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央行可望率先推出數位貨幣

文/辛立

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位貨幣的央行──這是大陸經濟智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2019年首屆「外灘金融峰會」上說的,也是首次有官方背景的人在公開場合如此宣示。

就在此前幾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眾所周知,從2014年中國央行成立發行法定數位貨幣的專門研究小組,到2016年首次提出對外公開發行數位貨幣的目標,再到細化確定採取怎樣的技術路線,用大陸央行行長易綱的話說:「央行對數位貨幣的研究已經取得積極進展。」目前大陸央行數位貨幣的推出應該說邁出了審慎的第一步,加之如今高層釋放信號,相信大陸央行成為全球第一個推出數位貨幣的央行,有很高機率成真。

不是炒幣者的盛宴

區塊鏈,近年來持續火爆。打著區塊鏈旗號的虛擬貨幣和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野蠻生長,乃至成為不法之徒圈錢、「割韭菜」的工具,使得這項新技術蒙上了一層陰影。區塊鏈已經有明顯被過度消費的趨勢。但凡有點風吹草動,幣值就會「發瘋」。中共政治局會議之後的12小時,全球區塊鏈從業者皆為此興奮,投資者也為之瘋狂。熱情已於市場充分反映,比特幣(Bitcoin)價格挑戰11,000 美元,短時間內暴漲40%。

很多人想抓住區塊鏈一夜暴富,那都是癡人說夢。人民網第一時間發表文章《「區塊鏈」,不是投機熱土!》已經開宗明義。文章指出,這已提醒:「區塊鏈創新發展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務須強定力、謀長遠,絕不能惦記『掙快錢』,更不能脫實向虛,成為投機熱土。」

再回高層會議上的說法:「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顯然,大陸官方歡迎區塊鏈技術,但不是炒幣行為。最關鍵的是「不能脫實向虛」,這本是金融安全的要求。

目前,公眾對區塊鏈的認知主要是透過比特幣。由於比特幣先聲奪人,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區塊鏈就是「幣」。事實上,區塊鏈的獨特性在於必須有各種激勵機制,「發幣」是重要措施之一,但絕不是唯一。「幣」僅僅是一種應用,既非區塊鏈技術本身,更非真正的貨幣。一些平台借「區塊鏈」之名,透過發行虛擬幣形式進行融資炒作,實則涉嫌從事非法金融活動,嚴重擾亂了經濟金融秩序。這都是「脫實向虛」。

虛擬貨幣金融活動的高峰是首次代幣發行「ICO」,模仿首次公開募股(IPO)的集資活動,試圖吸引社會資金來炒熱新「幣」,成為熱錢進行「傳彩球」的工具。2017年9月4日,7部委發佈了《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對於行業內野蠻生長的代幣融資行為,將其定性為「非法公開融資」。該公告還稱,發佈之日起,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幣發行融資的組織和個人應當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護投資者權益,妥善處置風險。隨著一些虛擬幣交易平台轉向境外,投機炒幣行為也轉入「地下」。

如今,另一類劇本已基本定型——打著區塊鏈的幌子蹭熱點、炒股票。其套路大致分幾步:第一,宣佈擬成立區塊鏈子公司;第二步,變更營業執照業務範圍;第三步,股價飆升到一定價位,老闆減持公告;第四步,交易所問詢函,上市公司回覆澄清公告,說「案子還在籌劃初創期,沒有收入,請投資者注意風險」,為了確保高位減持,公告中還會強調,「公司為了增強競爭力,在相關技術、人才方面進行了儲備,案子正在持續推進」。

區塊鏈仍有漫長路

事實上,在浮躁、泡沫的背後,客觀審視區塊鏈技術,目前應用並不多,還在初步探索階段。

區塊鏈的本質,是一種保證資訊記錄存儲真實性的技術,理論上,像工廠品管、有機農產品、金融信託、醫療資訊管理、論壇管理等,都可以用到這項技術。一旦運用了區塊鏈技術,資訊在儲存中因為受管理員影響而失真的風險將大大降低。不過,區塊鏈技術並非全能。它僅僅能提高資訊在輸入電腦系統後的真實性,而現實中的應用問題,關鍵還是在輸入電腦前的管理。

紫輝創投創始人鄭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曾表示,他考察過三個追溯農產品全流程的區塊鏈案例,發現資訊輸入環節中不少農產品生產、運輸、加工、零售環節的動態資訊存在諸多錯誤,且區塊鏈技術還找不到有效辦法來核實。

