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新CEO 要用科技來改變世界

即將上任英特爾執行長Pat Gelsinger 日前在法說會上表示,2023年多數晶片仍將自行生產,委外代工比重確實可能增加,但對於是否外包給台積電隻字未提,這個宣布造成Intel及TSMCtsmc(台積電)兩家公司股價下跌,Intel股價下跌9.29%,TSMC 也跌3.74%,進一步造成費城半導體大跌,全球半導體股也幾乎全面下跌。顯見台積電和英特爾的關係,應該是近期大家最關心的一個話題。

其實,我們可以把自己想像為英特爾的員工,新的老闆要上任了,會不會想要多認識他一些,而去去看看他過去的訪談呢?而不是單純的就一句話驟然做出判斷。站在商用英語頻道的立場,更希望進一步分析他過去的訪談文本分析,建構對於Gelsinger 更立體的印象、進而判斷未來可能的走向。

今天的內容,我們就來談談Gelsinger 這個人。我們以2015年Gelsinger 在谷歌的一場演講來試著認識「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他從何處來 」 ,並且以這次最新的投資人會議以及2020年擔任VMware CEO 時期的訪談,猜猜他可能 「帶領Intel 往何處去 」 ?

他是誰

Gelsinger 18 歲進入Intel ,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高中最後一年沒念完,反而去考了一個associate degree (副學士學位),後來透過英特爾的校園召募進入公司,擔任一位品管工程師,公司願意提供他工作以及獎學金,於是他就開始邊在英特爾工作,邊在聖塔克拉拉大學當學生,一路念到博士。

對於工程技術的狂熱,有個小故事是他進入史丹佛以後,有次在暑假前拿到選修課程的新版教科書,他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把所有的章節看完,也把每一題習題做完 ,開學第一天他做在教室一排,帶著整本劃完重點、做完筆記和習題的教科書,才知道當時的教授也只看到第二章而已,WOW!

他說最吸引他來英特爾這間公司工作的原因就是,有一天有機會「坐在會議桌的那一邊,以技術的角度來主導科技該往哪走」,這個就呼應在最新的一次財報會議裡頭他所再三強調的英特爾該重建 ‘‘Technology Leadership’’的產業地位。 他不只是要比業界競爭者更優秀而已,他想要的是用技術告訴世界該往哪裏走,這就是他職業生涯的最核心的命題。

【讀原文學英語】
But after I came and interviewed with Intel, they made me a job offer.
And the thing that convinced me to go to Intel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as a technician, I wanted to be the engine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table, telling the tech what to do.

That was my whole career ambition summed up the one thing,I want to sit on that side of the table.

And they had a tuition reimbursement program.So as long as I was working 30 hours a week or more and getting passing grades, they would pay for all my school. So I got my bachelor’s at Santa Clara, did my master’s at Stanford, and was working on my Ph.D.

Jeff 商務英語

他從哪裡來

18 歲進入公司,在23 歲的時候,他負責 80386 晶片的 tapping out (送交製造),這時舉行了一場專案進度檢討會議,出席的人有摩爾定律的摩爾、諾貝爾獎得主以及積體電路發明人諾義思、Intel 共同創辦人安迪葛洛夫,全坐在台下聽他簡報,你猜他怎麼表現? 想辦法impress 他們? 喔不!他 chew them out 。

他對著大佬們說:「如果你們不趕緊把我們的測試環境的電腦搞定的話,我的晶片就出不來了!」

大概是這樣目標導向和大無畏態度,讓人印象深刻,幾天後,他接到了葛洛夫的電話,要Gelsinger 過來跟在他身邊學習,從此開始了他與安迪葛洛夫之間的師徒關係,後來更讓他主導了80486 晶片的問世。從這個故事看到,Gelsinger 除了主導Intel 經典的產品問世之外,還經過三巨頭的洗禮與安迪葛洛夫的親自指導,從這一點來看,他肯定具備了英特爾的老靈魂了,這也呼應我們之前的一本書Ten Years to Midnight 摘要裡頭所提到的未來的領導人特質之一的 「 根植於傳統而能穩定軍心 」 ‘‘rooted in tradition as a ballast’’。

【讀原文學英語】

And we had a design review with the executive staff of Intel.

