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生「搞定」脫歐 半隻腳踩進英雄殿

文/葉德豪

在希臘神話的傳統中,英雄是凡人與眾神的後裔,有著人的弱點,也有近乎神的能力,讓他們能夠在塵世中成就大業。如果以「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助英國戰勝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算得上是英雄的話,那麼如今能帶英國走出70年來最大國運危局的領袖,也應在歷史英雄殿中留名。

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2019年12月12日為保守黨奪得國會650席中的365席,是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1987年勝選以來的最大勝利。各個反對派潰不成軍,保守黨內的親歐派與激進脫歐派也人丁單薄。強生不只改變了保守黨少數派政府舉步維艱的局面,更讓唐寧街首相府重新成為穩操國策實權之地。

統一國會權力之後,強生趕在聖誕節前將其脫歐協議通過國會,為2016年脫歐公投以來,「到底英國最後會否正式脫離歐盟」的疑問提出終極解答。過了英國國會這道難關後,歐洲議會將於1月通過協議,讓英國能如期在2020年1月31日脫離歐盟。

「跟沒脫一樣」的「搞定脫歐」

正如所有聰明的政客一樣,強生的競選目標「搞定脫歐」(Get Brexit Done)有著多層意思,讓民眾可以按自己偏愛去解讀,也使「脫歐搞定了沒」成為有趣問題。

一方面,英國如無意外將在2020年1月底,根據《里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失去歐盟成員國資格。2月1日凌晨,可算是強生正式「搞定脫歐」的一刻。

在大選過後的政治論述中,強生也努力營造脫歐爭議已過的氣氛,呼籲全國人民要擺脫政爭「開始療癒」,承諾不會讓數十年來首次票投保守黨的工黨脫歐派藍領選民失望,高舉「大家都是同一國」的保守黨旗幟,誓言會「重建國家自信」,並將英國帶上一條「不同但更佳」的光明大道。

12月19日,國會重開,由英女王宣讀的立法計劃中,也盡是改善治安、基礎建設、民生等國內議題,其中以對國家醫療保健服務(NHS)的長期撥款為主打,更聲言要重新恢復因黨爭分裂而休止約三年的北愛爾蘭地方政府。英國脫歐彷彿已是歷史陳跡。

另一方面,2月1日正式脫歐後的英國,會馬上進入「過渡期」,在布魯塞爾的歐盟政治決策之外,保留歐盟成員國的待遇,直至2020年12月31日為止。對絕大部分英國民眾而言,這正是「脫了跟沒脫一樣」,實在難說是「脫歐已經搞定」。

英歐談判的兩難

脫歐過渡期原長達21個月,只因脫歐多次延後,而縮減至現時的11個月。過渡期的最初目標,是讓英歐雙方可有時間適應未來新關係;不過,由於未來關係至今只得一紙政治宣言,連談判也尚未展開,這11個月時間就成了談判期。

英歐新關係首重貿易,如果過渡期完結前未能談成,「無協議脫歐」將再次來臨。觀乎歐盟與加拿大的貿易協議談判歷時近7年才完成,且其規模遠較英歐關係為小,要在11個月內談成英歐協議並迅速落實,幾乎是天方夜譚。

雖然脫歐過渡期可延長最多兩年,可是強生早已承諾不會延期,且延期決定最晚要在7月1日提出,時間緊迫。每被問及這個難題,強生皆重複說著「搞定脫歐」口號,支吾以對,外界也不知他最終會否食言要求延期,正如他2019年向歐盟要求延後原本的10月31日脫歐限期般。

同在政界打滾的歐盟領袖,當然看到強生威風勝選背後的政治危機。為此,他們已經做了兩手準備。首先,歐盟正在考慮主動提出延長過渡期,好讓強生主演一幕「體諒歐盟、忍痛延宕」的戲碼,以向英國國民交代。

其次,如果強生不願或不能演出這一幕,歐盟將集中討論對歐盟來說的關鍵議題,例如商品貿易、漁業規制、安全合作等,不談對英國至關重要的跨國金融服務業,並將堅守「市場門檻與接受歐盟規管掛鈎」的簡單立場,讓英歐雙方能維持「脫了如未脫」的現狀,名義上建立起「新關係」,而非「無協議脫歐」。

對強生而言,如何走出這兩難選項,將是他未來一年的重大考驗。目前,他極力營造脫歐大功已成的氣氛、大談國內政策,似乎就是想轉移視線,將這些難題留在布魯塞爾冷冰冰會議室的技術官僚手中,不讓它們成為民眾關注焦點,好讓他能迴避爭議。

「後脫歐」恐引爆英國新危機

不過,即使強生能「搞定」英歐未來關係,脫歐引起的爭議在英國國內仍是餘波未了。

首先,蘇格蘭獨立與愛爾蘭統一勢頭漸成,聯合王國恐面臨分裂危機。

目前,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已奪得該區59個下議院議席中的48席,而保守黨則只得6席。其黨魁施特金(Nicola Sturgeon)表明,選舉結果證實,支持留歐的蘇格蘭人不願與英國共享未來,而要求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如今支持獨立的民情已較2014年首次公投時為高,而202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將成獨立風潮的試紙。

在愛爾蘭海對岸,支持愛爾蘭統一的北愛爾蘭政黨議席首次超越親英派,而支持愛爾蘭統一的民意已稍微超越反對者,更集中在年輕民眾身上。強生的脫歐協議也將北愛爾蘭實際上維持在歐盟規制之中,使之與愛爾蘭共和國更為親近,而與大不列顛島漸行漸遠。

此兩大分裂形勢醞釀需時,料將在英歐關係獲解之後爆發。

然而,即使脫歐餘波有幸一一平息,強生還要面對保守黨定位問題。畢竟此次保守黨大勝,一舉攻破對手工黨由威爾斯北部延展至約克郡的「紅牆」(red wall)鐵票區,全賴「搞定脫歐」這句口號。如今英國「左風」漸成,民眾傾向支持工黨的國有化、加重富人稅賦等政策,年輕人明顯傾向支持工黨,而且此次轉投保守黨的藍領脫歐派一定不會認同保守黨對脫歐後建立「泰晤士河上新加坡」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想像,當下似有亡黨危機的工黨,很可能會捲土重來。

當脫歐真的「搞定」了,保守黨還能依靠什麼議題以顯自身的存在價值?這將是以「重振保守黨」旗號首次登上首相寶座的強生要深思的問題。

慣於堆砌言詞、信口開河、風流半生的強生,實非英雄人物的典型。可是觀乎上述一浪接一浪的逆流,其命運也頗有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影子,可說是時勢給了強生當英雄的機會。

在荷馬(Homer)史詩中,英雄阿奇里斯(Achilles)先擊殺特洛伊王子赫克托爾(Hector),不久後,阿奇里斯仍免不了腳跟中箭而死。強生此刻正如剛剛擊殺赫克托爾的阿奇里斯一般,儘管獲得了大勝,未來卻有敗亡之象。如今半隻腳已踩進英雄殿的強生,能否仿效其偶像邱吉爾,成就一番偉業,尚要看其努力、決心、智謀與造化。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0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