們去創業啊,」聽在個性敏感的林百里耳裡,雖然有些狐疑,但回香港只能當打工仔,他也只能選擇相信了。

溫世仁果然沒讓林百里失望,找來三德集團高家投資,讓兩個窮小子在三愛電子做計算器圓創業夢,可惜待了十個月就因理念不合離開。

後來,兩人又循同模式找到仁寶董事長許勝雄的父親許潮英投資,成立金寶電子,溫世仁當總經理,林百里當總工程師。

1975年,溫世仁和同樣出身三愛電子的葉國一、鄭清和創立英業達。但林百里仍留在金寶韜光養晦,培養獨當一面的能力,直到1988年,才和同樣出身香港的梁次震創辦廣達。

那時,筆記型電腦正要開始發展,就像早期的手機,又大、又笨重、又貴一樣,只有專業業務員與富人才會使用,市場不夠大,使廣達第一年虧損作收。

一開始,塑膠廠嫌廣達剛草創,拒絕代工,逼得林百里跑遍新北市所有塑膠工廠,甚至使出金牛座的「纏功」,在廠房站六小時,才打動對方。

和林百里共事15年的廣達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徐繪珈形容,儘管科技日新月異,林百里的想法也變來變去,但對於他重視的事,會擇善固執,永遠不放棄。

第一次機遇〉移動運算萌芽,引領筆電熱

林百里過去30年來,緊緊抓住了三次運算商機,讓廣達逐漸茁壯。剛創業時,他掌握的是筆記型電腦的移動運算商機。

看準筆記型電腦一定會發展起來,廣達創業前七年非常辛苦,直到1995年才好轉,當台灣其他代工廠也想投入筆記型電腦生產時,廣達已搶到HP、IBM等大單。1999年成為全球最大筆電代工廠,公司在同年上市,股價一飛沖天到850元。

那時候的他,正好50歲,人生瞬間衝到最高點。但他也因此犯了一些錯。

「太得意啊,就得意忘形,犯了很多錯誤,」林百里口中的「錯誤」,指的就是同年成立的子公司—LCD面板大廠廣輝電子。

當時錢很多,就想轉投資,原以為廣輝的LCD業務能和廣達筆電代工事業相輔相成,但算盤完全打錯。市場上已有三星、LG、夏普、奇美,廣輝論規模和歷史都不成比例,誤入紅海市場,「錯的不能再錯,笨的不能再笨,」廣輝光在2005年前三季就虧損逾17億元,林百里至今想來仍後悔不已。2006年由友達光電合併廣輝。

第二次機運〉雲端運算興起,軟硬通吃

2000年後,雲端運算科技興起,這是林百里看上的第二個新機會。

當筆記型電腦代工成為紅海市場後,他投入雲端伺服器的生產。2006年,亞馬遜、微軟、Google陸續推出雲端服務,不少代工廠仍透過惠普、戴爾大廠接單,但廣達已能跳過這些廠商,直接為亞馬遜、微軟、Google生產「白牌伺服器」,更把連接硬體和應用軟體的韌體設計也一併吃下來。

過去十幾年來雲端商機每年雙位數成長,「我們搭了這個便車,所以業績都是順勢的,沒有逆勢這個事情,」林百里說。2017年廣達已是世界最大的伺服器供應商。

業界人士比喻,雲端運算就像個三層夾餡蛋糕,底層海綿蛋糕是伺服器,最上面有鮮奶油裝飾的則是Facebook、YouTube應用,而中間果醬夾心就是韌體,讓消費者上網時不會斷線。

第三次機運〉AI運算躍進,積極搶攻商機

2004年後,林百里開始與麻省理工學院(MIT)產學合作,他發現MIT從2000年開始研究AI(人工智慧),只是當時運算仍速度很慢,成本很高。

但他相信AI時代終會來臨,開始投入研究,也開啟廣達的第三次AI運算新機運。

2016年由Google研發的AI圍棋軟體AlphaGo,打敗世界冠軍棋士李世乭,喚醒全世界注意到人工智慧的厲害,一時間,零售、醫療、運輸等各個場域,AI成為新顯學。

而且,租用一台AI伺服器每小時只要6美元,成本大幅降低,使不少AI新創企業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這是一個很大革命,我一直很興奮,哇!又來一個好機會,就在我面前,」AI應用大爆發,讓林百里只要一談到AI就眉飛色舞,但也憂心年屆七旬,不知還能陪伴AI走多久,見證AI成長到什麼階段?

