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我:不可低估的價值觀革命

文/房寧

近年來,所謂「後現代」問題越來越引發人們的關注和思考。「後現代」這個好似有點玄妙,說不太清的概念,越來越常被人們掛在嘴邊。

其實,後現代現象並不少見,也不那麼陌生。現在隨處可見的路跑的人們,顯示了包括馬拉松運動在內的各類極限運動的廣泛發展。這些都屬於社會進程中的「後現代」現象,我甚至會把一個國家參加馬拉松運動的人,稱為這個國家的「後現代人口」。

何謂「後現代」

後現代並非一個簡單的時間概念,後現代是工業化、現代化社會中物質財富增加,生活條件大為改善後,逐漸引發的社會價值觀改變後出現的一種社會現象,甚至可以說是一場價值觀的革命,是一種非物質性的價值取向逐漸成長並逐漸取代物質性價值觀的社會進程。

「前現代」、「現代」社會都是以物質產生、物質生活為核心價值的社會。隨著現代化進程的推進,隨著科學技術發展的進步和生產力水平的提升,人類獲取物質財富的能力越來越強,滿足人類個體基本物質生活需要變得越來越容易和簡單。在這一趨勢下,開始在部分人群中特別是在青年群體中,傳統物質匱乏世代中被約束性形成的以追求和獲取物質財富及相應社會地位為主的個體價值觀,開始發生了改變。

在不把獲取物質財富以及與此相關的社會地位作為人生的根本追求後,社會價值觀出現了真正意義上的多元化發展趨勢。兩千多年前,司馬遷所說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世道,開始發生深刻改變了!人們有了以追求物質財富及相應社會地位以外的其他價值目標,有了非物質性的人生內容和意義。在這當中許多人選擇了挑戰自身能力,超越自我的極限運動,從中享受的僅僅是超越自我的快樂和滿足。這恰似美國人常說的「enjoy yourself」(享受自己)。

當這種趨勢出現後,大量的社會成員特別是青年群體,便不再像老一輩那樣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地工作,甚至也不再像老一輩那樣終身從事一種工作,終身任職於一個單位,終身精益求精,把職業、事業做到最好。年輕一代更喜歡做他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這被稱作自由,換言之,有的時候,能夠擁有這種選擇的自由本身,就成為了真正的價值。

2015年4月,河南一位年輕中學女教師的一封剪短辭職信,引發了廣泛社會關注,焦點就在她的辭職理由:「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這麼簡潔而看似有些莫名其妙的話,引發了廣泛關注與討論。顯然,這句話已經遠遠不是個人的一個願望,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許多人的心聲。這話彷彿為人們描繪了一幅出籠之鳥的畫面,奔向天空的鳥兒,正象徵人們對自由的嚮往。

也在這一年,中國大陸正式開放各式馬拉松比賽。由此,馬拉松運動在大陸呈「井噴」式增長。而在前一年,擁有近14億人口的中國大陸,僅有包括半馬在內的馬拉松賽事50個,也就是說,那時大陸大約平均每個週末只有一項馬拉松賽事。短短四年,大陸各地的馬拉松賽事場次呈幾何式成長,一年賽事就有約1,500場。

人們透過長距離的奔跑,放飛自我,在觸及生命極限的時刻體驗空靈,獲得物我兩忘的自由。應該說,極限運動是個體最簡易的掙脫自我、獲得自由的方式。

社會公共生活的「後現代」

極限運動的大發展是後現代在人類個體身上的社會表現。當然,後現代現象也不會僅僅局限於個體範圍。在社會領域,在社會公共生活中,我們也日益感受到了後現代的來臨。2019年末,我赴奧地利、德國,進行為期10天的考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感觸最深的是,後現代因素在歐洲已開發國家的存在和表現。

