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不是中國的「黑天鵝」

文/鄭瑞、萬敏婉

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10月11日又一次踏入了美國白宮橢圓辦公室,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會晤。面對擁擠的各國記者,也對美國的經貿談判對手們,他說「我認為這份共識非常重要,它不止有利於貿易,更有利於世界的和平、繁榮和發展。」坐在主位上的川普更是幾次講出「世界和平」,稱中美之間的摩擦正在變成「愛的聚會」。

但類似的「中美回暖」景象已經不是首次發生。2018年5月,劉鶴也曾因貿易磋商親赴華盛頓會見川普。當時,川普在個人推特(Twitter)帳號上發佈了和劉鶴的合照,雙方發佈措辭一致的聯合聲明,劉鶴說兩國同意「不打貿易戰」,但在這樣友好氣氛下,中美貿易戰還是在10天之後開打。

如今,中美相互加徵的關稅,已經涉及到兩國貿易之中的絕大部分商品,川普突然宣佈,中美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的共識,暫停對中方2,000億美元商品提高關稅稅率的計劃。

經過幾次「只聞樓梯響」的中美貿易談判過程後,這一次中美階段性協議的達成,並未改變中美貿易戰的不確定性。談判結束之前,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測結果,而且誰也無法確保這個結果沒有變數。不過,隨著大陸官方確認了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貿易談判在10月的確來到了另一個重要節點。中美若能在11月確認舉行元首會晤並簽署協議,那麼稱得上是過去13輪高層次談判的一次大突破。

中美兩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的碰撞,讓全球經濟為之震動,供應鏈受到威脅,兩國的進出口貿易均受到打擊。貿易戰被外界稱作是全球經濟的「黑天鵝」,有國際輿論甚至認為,這將徹底改變中國大陸的發展軌跡。對此,《多維新聞》曾多次刊文,解讀北京在貿易戰之中「做好自己的事」的應對邏輯,這樣的判斷今天仍然適用。這場仍將持續,甚至可能再升級的貿易戰,並未改變中共內政外交的既定軌跡。

協議內容搶先解析

不出意外,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將在不久後面世,代表中美談判的階段性成果。大陸商務部稱雙方在農業、智慧財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大膽猜測,中美本階段協議的主要內容應當如下。

首先是農業採購。在中國商務部的官方通稿中,第一個提到的談判成果就是農業領域,這同樣是川普和劉鶴在會面之中談到的內容,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給川普的信函之中也特別提及。中方幾度強調,陸企已在近期加快採購黃豆、豬肉等美國農產品。劉鶴稱,中方今年以來已經採購2,000萬噸美國黃豆,川普還稱,中方承諾採購400億至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期限是兩年。實際上,農產品是中美談判之初,第一個達成共識的領域,中方對農業採購也一直持積極態度。

第二,雙方很可能在這份協議中達成有關匯率的共識。中美談判的領銜人之一、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在會晤後明確表示,會考慮取消把中國大陸列入「匯率操縱國」的決定。實際上,早在今年3月,大陸央行行長易綱就曾表示,中美在有關匯率的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了共識。「匯率操縱國」的標籤更多是象徵性意義,對中方的實質威脅本就不大。中美達成的匯率協議,即使會讓人民幣有所升值,也難以改變美元和人民幣目前的關係。何況,人民幣的匯率升值,一定程度上有助於貨幣國際化,這也是中共的戰略之一。

第三,中國進一步開放市場。中國大陸近兩年來縮減負面清單、降低包括汽車在內的多項關稅、開辦每年一次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今年以來發佈了金融開放11條措施,加快了開放的節奏。中方開放市場的姿態,可能成為協議的一部分。但是改革開放2.0的戰略,才是這些措施背後真正的指向。畢竟,要實現提升企業國際競爭力、引導消費回流,在供應鏈上向上游移動,就必須利用市場的優勢。

第四,智慧財產權保護問題會有提及。美國對中方發起301調查的核心理由,就是技術轉讓和智慧財產權保護問題。今年3月,大陸兩會通過《外商投資法》,更加強調保護外商投資企業的智慧財產權,並且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中方智財權保護法律的完善,可能被納入協議,雖然這可以被中國包裝成「讓步」,但也是增加創新動力的必然選擇。

當然,在智慧財產權、技術轉讓、爭端機制以及美國此前提出的產業補貼問題上,中美仍然存在分歧。第一階段之後,中美圍繞這些問題還會繼續博弈。中美之間的第一階段共識之中,一類是中方早已承諾的事項,一類是中國發展過程中必然進行的改革,其他尚未解決的問題上,彼此仍存在根本性的分歧。這份協議不會令任何人意外。