這幾年來,林百里每天都像是充飽電的電池,甚至自嘲「研究AI,讓我的頭髮又黑了回來,」他積極思考AI能和廣達有哪些結合,無論在哪裡,說話總三句不離AI。

不過,廣達並不和Google、微軟等AI應用軟體商搶生意,仍以擅長的硬體和韌體為主。

他的創意〉總讓抽象想法成真

廣達文教基金會公共事務處協理朱玉昌觀察,林百里技術底子夠強,雖然有時想法很「夢幻」,一時間旁人聽不懂,但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做出來。

例如,一般人總認為自駕車就是有自動駕駛功能的車子,但在林百里眼裡,他看到的是「自駕車是有四個輪子的電腦」,「全世界那麼多車,都是我的電腦」。

林百里特助張以明轉述,林百里認為AI時代,又重現人類歷史的寒武紀,「很多物種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蹦出來,」他相信,AI絕對不是只流行三、四年的詞,更會引領下一波大變革。

但該怎麼把AI概念清楚傳達給員工知道,卻傷透林百里腦筋。一次他在搭飛機時靈機一動,心想可以用飛機解釋廣達在AI時代的角色,馬上要張以明找圖,具體呈現他的想法。

這架飛機就代表了林百里對於AI與5G的大融合願景,由飛行員引領方向,5G是引擎帶動飛機起飛,雲端是機身,乘載相關產業所需要的數據。而乘客是物聯網,他們是整個產業鏈的收入和價值來源,要滿足物聯網的需求,整架飛機才能順利起飛。

圖畫好發布給全公司後,員工全都表示聽懂,讓林百里很有信心,10月底的2019第17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他就帶著這張圖到現場闡述願景,引起在場貴賓、媒體一致好評,把樂於推廣AI的林百里逗得更樂了。

除了把抽象概念圖像化,林百里還在廣達依消費者AI、雲端AI、工業AI三大主軸設了很多小組,每個月定期和他們開會,隨時有任何想法,也會傳訊息和員工分享。

曾受肺腺癌所苦的林百里,近年也特別重視AI醫療,不僅去年和MIT簽約開發智慧醫療系統,發揮當年找塑膠代工廠的「纏功」,親自跑遍全台醫院談合作,甚至還為了要拉近和醫界的距離,苦心學台語。

林百里每天看電視學,一開始覺得奇怪,為什麼講的是「黑白講」,字幕卻出現「胡說」?不恥下問後,如今台語程度愈來愈進步,「什麼死人骨頭都知道,他們(指廣達同仁)都不敢用台語罵我。」

智慧醫療系統的成績單也一一浮現,和台大、亞東等醫院高層也培養極佳默契。今年9月,與亞東醫院的合作記者會上,林百里蹲在禮物盒後面,等到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目光掃向禮物盒,他突然俏皮地跳起來,讓徐旭東和一列醫師忍不住大笑。

他的願景〉AI+5G導航未來

展望明年,林百里認為會是5G的起點。他形容,如果AI是一座發電廠,5G就是好幾個智慧電網,會讓物聯網傳輸更順暢,AI的應用和價值也會一一跑出來。因此,廣達的AI將深入到每一條產線,從筆電、穿戴型裝置,到伺服器都有。

除了AI,廣達也為5G做好準備。旗下子公司雲達已與英特爾、紅帽共同開發5G基礎架構,獲日本樂天採用,並申請成為日本第四家電信業者,預計明年可提供5G服務。

該方案只有傳統易利信、諾基亞等電信大廠方案成本的1/5。工研院資通所副所長丁邦安解釋,電信業者的網路流量呈指數型成長,但營收卻沒跟著成長,成本壓力愈來愈大。

該怎麼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讓5G上路?眾家業者把腦筋動到「白牌化」身上,也就是把一個完整的黑盒子拆解成不同的子系統,包括以伺服器見長的廣達和其他不同領域的台廠,都可在這波商機分杯羹。

面向2020年,除了AI+5G將引領科技發展,林百里也樂觀預測,中美貿易戰將暫告一段落,而台灣大選也塵埃落定,「會是個好年,讓大家好好做事吧。」

生在上海、長在香港,在台灣發展事業的他,對身上流著三地DNA非常自豪。但骨子裡的他,早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被問及對台灣的感情,他直接用台語回答,「我是台灣人啊。」

林百里帶領廣達走過31年,如今仍天天興奮,還要持續在AI+5G新局打一場勝仗。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12月號;更多文章請上遠見雜誌官網:https://www.gvm.com.tw/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12月號:https://bit.ly/2LlNf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