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的關鍵趨勢

本書作者伊凡.克雷斯戴(Ivan Krastev)是一位著名的研究學者,面對近年前所未有的公共衛生危機,新冠病毒引發的疫情疫情大流行,作者探討這次全球疫情大流行所呈現出的,疫情之外的社會經濟病徵與問題。這是相當即時的初步觀察與檢視,作者很有深度地解剖結構性變化與發展,十分具有參考價值。

書中提到幾個重要分析,像是:重新思考國土疆界;不同政體的危機處理;過往由經濟主導市場的國家,出現權力轉移;中國經濟首先復甦,擴大其影響力等。這些問題是當下國際社會與各國的具體且嚴重的問題挑戰,很值得讀者們深入閱讀與思索。

作者一開始就指出,其實近年來對疫情大流行的警告不勝枚舉,二○○四年美國政府報告就提出警示,疫情大流行將會造成全球旅遊與貿易的停頓;二○一五年比爾.蓋茲的TED演講也預言全球病毒疫情大流行的危險,因此,本書作者以「灰天鵝」形容這次新冠疫情疫情大流行,意即「可預測卻無法想像的」衝擊事件。

瘟疫是戰爭嗎?當然不是。這並非軍事行為,也沒有造成國家的武裝衝突,但是這次疫情造成的危機與衝擊,完全不遜色於一場大規模多邊戰爭,堪比世界大戰等級的災難。各種陰謀論也甚囂塵上,包含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美國軍事生物武器、生態控制機制,甚至大型製藥商的精心設計等。這些可謂多是在疫情疫情大流行衝擊下,人們開始尋找原罪者的代罪羔羊。

新冠肺炎造成的陰影, 使各國開始出現「 居家民族主義」(Stay-at-Home Nationalism),或者我認為可以稱之為「新冠民族主義」,排外與歧視開始蔓延。居家隔離與暫時休市雖說是避免擴散及感染的措施,除了意味生活上減少互動與交流,擴及國際旅遊、國際交流等驟然停頓,人們生活上變得孤立與疏離,同時也抱怨跟懼怕會散播病毒的國家與外來人士。當「新冠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排外與歧視的氛圍只會不斷高升。

後疫情的經濟紓困與社會恢復,需要相當時間,才能回到正常狀態。但是,我們真的能夠回到過去嗎?很顯然是回不去了。無論是這隻病毒從防疫到社會經濟的穩定,及國際交流和全球化的進展,都受到新冠疫情的嚴重影響,因此這一次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產生五種不同層面的危機:

  1. 公共衛生危機
  2. 社會穩定危機
  3. 經濟發展危機
  4. 政治治理危機
  5. 國際秩序危機

以上這五個危機的幅度是從國內到國際、從個人到人類未來的發展,可說是當代歷史上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事件(沒有之一),不僅造成全球幾乎每個國家、每個社區以及每個人都驚慌恐懼,也使得絕大部分的社會與經濟因此停擺長達數個月之久。

新冠肺炎的出現考驗政府的治理能力、危機處理以及政治體制的適當性。政府必須強力介入社會運行與經濟活動,建構有效處理疫情的措施,但是強勢作為的反效果就是剝奪自由人權,許多評論因此擔心大政府或集權治理的後續影響。至於新冠疫情對於國際社會的影響,可能是最外顯的,特別是阻斷全球化與國際交流方面,中美對抗關係也產生催化效應。

 

後新冠的各國與國際社會,會有哪些變化與特徵呢?新冠疫情疫情大流行真的會對國際關係產生結構性影響嗎?我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後新冠世界有著五個特徵:

  • 戴上口罩的全球化
  • 國家經濟主權擴大
  • 美國領導力下降
  • 中美新冷戰對抗
  • 區域互賴亞洲整合

 

第一、戴上口罩的全球化
 戴上口罩的全球化將會是「新常態」, 意指三項主要新變化將成為日常政策與措施,分別是防疫超越反恐、衛生安全被視為非傳統安全威脅,以及國際旅遊、移動和交流等在短中期將會大幅縮減。

首先,防疫超越反恐,從此各國防疫措施將會嚴格實施,甚至超越對抗恐怖主義的安全措施。二○○一年九一一恐怖攻擊發生後,無論是機場安檢、貨物檢查、或是金融與反洗錢等相關規定,都出現嚴格反恐安檢與新措施,數年下來相關的反恐措施也已經變成國際活動與全球化的一部分。

因此這一次的全球疫情大流行,發展治療抗體藥物與疫苗勢在必行,但是由於擔心疫情持續擴散,未來各國在防疫措施上將會超越反恐的措施,採取更加嚴格的要求。相關的防疫要求從口罩、體溫、檢測與證明、相關隔離措施商品、國際農漁產品檢驗等,都會增加更多的防疫措施與規定,因此防疫超越反恐,將會成為未來戴上口罩的全球化的新常態。 

 

• 書名:後疫情時代的關鍵趨勢
• 作者:黃俊堯
• 出版:三采
• 上市日期:2019/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