So Andy Grove is in the audience– founder, “Time Magazine” Man of the Year,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people in Silicon Valley at the time. Next to him was Robert Noyce, the Nobel Prize winning inventor of the integrated circuit. Next to him was Gordon Moore– Moore’s law. I mean, I got the gods of the industry here,and I’m giving an update on taping out the 386.

And basically, I chewed them out.The computers weren’t stable.They were crashing.

And I’m not going to get my chip done  if you don’t fix these– I mean, what a precocious brat I was.

But just really, really aggressive in their face  about this. A few days later, I got a call from Andy.

Jeff 商務英語

要往哪裡去

在近期一次最新的財報會議,即將上任的Gelsinger 反覆地提到重建英特爾Technology Leadership的地位,但具體來說到底指的是什麼?是更高階的個人電腦晶片?人工智慧晶片?伺服器晶片? 車用半導體?還是新的記憶體技術?其實他沒有說。

但是從他在2020 八月還在擔任VMware CEO的時候,接受CNBC訪談時提到的說這個5G network是個big deal,我們值得探究一下。

他是這麼說的:通訊設備的架構,一直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思維,也就是一台設備從晶片、軟體、到應用全部都是由同一家公司製造,這造成對於特定硬體設備廠的依賴  (當然也成了地緣政治與國家資安上面的大問題)。但是在5G即將出現改變,透過VMware 的軟體,將可以跨平台的去執行,不再受限於任何一家硬體場,這也是歐洲電信公司如Vodafone 與 Telefonica 等等,均大幅採用VMware 技術的原因,透過他們的技術,不但不用依賴單一硬體廠商,也能夠在快速佈建5G 網路的時候,仍然保持高度彈性。他特別強調 5G 將是一個技術的重大的轉折點。

【讀原文學英語】
The 5G world is an inflection point not just in technology, but also the architecture of how the network itself is built. Networks up to now have been built like data centers were built 20 years ago.

You have one vendor doing the hardware, the software and the application. A silo.  And 5G will be built like clouds and like data centers are built today, we have standardized hardware today, with an  operation system, and then the application sitting on top of it. That’s why vodafone has bet big on vmware ,  we are having a new way to build 5G that doesn’t depend on Huawei Ericsson Nokia , it creates a broad ecosystem , this is a major major shift in the geopolitical battlefield, this is a big deal.

Jeff 商務英語

結語:

Gelsinger 在谷歌的那場演講中提到,自己在三十一歲那年,已經當上英特爾副總裁了,也累積了很多專利、甚至還出了一本書,他問自己,功成名就之後,接下來的歲月幹嘛?他用導師安迪葛洛夫傳授的那套OKR 寫下他人生的使命與目標 :Objective 是要用科技來改變世界,而Key result 之一就是當上Intel 的CEO 。

看完這幾篇演講與訪談,理解了他與英特爾之間深深的血脈傳承,還有在VMware 的這幾年經營得有聲有色 (甚至在2019獲選最佳CEO),在帶領Intel 的資格上,Gelsinger 絕對是一時無兩的絕佳人選,而從他2018 年所說的個那句“The future is software”,還有“5G is an infleciton point”可以得知他仍和年輕時一樣,對著最新的科技領域抱著毫不減退的熱情與視野。

我可以蠻篤定的說, Intel 的未來一定很精彩。

至於台灣股民最關心的,高階的產品終究會不會委外由台積電生產的這個問題,我想真正關鍵就藏在Gelsinger 為Intel 規劃的藍圖當中,到底什麼才叫做真正的高階產品了!

Jeff 商務英語

Jeff Bsiness English

J 觀點商業英文筆記(Jeff Business English)創辦人,現為知名付費訂閱平台Pressplay駐站名師,商業英語類第一名。

曾任職於財星全球五百大科技公司,擔任海外市場開發經理。長達15年新事業開發與科技行銷經驗,深度經營美國、印度、俄羅斯以及中東市場客戶,曾獲得年度「市場開發最佳貢獻獎」,每年主導及參與的營收超過台幣百億元。

網址:pressplay.cc/jeff

寫信給Jeff :  formosajeff@gmail.com


延伸閱讀


2020年度財經好書揭曉!書單30CEO選書人氣票選
歡迎訂閱追蹤 Instagram 樂讀電子報 回工商書房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