而金融用途的區塊鏈技術也難以進行業務拓展,由於區塊鏈技術本身的限制,用戶越多,完成一次記錄的時間越長。如果用於行動支付,到款的時間幾乎要花10分鐘以上,而大陸目前流行的「支付寶」最多只要十幾秒。區塊鏈為了安全犧牲了速度,也就限制了其在金融、安全、國防等領域的應用。

可見,作為一項技術,區塊鏈自有其優勢,也有繞不開的缺陷,需要利用多種技術取長補短,形成一個系統,來提升其技術水平和服務能力,成為提升社會效率的一種能力。目前為止,區塊鏈還沒有被較大規模應用到社會經濟的某個層面,像是數位金融、物聯網、智慧製造、供應鏈管理、數位資產交易中,真正能採用區塊鏈技術且達到較好效果的案例其實還很缺乏。應該說,區塊鏈技術成熟和完善,並且大規模應用,還有非常長的路要走,也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這也是中共最高層發出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指示的原因。

大陸央行勢在必得

中央政治局學習會議後,人民網連發三篇文談區塊鏈,最露骨的當屬中共政法委員會官方微信公眾號發表的題為《在區塊鏈的競賽中,中國的目標就是第一!》這篇。考慮到大陸央行很早就將區塊鏈作為數位貨幣的底層技術,以此推斷,中國人民銀行確實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位貨幣的央行。當然,更重要的資訊是中國大陸對此勢在必得。

為什麼勢在必得?黃奇帆在外灘金融峰會上所說的兩點,正是痛點所在。其一,重塑貿易清結算體系;其二,改革全球貨幣發行機制。

在數位化時代,不僅需要改變個人支付方式,企業間、國家間的支付結算方式,也需要重塑。企業在開展國際貿易外匯結算時,會面臨是兩國貨幣直接支付結算,還是以美元為結算價格的問題。在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上線之前,人民幣跨境清算高度依賴美國的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CHIPS)。SWIFT成立於1973年,為金融機構提供安全報文交換服務與接口軟體,覆蓋200餘個國家,擁有近萬家直接與間接會員,目前SWIFT系統每日結算額達到5兆至6兆美元,全年結算額約2,000兆美元。CHIPS是全球最大的私營支付清算系統之一,於1970年建立,由紐約清算所協會經營,主要進行跨國美元交易的清算,處理全球九成以上的國際美元交易。SWIFT和CHIPS匯集了全球大部分銀行,以其高效、可靠、低廉和完善的服務,在促進世界貿易的發展、加速全球範圍內的貨幣流通和國際金融結算、促進國際金融業務的現代化和規範化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但是高度依賴SWIFT和CHIPS系統存在一定風險。首先,SWIFT和CHIPS正逐漸淪為美國行使全球霸權,進行長臂管轄的金融工具。從歷史上看,美國藉由SWIFT和CHIPS系統發動了數次金融戰爭。2006年,美國財政部透過對SWIFT和CHIPS的數據庫進行分析,發現歐洲商業銀行與伊朗存在資金往來,美國隨即以資助恐怖主義為藉口,要求歐洲百餘家銀行凍結伊朗客戶的資金,並威脅將為伊朗提供金融服務的銀行列入黑名單。隨後全球絕大部分銀行斷絕了和伊朗金融機構的所有業務往來,伊朗的對外金融渠道幾乎被徹底切斷。2014年烏克蘭危機中,美國除了聯合沙特將石油價格腰斬外,更威脅將俄羅斯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隨後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經濟受到嚴重負面影響。其次,SWIFT是過時的、效率低下、成本極高的支付系統。SWIFT成立46年以來,技術更新緩慢,效率相對落後,國際電匯通常需要3到5個工作日才能到帳,大額匯款通常需要紙質單據,難以有效處理大規模交易。同時,SWIFT通常按結算量的萬分之一收費,憑藉壟斷平台,獲得鉅額利潤。

