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貿易戰的「濾鏡」迷思

文/萬敏婉

我沒有定期限。在某些方面,我認為等到2020大選後才與中國達成協議更好——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於2019年12月初在英國倫敦的北約峰會上才剛發出豪語,欲表明關於中美貿易協定議題,「心急的人不是我」,沒想到話才出口不到兩星期,就自己收回加稅威脅,不但與北京同步宣告已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更取消了原訂12月15日對價值1,560億美元的大陸商品(包括玩具和智慧手機)實施新關稅,甚至將已在9月1日對價值1,12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所加徵的15%稅率,降至7.5%,雙方更表明將在1月初進行正式簽約。

儘管情勢變化狀似峰迴路轉,各家媒體與專家迥然相異的「解讀」、「預測」,甚至是參與貿易協商官員的各種「放話」,屢屢讓國際市場隨著訊息而起伏。在此情況下,更讓外界對當前中美已丟出的「第一階段協議」備感懸念。但若能撥開媒體輿論所製造出的迷霧,避免墜入自我說服的陷阱,同時深入探究當前國際實際格局,那麼中美貿易協商的脈絡與方向,其實已清楚可見。

以「媒體濾鏡」為宣傳工具

在此次中美同時公佈已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前,全球輿論場對這場貿易戰的走向幾乎是各說各話,莫衷一是。而理應負責報導「事實」的媒體,更往往因自身所具有的價值「濾鏡」,各自選擇放大或縮小某些訊息的聲量,讓外界對訊息的判讀更加混亂,更有官員透過輿論放話加強施壓。例如當川普在北約峰會發聲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隨即接受美國財經媒體CNBC訪問,再度強調12月15日的貿易談判「死線」,稱「若從現在到那時都沒事發生,總統川普已表明他將會提高關稅」,藉以表現美方將緊緊握住「加稅」大棒,隨時向北京施壓的態度。

甚至當中美於12月13日同步宣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前一天,美國《華爾街日報》曾指川普已與北京達成一項有限的貿易協議,美國將降低中國大陸產品的關稅,幅度達50%,同時取消原定於12月15日開始徵收的額外關稅。而北京須增加對美國農產品及其他商品的採購以為交換。此一顯示貿易戰情勢緩和的訊息讓投資人感到振奮,華爾街股市也應聲上揚。然而川普本人卻透過推文高喊該報導「完全錯誤」,尤其關於關稅的說法是「假新聞」。

而最終結果卻是,就在川普發出這則「假新聞」推文後數小時,中美所宣告的第一階段協議中,美方確實取消了原訂12月15日的加稅計劃,並將部分陸方進口產品加稅幅度砍半。這種由美國官員甚至是美國總統自己透過媒體或推特放話,試圖影響輿論與觀感的舉措,在談判期間幾乎時時刻刻上演著。

美方的躁動vs.中方的沉穩

相對於美方的雜音不斷,中國大陸則明顯從官方到民間皆保持相對穩定的態度。當然,此間不可否認中美兩國的輿論文化、政治制度與社會控制有所差異,雙方站在貿易協商議題前自然反應各不同。然而更應理清的是,美國雜音之「雜」與中國大陸穩定的「穩」。

美國的雜音來自於各個團體為達成自身利益的持續放話,例如美國政府中的鷹派期待美方能握緊關稅這個轡頭,以便夠控制中美貿易談判朝向純然對美有利方向前進,故需利用輿論讓此番觀點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進而影響決策。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便揭露,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曾利用虛構的經濟學家說法,試圖在中美貿易協商過程中「帶風向」。他向華盛頓學者群發送一份政策備忘錄,假借疑似虛構出來的經濟學家瓦拉(Ron Vara)之口,凸顯「以更多關稅持續施壓中國」的看法。其中建議川普可公開表示放棄與北京達成協議,以便安撫緊張的投資人,「宣佈大選之前都不會有任何協議,以消弭股市的不確定性,並利用關稅取得勝利」。

除美國鷹派之外,川普也需要不斷放話,一方面表示自己在中美貿易協商中所佔據的「主動性」地位,另一方面更藉機向選民宣示,展現自己在談判過程中是如何地將選民利益放在最優先位置,讓「美國再次偉大」是可以看到的真實。同時更可以在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如火如荼地進行彈劾聽證與表決期間,藉由持續對中美議題發言,壓過眾議院的銳氣,讓彈劾案能淪入川普所期待的「跳梁小丑」邊緣角色。

相對於美國的反覆放話、施壓,甚至挑釁,中國大陸的不動如山,除有制度層面影響外,人民的生活在關稅、豬瘟甚至是鼠疫等負面擾動下,仍能保持基本穩定。如2019年11月大陸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4.5%,儘管是第三個月在3%以上,顯示有一定程度的通膨,但因造成物價波動的主因來自食品價格,若扣除食品價格干擾,11月的核心CPI為1.4%,比10月的1.5%還微幅下跌。所謂數字會說話,數字也反映中方有「穩」的底氣。

放下一廂情願 才能看清全局

實際上,中美間的實力變化已經是既成事實,就如本刊在多維精粹欄目《中美「新冷戰」的成因與衝突管理》文中所指出,當前的國際格局,避不開中美兩國在結構性矛盾下,所需要持續推進的衝突管理。此次雙方所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中美雙方也都必須有各自的戰略忍讓,沒有一方能夠達到「贏者全拿」。

在此格局之下,獲利與讓利都是相對的,能否「取得所需」才是重點,而「一廂情願」則會是最大輸家。原欲以關稅大棒勒住對方命門以獲取全部利益,最終卻被排除在中美雙方的協議共識之外的白宮鷹派是一例;而事前一味唱旺或者唱衰某一方,在中美協商出現共識與結果後,被事實大大打臉的立場特別清晰,像媒體或評論家,則是另一例。

此間包括部分因意識形態而選擇「押寶美國」的台灣媒體,在中美協議達成前持續放大美國鷹派聲量,試圖塑造「主動權在美」印象,甚至進一步藉以暗示「中美爭戰,『邪』必不勝正」的潛台詞。至協議達成當下,中美各自選擇利益歸隊的結果,推翻了媒體所欲塑造的「美國隊長完勝」假象。媒體一廂情願「帶風向」被現實打臉,雖然仍必須報導協議達成的訊息,但刻意縮小篇幅。甚至在協議達成後,還持續以「協議實效不高」的方向引導輿論,自我催眠中美當前的緩和僅屬權宜,並繼續鞏固中美僅有敵我對立的價值導向,達到自我說服、自我解釋開脫的目的。

不論是戴著濾鏡看事情,或者一廂情願地單邊押寶,都無法看清全局。然而在當前中美不論是貿易、科技、軍事上的結構性矛盾都持續存在情況下,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無法脫離中美相爭所釀成的風暴,尤其台灣更是處在漩渦的中心,再加上自身的能量不足,幾乎不可能對中美情勢產生有決定性的撼動。處在如此被動的情勢下,台灣只能仰賴更精準清晰的目光,才可能在詭譎多變的外在格局中,適時變動並找到最合適定位,為自身謀得利益的最大化。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0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