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總統 每天讀10封信

我問歐巴馬,他怎麼想出每天讀十封信這個主意時,他思索了片刻,然後回答:「彼特.勞斯。」

「彼特對於回信的態度幾近瘋狂。」他接著說道。「我剛當上議員的時候,你知道,我還是個菜鳥,那時他的資歷已經很老了。他讓我逐漸學會如何看待信件的力量。」

我告訴彼特,歐巴馬說一開始是他想出「每日十信」這個主意的。「不是。」他說。「我只是在他說想要每天讀十封信時認同這個想法而已。」

彼特跟我談到當初怎麼會這樣營運收發室時,講得非常直白。「我最痛恨寫信給朋友了。」他說。「所以如果有人因為在乎你而願意坐下來寫一封信,那麼民選官員就應該關注這封信。這通常是公民能直接聯絡民選官員的唯一方式。我一直認為,溝通的品質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民選官員認為自己在『為大眾服務』一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這與黨派及政治理念無關。」

在2009年的就職典禮之後,歐巴馬的總統交接小組在抵達白宮時發現,布希的執政團隊沒有留下任何人、事、物來指引他們如何設置總統答信辦公室(OPC)。沒有現成的郵件分類系統可用、沒有程序手冊、沒有樣本、沒有軟體、沒有可以直接套用的信件格式。

接著他們就被信件淹沒了。每週有25萬封寄給新總統的信。成箱的信件從地板堆到天花板,排滿了好幾條走廊。而歐巴馬的團隊連文具都還沒有。

當時站出來接手這個混亂狀況的,是來自歐巴馬參議員辦公室的麥可.凱萊赫。

「這是一項必須完成的挑戰,我很樂意接手。」他捲起袖子,寫下了OPC的目標——「傾聽美國人民,了解他們的故事,代表總統關照並回應他們。」他畫出一張組織圖,之後開始進行面試。想要在OPC工作的人必須先通過非常詳細的審查。他們必須同意在受僱之前先成為信件室中的志工;麥可想要看看他們如何與彼此互動,以及如何與長者、學生等志工交流。他想要尋找的是同理心。

「我進入白宮時有人告訴我,說我們一天就會收到四萬封各種形式的郵件,」歐巴馬告訴我,「我開始思考,這下子我該怎麼複製我在競選時的經驗呢?」

「我最後得到的答案,是我可以每天讀十封信。這是個微不足道的舉動,但我覺得這麼做至少可以讓我避免不切實際。對我來說,每天讀信能讓我記得,擔任總統時重要的不是我自己,重要的不是華盛頓內的算計,重要的不是政治分數。重要的應該是外面正努力生活的人民,他們有的正在尋求幫助,有的則很生氣我把事情都搞砸了。

「我……或許剛開始每天讀十封信的時候,其實並不了解,到最後這個舉動對我會有多大的意義。」(本書摘自P141)

• 書名:親愛的歐巴馬總統

• 作者:珍.瑪莉.拉斯卡斯

• 出版:野人

• 上市日期:2019/3/27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