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稅正式開徵 美歐鬥而不破的新常態

文/徐秋夢

中美貿易戰剛剛稍有緩和,美歐貿易戰則正式開打。10月18日,美國正式對歐盟徵收75億美元的商品及服務稅,其中包括美國將對歐盟的大型民用飛機徵收10%關稅,對歐盟農產品、工業品徵收25%關稅。

美國此次對歐盟舉起的關稅大棒,某種程度來講甚至可說是「恩將仇報」。由於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農產品出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即便川普(Doanld Trump)向農業提供了不少補貼,還是有近千家農場倒閉。這種情況下,美國為減少自身農產外銷的壓力,轉頭對日本、歐盟等盟友,就農產品貿易展開更高的施壓。

於是,歐盟於8月和美國簽定了一筆農業大單,將逐步接受更多美國牛肉,而且不上稅。根據該協議,第一年免稅出口到歐盟的美國牛肉將增加46%,七年後將提高到90%,按照美國總統川普所說,這份協議若被落實,美國牛肉的免稅出口總額將從1.5億美元增至4.2億美元。然而,這份美國牛肉的訂單才簽沒多久,美國就向歐盟舉起了關稅大棒,清單中還包括農產品。歐盟已經表示,會對這波關稅採取反制措施。昔日的盟友變為互徵關稅的對手,此番貿易戰恐令美歐關係進一步的撕裂。

川普上台後,一直指責歐盟「佔美國便宜」,其「美國優先」的外交戰略更是對美歐關係產生衝擊,跨大西洋關係也隨之緊張,美歐在各項問題上的分歧越發明顯。美歐關係從密切合作轉向摩擦不斷但尚可控制的新常態,正從不同層面形成。

貿易上吵不停

川普上台至今,一直堅稱對歐盟貿易被「佔便宜」,雙方為此打了不少口水仗,除了在農業問題的拉鋸外,以下三點也是美歐貿易的癥結。

其一是鋼鋁關稅。美國自2018年6月1日起向歐盟加徵鋼鋁關稅,歐盟隨後對總額28億歐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對歐盟來說,美國取消鋼鋁關稅是美歐達成貿易協議的前提條件,但川普政府並不願意這樣做。

其二是汽車關稅。川普威脅對歐盟汽車徵收25%的關稅,徵收日期雖一再推遲到今年11月,但歐盟早已為此準備了價值350億美元的反制清單。美歐始終沒有就汽車關稅達成共識,而川普則利用汽車關稅的威脅不斷在外交場合肆意施壓,讓歐盟更難讓步。

其三是數位服務稅。由法國所發起,針對網路巨頭們的「數位服務稅」,觸動了美國科技業龍頭企業谷歌、臉書等公司的利益,川普甚至以徵收葡萄酒關稅為威脅,反對徵收數位服務稅。但法國和部分歐洲國家,對美國網路巨頭在歐洲漏稅的行為心存不滿。英國、西班牙等國也在準備開徵「數位服務稅」,這一風波看來還會繼續發酵。10月16日,歐盟以美國企業博通(Broadcom)妨礙競爭為由,命令其停止要求客戶獨家採買該公司產品,則是美歐在科技企業競爭上的另一實例。

一個威脅疊加另一個威脅,美歐貿易齟齬交錯複雜,矛盾越演越烈。雖然雙方於7月曾達成了原則性共識,並要推進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和零補貼的自貿談判,但彼此的緊張氛圍並未消除,隨著世貿組織(WTO)對法國航空業龍頭空中巴士補貼違法的裁決,美歐貿易糾紛也再次升級至新高度。

撕裂的同盟基礎

川普上台後四處「退群」帶來的外交鬧劇,讓美歐關係雪上加霜。2017年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2018年退出《伊朗核子協議》,可能是最令歐盟感到「受傷」的兩次。除此之外,川普退出《中程飛彈條約》也間接為歐盟帶來威脅。美國先後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權理事會、萬國郵政聯盟等國際性組織,更讓一向在國際問題上與美國合作的歐盟感到尷尬。