所以說,在當前數位化浪潮的大趨勢下,要繼續依靠技術更新緩慢、安全性難以保證的SWIFT和CHIPS系統是沒有前途的。在大數據平台、區塊鏈技術的驅動下,構建形成一個新的清結算網路已經成當前許多國家的共識。區塊鏈技術具有去中心化、資訊不可篡改、集體維護、可靠數據庫、公開透明五大特徵,在清結算方面有著透明、安全、可信的天然優勢。目前全球已有24個國家政府投入並建設分佈式記帳系統,超過90個跨國企業加入到不同的區塊鏈聯盟中。歐盟、日本、俄羅斯等國正在研究建設類似SWIFT的國際加密貨幣支付網路來取代SWIFT,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和區塊鏈平台正在透過區塊鏈試行跨境支付,用實際行動來繞過SWIFT和CHIPS全球支付體系。

而另一方面,貨幣是國家與國家、地區與地區、人與人之間發生社會關係、交換關係所不可缺的媒介。原始社會沒有貨幣,利用皮毛、貝殼等有限物質來進行交換,但交換的媒介始終無法統一,制約了生產力的發展。農業社會開始以黃金、白銀或銅幣等貴金屬作為貨幣中介。工業社會後,商品價值量越來越大,用貴金屬作為貨幣難以承載巨大的交易規模,紙幣隨之出現。上世紀80年代,貨幣的電子化越來越發達,電子錢包、信用卡、儲值卡、手機支付迅猛發展。時至今日,以比特幣、臉書幣(Libra)、央行數位貨幣為代表的數位貨幣開始出現,貨幣迎來了數位化時代。

那麼貨幣發行的基礎是什麼呢?以前貨幣依靠金、銀等貴金屬為基準。20世紀70年代布列敦森林體系瓦解以後,貨幣發行的基礎變成了與國家主權、GDP、財政收入相連結的國家信用。美國憑藉強大的軍事、經濟,以其美元壟斷了全球石油美元結算和大部分國際貿易結算,美元成為了事實上的「全球貨幣」。

然而依賴主權信用發放的貨幣也面臨貨幣超發等問題。1970年,布列敦森林體系解體之前,全球基礎貨幣總量(各央行總資產)不到1,000億美元;1980年,這一水位大約是3,500億美元;1990年,水位達到7,000億美元;2000年,水位是1.5兆美元;2008年,變成了4兆美元;到2017年底,水位已達21兆美元。尤其是近10年來,美國為了擺脫金融危機,透過買國債來投放貨幣,以刺激經濟發展,導致政府債務總量從2007年的9兆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22兆美元,已經超過美國GDP。如果美國債務持續攀升,到期債務和利息消耗完全部的財政收入,美國沒有信用再發國債,融資能力將會減弱,一次新的全球金融危機將無法避免。

如何改變貨幣超發的局面?在金本位崩潰之後,世界各國一直沒能好好解決這問題。雖然有學者提出回歸金本位的呼籲,但受限於黃金儲量,回歸金本位顯然不太現實。在數位時代,有部分企業試圖透過發行比特幣、Libra,來挑戰主權貨幣,這種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的貨幣脫離了主權信用,發行基礎無法保證,幣值無法穩定,也難以真正形成社會財富。

對主權國家來講,最好的踐行貨幣國家發行權的辦法,是由政府和中央銀行發行主權數位貨幣。在全球央行發行主權數位貨幣的過程中,除了要提高便捷性、安全性之外,還要制定一種新的規則,使得數位貨幣能夠與主權的信用相連結,與國家GDP、財政收入、黃金儲備建立適當的比例關係,透過某種機制,遏制濫發貨幣的局面。

目前大陸央行推出的數位貨幣(DCEP)是基於區塊鏈技術而制定的全新加密電子貨幣體系。DCEP將採用雙層經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DCEP兌換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DCEP的意義,在於它不是現有貨幣的數位化,而是M0(流通中現金)的替代。它使得交易環節對帳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有利於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同時DCEP可以實現貨幣創造、記帳、流動等數據的實時採集,為貨幣的投放、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人民銀行對於DCEP的研究已經有五六年,已趨於成熟。

再從另一個維度佐證。2017年年末以來,中國大陸對虛擬貨幣領域清理整頓,其中一個考慮應是,如果作為國家主權貨幣的數位貨幣上場,一定要對眾多的虛擬貨幣進行清理,勢必不允許這些虛擬貨幣破壞數位貨幣的信用,影響數位貨幣的聲譽。如此整頓,也是相得益彰。從這個角度看,官方重視區塊鏈技術,重視數位貨幣,恐怕不是炒幣圈的大好機會,而是炒幣圈的末日近了。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49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