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羅氏解碼癌症轉移之關鍵…

8月22日,瑞士保羅謝爾研究所(Paul Scherrer Institute)與羅氏(Roche)合作,解碼了膜蛋白的結構,並發現這是引導免疫細胞遷移的關鍵,這一研究成果可以為藥物開發奠定基礎,阻止癌症轉移。該研究發表於《Cell》。

研究人員解碼了趨化因子受體7(chemokine receptor 7, CCR7)的結構,並在研究過程中,研究人員驚訝地發現默沙東(MSD)的navarixin可以靶向CCR7,但navarixin原先是被設計成靶向CXC-趨化因子受體2(CXCR2)的抑制劑。

目前,navarixin正與默沙東的明星藥物PD-1抑制劑—Keytruda併用於治療非小細胞肺癌、前列腺癌和結直腸癌患者的臨床2期試驗中進行測試。

CCR7是一種屬於20G蛋白偶聯受體(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s, GPCRs)的膜蛋白受體,有助於調節免疫細胞的運動。

研究人員表示,當CCR7與某些信號分子相互作用時,會觸發一系列反應,將B細胞、T細胞和抗原呈獻樹突細胞引導到全身淋巴結,相對來說,癌細胞也可依循相同的信號來利用CCR7,從原始腫瘤部位脫離進入淋巴系統,造成癌細胞的轉移。

Roche-PSI團隊首先使用X射線晶體學來確定CCR7的結構。Paul Scherrer研究所的研究人員Steffen Brünle表示,有了受體精確結構的訊息後,研究人員就能夠辨識出阻斷受體的分子,阻止產生細胞遷移的連鎖反應。

因此,研究人員認為,有鑑於CCR7在癌細胞轉移中的作用,不難想像,navarixin的抗癌作用一部分是由於抑制CCR7而不是通過單獨抑制CXCR1 / CXCR2。

同時,研究人員也使用電腦模擬來篩選羅氏資料庫中的數百萬個分子,發現了另外五種化合物,並認為這些化合物可以阻止癌症的轉移。

Brünle表示,希望他們的研究結果能夠為開發通過人體淋巴系統阻止癌細胞擴散的藥物提供靈感。

文轉載自環球生技月刊 /作者:環球生技雜誌記者/李林璦 編譯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