在我們考察的那幾天恰逢臨近的西班牙巴塞隆納發生了因加泰隆尼亞分離運動導致的衝突事件,在英國脫歐問題攪動著英倫三島,在法國「黃背心」每週末抗議持續近一年,在遙遠的南半球原本平靜的智利出人意料地發生了大規模騷亂……相形之下,奧地利、德國還算是寧靜的地方。

但在這裏,我們也感受到了社會表面寧靜下的暗流湧動。我們考察的行程安排非常緊湊,10天走訪了6座城市。我們在這些城市裏幾乎都遇到了抗議示威遊行集會,但所有的抗議活動還都屬於「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

在「音樂之城」維也納的名勝哈布斯堡王宮廣場,我們遇到了喧鬧的聲援庫德族集會。在德國風景秀麗的大學之城海德堡,我們遇見了聲援難民的遊行。難民問題已經成為當下歐洲最為嚴重的社會問題,甚至在一些國家引發了政治危機,德國社會也日益感受到了難民潮的壓力。即使如此,在德國,同情、力挺難民的群體也還是大有人在。

調研訪談中,我們與德、奧的學者們探討了造成當前歐洲各種社會困擾和矛盾紛爭的原因。其中我們強烈感受到的就是所謂「後現代」問題。

與傳統社會抗議運動有所區別的是,過去社會抗議運動基本原因來自經濟社會領域,如經濟衰退引發的貧困,貧富分化與分配不公以及由此放射到的社會政治權利、平等問題等。

簡言之,傳統社會衝突和抗議議題集中於民生領域,集中於抗議群體自身的問題;但現在我們看到的許多爭議並非來自現實中的民生問題,甚至有許多看似與抗議群體自身利益無關,有點「多管閒事」的味道。

比如,在海德堡遇見的抗議活動,是德國本地人抗議政府拒開邊界吸納難民和不優待難民。而實際上德國政府的難民政策在歐洲是最開放最寬容的,德國對難民的優待,是我們這些來自開發中國家的人難以理解的。

桑伯格:後現代社會的抗議典型

現在正走紅歐洲乃至世界的瑞典女孩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故事,也許是最具有典型意義的後現代社會抗議事件。

2018年,年僅15歲的瑞典女中學生桑伯格發起了全球氣候罷課運動,倡導為減排而罷課,居然在全球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響應。桑伯格還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接受了大赦國際頒發的良心大使獎。而過去17年裏,只有像南非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這樣的反抗種族歧視的英雄人物才獲此殊榮。

2019年9月,桑伯格來到美國紐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上,她嚴厲指責法國、德國等國用空洞言語偷走了年輕一代的夢想。一個小女孩的講話能有如此廣泛的號召力和權威性,以至於美國總統、法國總統甚至俄羅斯總統都對這位小姑娘做出了反應,進行了評論。

但是,與「後現代」的價值優先不同的是,主流社會以及上一代人的價值觀和現實判斷與「後現代」青年還是大相逕庭的。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認為,與其空談環境與未來的大敘事,年輕人恐怕更需要腳踏實地。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對小小年紀就操心人類命運的小姑娘表示了擔心,希望她不要負擔太重。川普(Donald Trump)用他慣常的調侃口吻說:「她看起來像一個對光明美好未來充滿嚮往的快樂小女孩,這看起來真好。」倒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借題發揮了一把,高調接見了桑伯格小姑娘,顯示出職業政客的精明。

如果說,當下以馬拉松為代表而風靡世界的極限運動,以及當下如火如荼展開的遍及全球的抗議運動,都是反映和代表後現代的精神現象,那麼,後現代精神、後現代價值究竟是什麼呢?

根據我們的觀察和體會,後現代價值觀具有多元化取向,但也透露出共同特徵,這就是絕對的自由偏好,尤其是把自主選擇作為最高價值。在現象上,後現代價值觀表現為去監管、去中心、去權威的訴求,一句話:別管我。

在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的香港社會動蕩中,也嗅到了那種後現代的氣息。

(作者係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黨委書記)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1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