中方底線未變訴求未變

兩國達成的共識,並不是川普心中的「全面協議」,然而就是這樣一份協議,已經歷了談判的諸多波折,屢次接近達成協議又屢次破裂。從2018年5月,中美在發表關於「不打貿易戰」的聯合聲明之後,美方突然撕毀協議,公佈對中方價值500億商品徵收關稅的清單,拉開關稅大戰序幕後,雙方經歷三次大的談判波折,中方每一次都承受巨大的內外壓力。

關稅之外,美國還對中國進行多角度施壓。華為財務長孟晚舟被捕事件引出了美國對華為以及其他中國5G技術領先者的圍堵,美國對中方科研學者和留學生採取更多限制措施,以「國家安全」為由,在全球警告中資的潛在「威脅」,在國家安全的理由效果不佳的情況下,又挑動台灣、香港、新疆再教育營等問題,以「人權」為由,再度擴大了將陸企列入實體清單的範圍。

然而雙方你來我往的相互交手後,中美最終仍回到談判桌,中國並未像川普所預想的一樣表示讓步,反而是美國明顯收窄了談判的範圍,這說明美國也不得不顧及中國在談判中的底線,即最終協議必須「取消全部加徵關稅、採購數字符合實際、改善協議文本平衡性」。在這些談判訴求沒有被滿足前,川普的「全面協議」就不可能達成。川普有意願簽署階段性協議的本身,實際便是放棄了不切實際的「全勝」目標。

當然,北京也絕不是要和美國魚死網破。無論談判怎樣承壓,北京的態度始終是「不想打、不怕打」,「打,奉陪到底;談,大門敞開」。不同於川普尋求政績的目標,北京在貿易談判中的戰略訴求基於對自身發展的需要,要在和美國的摩擦之中穩定中美關係,為自身的發展提供外部條件。北京不會隨美國起舞,全面對抗,也不可能在受威脅的情況下全面妥協。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前提下,中國還將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進行改革,也將按照以上的底線進行談判。

這樣的應對邏輯,來自於中方對中美結構性矛盾的認識,也來自於自身發展的長遠規劃。無論是「大協議」或「小協議」,都不是中南海對貿易戰最核心的關切,貿易戰之下,中美關係對中國達成戰略目標的實質影響,才是中共衡量的指標。

風險可控 影響有限

然而若要說貿易戰對中國經濟毫髮無傷,也非事實。鉅額關稅已經對中美之間的貿易產生很大打擊。根據中國大陸海關數據,2019年前三季,中美貿易總值為人民幣2.75兆元,比上年同期衰退10.3%,陸對美出口連續6個月負成長,進口連續13個月負成長。美國一直炒作的「外國企業正在撤離中國」的說法雖然並不準確,但供應鏈的轉移的確存在。

不過,關稅對於中國經濟的整體影響,仍有被誇大之嫌。近年,大陸經濟對外貿依存度顯著降低,已由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前的65%,降至目前的30%左右,經濟從外貿拉動到更加倚重內需動能。在貿易戰之前,外貿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成長貢獻率就曾跌落負數。貿易戰促使中國進出口結構出現變化,貿易夥伴更多元,高附加值產品出口比例增高,有助於貿易的質量提升。

至於產業轉移的狀況,是隨著人均GDP的增加,自然而然的趨勢,加上中國大陸正加強供給側改革,試圖去槓桿和調整結構的既定政策推動下,貿易戰正好加速了這個過程。平心而論,中國大陸從「世界工廠」到「製造業強國」的轉變,也必然會經歷這種調整,本土製造業在產業轉移的過程中,有了升級的機會。【可更新加入第三季經濟新數據】

貿易戰到今天為止,甚至不能算是中國發展道路上的「黑天鵝」,因為中共對於中美之間的矛盾早有認知,無論是中美關稅戰,還是即將達成的貿易協議,都不會影響中方的戰略目標,也難以產生顛覆性的影響。在中美博弈中,最終比的是「內功」,中國需要的是時間,北京在之後的談判中仍會保持耐心,專注於自身修煉。

而台灣更應看清楚,儘管中國大陸外貿數字在貿易戰過程中確實有所下滑,但貿易戰對中國的效應並非全盤負面,反而可能更進一步促進中國產業結構的調整改進,加速升級。當前還能透過產業上的互補,以鉅額順差從大陸獲利的台灣,若不把握時機提升自我,未來藉此獲利的空間勢必逐步縮減。在看到貿易戰所影響的中國經濟數字之外,台灣絕不能沉浸於「貿易戰可能讓中國經濟被擊垮」從而緩解強國壓力的暗暗自喜,這樣的心態,一方面完全脫離現實,另一方面,倘若大陸經濟真的在貿易戰下出現瓶頸,對台灣經濟所帶來的連動性負面效應,以及必然隨之升溫的台海壓力,反而會為台灣帶來更多危機與威脅。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48期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