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警鐘響起 能喚醒台灣經濟?

文/陳舜協

由東協10國發起,中國大陸、日本、南韓、澳洲及紐西蘭等15國共同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談判,歷經漫長的7年協商,終於在11月4日宣佈將於2020年正式簽署協議。在這場亞太區域最重要的區域經濟整合行動中,台灣是唯一從頭到尾被排斥在外,既插不上嘴,又加入不了的經濟體。

然而,台灣輿論對這個簽署後涵蓋人口將近全球三分之一,參與國國內生產總值(GDP)也將全球三分之一的區域經濟組織著墨甚少,只將目光投注在印度於最後一刻宣告退出的事件上,台灣社會冷眼、負面解讀此一大型區域經濟整合之情,溢於言表,一副「干我鳥事」甚至唱衰的旁觀姿態。

面對經濟問題 慣於政治回應

甚至在官方回應上,經濟部長沈榮津第一時間喊出「台灣與RCEP簽署國的貿易額已有七成零關稅」,強調RCEP就算明年簽成,對台灣「影響在可控制範圍之內」;外交部長吳釗燮更另起話題,強調台灣要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總的來說,不顧此(RCEP)再言彼(CPTPP)、迴避與台灣最貼近的亞洲區域經濟整合體,並刻意將民眾視線引向更遙遠的太平洋彼岸,成為了台灣官方回應RCEP大勢浪起的另類「當務之急」。

囿於國際現實與兩岸政治特殊性質,在兩岸關係陷入緊張對抗的情況下,台灣無法加入某一國際組織或無法融入區域經濟整合,對本地媒體來說並不是新聞,台灣社會對此反應冷淡,與其說是一種冷漠,倒不如說是面對現實且無法、無能力改變的一種無奈。不過,沈榮津、吳釗燮等專業官員對RCEP即將啟動的相關發言,不僅毫無專業可言,甚至是刻意淡化其對台灣的影響,「阿Q」無極限,愚民也無極限。

經濟部所謂「與RCEP國家七成零關稅」的真相,主要受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所有會員國都簽署的「WTO資訊科技協定」(ITA),以及兩岸此前所簽署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其中,台灣部分產業因被列入早收清單,故當前享有零關稅待遇,但主要受惠者是高科技產業。

固然,資訊、通訊、電腦等高科技產業的零組件,及相關半成品的進出口的確是台灣產業與貿易的主力,甚至因為強勢發展的代工產業,使得台灣在全球供應鏈成為獨特的存在。

然而據國發會資料顯示,2020年台灣總就業人口數推估約為1,167.9萬人,製造業部門就業人口約332.6萬人,製造業中的資訊電子製造業及電力機械製造業就業人口加總合計約150.8萬人,換言之,儘管科技產品的高附加價值,使得高科技產業的進出口值,在台灣貿易總額所佔比例居高不下,但這些高科技產業所創造出的就業機會,遠低於其所創造的大量貿易額。

明顯可見的是,執政者安慰民心的所謂「七成零關稅」說法,主要照顧到的就是高科技產業,但還有千千萬萬並非從事高科技產業的勞工與企業,當RCEP明年簽署後,這「被排除」的三成非零關稅產業要怎麼辦?這些產業所養活的大量就業人口要怎麼辦?他們的生意和收入難道就只因為落於那非零關稅的「三成」,而必須自己吞下競爭力不如人的苦果?

官方面對一個新興區域經濟整合體崛起,自己卻不在其中的詰問時,竟以虛幻的「七成零關稅」意圖粉飾太平,將貿易額僅佔三成的傳統製造業、農林漁牧,以及更需要發展的服務產業廣大就業人口受影響的程度,刻意淡化;相形之下,印度為了避免其國內最弱勢勞工受太大衝擊而忍痛「暫不加入」RCEP,執政者為政治服務、愚民的心態,高下立判。

自外區域整合 甘受溫水煮蛙

至於外長吳釗燮所謂爭取加入CPTPP,在邏輯與概念上也是循著「去經濟中心、為政治服務」的思路。2019年7月,立法院在民進黨主導下修改貨物稅則,片面降低對日本清酒、蜜柑等15項農特產品進口關稅,當初民進黨所持理由,明言是為了爭取加入CPTPP,事先開放以增加相關產業調適力。

然而為日本大開方便之門後的5個月來,卻未曾聽聞日本主導的CPTPP,出現過任何有意邀請台灣參與談判的「樓梯響」,不絕於耳的,只有台灣外交部及眾多民進黨政府官員吆喝著「台日友好」的自我麻痺聲浪。

看透區域情勢的台灣人都知道,囿於中國大陸在區域的影響力,在陸方不點頭的情況下,不會有任何一個國家,包括日本,敢為台灣出頭,冒著開罪中國大陸、丟掉市場的危險,邀請台灣加入CPTPP談判進程。尤其在兩岸關係緊張對峙的情況下,加入CPTPP,對台灣來說就是一個白日夢。但政客們不會將這樣的現實告訴人民,因為那就意味著騙術失靈。

從來偏聽美日意識形態的政治立場,也反饋到民進黨如何無視世界權力正走向新的結構變化的心態,逕將中美貿易戰造成各國高科技業的轉單效應,以「台灣受惠」大力宣傳,卻刻意迴避包括兩岸進出口在內的整體貿易數字,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的更大幅度萎縮,所謂的「轉單」獲利遠遠不及總體「需求降低」所造成的損失。蔡英文日前以「經濟成長率重回四小龍之首」高調發文自我吹噓,曝光的卻是其「自娛」甚且「自愚」的阿Q勝利法。

在加入不了多邊談判的情況下,台灣希望和相關經濟體透過一對一談判,達成自由貿易協定(FTA)。但對台灣來說,以自身的經濟規模,在談判中一定會被對手吃盡豆腐。何況在兩岸關係緊繃的現況下,中國大陸還會作梗,2018年和澳洲的FTA談判,不就因為中方施壓而夭折了嗎?

台灣社會與企業不是沒有發展活力,過去經濟發展的經驗明證台灣雖小,實有諸多的有可為,但當政治人物陷入集體阿Q之際,不僅台灣經濟的內生活力消失,在區域經濟整合中也正被隔離屏蔽。朝野政黨喊著壯大台灣卻無果,很大的原因在於政治人物並沒有為了真正弱勢的人民服務,而是熟練地為選舉勝負及政黨私利操課。

當前的台灣,上至政府、朝野,下至媒體、網路,基於被孤立已成慣性,刻意集體看不見區域經濟的影響,失聰於RCEP敲響的警鐘,對區域經濟整合的大潮茫然不顧,一門心思只有政治、只有選舉。台灣何辜,成了被放在溫水裏煮的青蛙,朝野政黨又如何能對得起人民選票的付託?

而政客儘管可以「一張嘴胡累累」,用各種虛偽言論騙選票,但實際過生活的民眾、以及整體經濟社會則不可能吞空氣或謊言就能過活。台灣是個外向型經濟體,經濟成長高度依賴外部市場,尤其和RCEP內主要國家的經貿往來,更佔了絕對多數。台灣今年前8月的貿易額,與亞洲地區的進出口就佔總額的64%;而其中,光是對中國大陸,就佔了貿易總額的三成;與其他RCEP國家的進出口也佔了總貿易量的三成以上。

台灣高達六成貿易量都來自RCEP國家,如此密切往來的區域,在經濟整合過程中卻把台灣屏蔽在外,對台灣經濟將造成的影響,任何一個台灣人都應該密切關注,並將這種關注形成壓力傳達給政治人物,才有可能調整當前台灣越來越被邊緣化的劣勢。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49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