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力爭轉型的貿易戰「漁翁」

文/唐曉東

農曆新年將屆的河內,四處洋溢著節日氣息。其實,越南全境各大機關都已經進入了發獎金、分禮品的過年狀態;胡志明市一家外資直營銀行開出了35億越南盾(約合15.1萬美元)的超級紅包,讓外界感覺越南經濟的確好起來了。更不用說今年全越南九成企業都會發放年終獎金,儘管多數公司年終獎金大僅一個月,紅包不算太厚。不管怎麼說,2019年越南的經濟成果頗有「揚眉吐氣」之感。

越南國家統計局日前發佈一系列亮麗數字。包括2019年越南的GDP成長率約達7.02%,超出原先設定在6.6%至6.8%之間的既定目標,是繼2018年之後越南再次「破7」。而越南2019年貨物進出口總額約5,169.6億美元,創歷史新高;貨物貿易順差也將達99億美元,創四年來新紀錄,優異的經濟表現,振奮越南各界。

河內各界歡欣鼓舞,越南總理阮春福於2019年12月30日主持越南「2019年政府與各地方視訊會議」上首次提出要在25年後的2045年,也就是越南脫離日本與法國殖民後百年,要把越南建立成「高收入國家」的遠程目標。目前,越南人均收入接近2,800美元,離3,996美元的中等偏上收入國家門檻(按世界銀行2019年基準)似乎不遠。

然而,高成長並不等於高收入,要實現這個目標,越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掌握「戰略機遇期」

越南經濟在2019年內的迅速成長與「中美貿易戰」下的「戰略機遇」有很大關係。2018年貿易戰爆發後,隨著美國對中國產商品加徵高額關稅,迫使部分製造業流出中國大陸,而承接了產業鏈上一部份位置的越南,則成為當然的獲利者。

不可否認,越南的成長有自己苦練內功之後換來的成果。消費和投資已經是越南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越南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最終消費對GDP的貢獻為74%,投資的貢獻為26.5%,淨出口的貢獻僅為3.4%。這說明,越南經濟具有一定的內生動力,但是外資對經濟拉動的作用仍然較強。熱錢的湧入,對越南既是機會也是風險。

統計數據還顯示,越南工業和建築業產在2019年內對GDP成長的貢獻已超過50%。而越南計劃與投資部外國投資局更指稱,加工製造業是當前越南吸引外資最多的領域,其協議投資金額達245.6億美元,佔全部投資協議總額的64.6%。這一局面,促成越南2019年加工製造業11.29%的成長率,以及總額超過5,000億美元的外貿進出口數字。

然而,技術密集度相對低的製造業獲得高速發展,與保證國民高收入間沒有必然關聯。越南必須加快優化經濟結構,完善相對落後的基礎設施,打下堅實的工業基礎和產業鏈,警惕服務業的泡沫危機,才是其能夠在未來獲得較長期發展的重要關鍵。對長期關注越南的分析人士來說,越南在這個機遇期要完成轉型,有不少阻礙。

眼前的真實考驗

2019年的越南發生實際上正處於「光明與黑暗並存」的關鍵狀態。一方面,越南超越印度,成為亞洲地區經濟成長速度最快的經濟體。另一方面,2018年到2019年間,越南也出現明顯的泡沫,以及泡沫可能破裂的隱憂,在熱錢曾經湧入的房地產、電商等領域,違約、撤資等現象不時發生。

就當前的局面來看,湧入越南的熱錢雖然推升了越南的經濟,卻也可能是有毒性的催生劑。當越南製造業得到加強時,該國的房地產、批發零售與汽車摩托車維修業吸引外資分別下降60.8%和36.6%,這讓2018年一度風光的越南房地產和電商業開始面臨寒冬。

以房地產為例,越南國內對各類房地產產品的需求仍然很高、資本持續流入,有助於相關產業發展。同時,房貸政策持續有利於優化市場,越南國內開始力推「城市複合型社區地產、智慧地產、綠色地產」等概念時,隨著河內、胡志明市城市輕軌、地鐵項目的成型,地產業本該大有前景。

不過在民間資本、外資、房地產證劵等資金湧入房產市場的同時,投資黑洞也隨之而生。其中最惡劣的莫過於峴港「椰樹灣」(Cocobay)專案違約案。這個由寶鷹集團經營的「酒店式公寓」(Condotel)地產開發案曾藉著峴港在2017年召開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峰會的機會,在2016年大做廣告,大舉宣傳其旗下酒店式公寓可在未來9年內,每年提供12%的投資回報,並吸納約8兆越南盾(約合3.45億美元)。但到2019年11月卻驚傳該地產開發案經營不善,不可能支付每年12%的收益而遭擱置,大批民眾投入的資金轉眼泡湯。

比起房地產,電商產業的泡沫更為突出。越南雖有3,000萬人投身這一交易額超過80億美元的產業,但是該國排名前十幾位的電商巨頭都在虧損。排名前四的蝦皮(Shopee)、Lazada、Tiki和Sendo各有千萬美元到百萬美元不等的虧損,越南市場的電商風潮開始退潮。南韓樂天公司及越南首富溫納集團在2019年12月中旬,先後宣告關閉其電商業務的決定,更讓外界發現,看似「高速成長」的越南電商產業也在不斷湧現犧牲者。

如果熱錢流入沒能幫助越南製造業發展以及產業的升級,反而積累泡沫,更別說要跨入「高收入」國家,光是保持經濟高速成長趨勢都蘊藏危機。同時,在社會處於轉型的現狀下,越南還將面臨更多的社會問題。越南正加速其取消原本存在於城市與鄉村間的制度性藩籬。到2019年3月13日,該國初步建立了一個包含人口、保險、金融、商事登記、國家土地、電子戶籍資訊在內的電子政務平台。但這種有助於人口流動的整合政策,同時也導致了越南部分地區,尤其是農村地區人口流失,其中警察、教師等基層公務員,空缺尤為嚴重。在基層公務人員的流失與大城市人口的暴漲,造成地方秩序失衡,地下社會以及相關文化也隨之粉墨登場,如偷渡、貪腐、黑幫等,這對越南的升級與轉型帶來更多困難。

所幸,河內其實也深知要把握當前的機會,加速經濟結構優化。因此當局積極要求加速技術轉讓,儘快實施其「工業4.0」進程,在政治上更推展精簡機構、提高效率、加強中央權威的體系改革,似乎也有一定成效。從這裏看,巨大的發展潛力,似乎讓越南2045年發展目標的達成大有希望,不過仍有賴於政府調控的效能和改革的意志、決心。

反觀台灣,同樣是中美貿易戰下所謂的「漁翁得利」者,過去一年多來,執政者卻為鞏固權力,積極著墨意識形態的建構工作,甚至為此而將經貿利益與轉型機遇放在一旁,再以美化的數字以及「國際友人」的空洞言語自我安慰。台灣民眾必須從裝睡狀態中走出,才可能在快速的動蕩與變化中抓住機遇,自我成長。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1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