已經退出的組織暫且不提,美國在仍參與的國際組織中,角色也已徹底逆轉。G7峰會幾乎已成為外界看西方國家如何「分裂」的大型直播,川普則把它當成向盟友抱怨和「討債」的平台,多次不顧歐盟的感受,提議讓俄羅斯「回歸」;甚至在近期表示把G7峰會搬到自家度假酒店,作為川普家族的盈利事項。

針對全球最大的軍事聯盟北約(NATO),美國更持續損害美歐同盟的軍事基礎。川普對於軍事問題不願吃虧,從2017年開始連年在北約峰會上要求其他成員國增加軍費,引發極大困惑和不滿。歐盟高峰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2018年甚至奉勸川普:「珍惜你的盟友們,你的盟友並不多。」如今法德甚至在聯手加速組建自己的「歐洲軍隊」。

對於棘手的地緣局勢,曾經的領導者也失去了領導的興趣。川普不顧歐盟在內的各方反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在2018年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還在2019年3月承認敘利亞戈蘭高地主權屬以色列,加劇了該地區的緊張。美國顯然想用這種方式逐漸減少插手中東,渲染伊朗威脅、呼籲各國派兵在海灣地區保護自己的油輪,也是同樣的目的。在這些過程中,美國毫不顧及歐盟的利益。

撤軍敘利亞,就是繼伊朗核子協議之後,又一個給歐盟的「提醒」。川普在去年年底宣佈從敘利亞撤軍,並要求「歐洲盟友」填補空缺,遭北約的歐洲國家反對。歐洲各國並不想當美國的「接盤俠」,更不可能獨自制衡俄羅斯在中東的影響力。美國的舉動,最終只會逼迫歐盟加強和俄羅斯以及其他國家在地區安全上的合作。美國對庫德族民兵團體的拋棄,恐怕更加讓歐盟看清了「盟友」二字在今日白宮的分量。

因此,歐盟領導人們對川普的抨擊可算得上順理成章。圖斯克去年公開狠批川普是比敵人更惡劣的朋友。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今年3月表示,戰後70年來的全球秩序已經終結,美國、中國大陸、俄羅斯如今都是歐洲的對手。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9月稱「西方國家的統治時代已經接近尾聲」。種種跡象表示,歐盟已不再期待從美國獲得和以往一樣的保護和支持,而尋求在國際社會全方位的自主行動空間。

美歐之間的新常態

某種程度上,美歐之間的矛盾在劇變的國際局勢下,是一種必然。美歐之間的所有矛盾,都是針對利益分配所進行的博弈。

冷戰結束後,美歐經濟的強盛時期,共同瓜分全球利益的美歐,當然不會產生矛盾。但隨著世界格局的變化,全球利益框架面臨重構的情況下,這些原本隱藏在「盟友關係」後的現實問題都隨之顯現。畢竟今天美歐有著相似的經濟結構,本就是競爭多於互補,而冷戰時期的共同威脅已經不再,加之川普這位商人總統的出現,所有的利益糾紛便一觸即發。

美歐在多個層面的糾紛和衝突,之後還會繼續發生,也還有再惡化的空間。如同歐洲領導人們所說,歐盟正在尋求在經濟、安保、外交上的自主性,從歐盟重新審視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就可以看到這種趨勢。某種程度上,美歐的分歧將會推動美歐關係向著更為平衡合理的方向發展,也將有助於促進世界格局多極化的發展。這樣的變化是長期的,也是不可逆轉的。

當然,這不代表美歐同盟已經不再。美歐在全球仍然具有廣泛的共同利益,相似的意識形態也將長期成為美歐之間的紐帶,即使貿易戰惡化,這種基本結構不可能短期內打破。鬥而不破的狀態,或許就是美歐在未來一段時間的新常態。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48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