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技世紀競賽 引領產業走出活路來

「從消失的2000億,談浩鼎案這堂生技課」完結篇

根據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WC)統計,國內生技類股IPO仍見年年增長,但上市櫃生技類股總市值卻在2015、2016達到破兆的高峰後,近三、四年來則都在7,300~7,500億元間盤旋,並未隨掛牌家數增加而走升,這是由於掛牌的生技公司平均市值這幾年大幅滑。

在募資方面,也是在206年達到高檔後,在2016年反轉直下,資金擁抱生技的熱情驟降,迄今仍未有起色;從初次申請上市櫃的公司家數來看,2016年12家,2017年與2018年分別降至7家及6家;在在反映了對審議條件趨嚴,看不見、摸得到的「潛規則」處處掣肘的負面影響。生技界產、官、學、研多年來的積累,好不容易才與國際接軌,在浩鼎案之後卻逐一「斷鍊」;這些年的倒退,對比鄰近國家快速進步,台灣生技產業已岌岌可危!

國內生技投第一代專業投資人、華威創投合夥人李世仁表示,生醫產業是典型的知識經濟產業,它最重要的特性即:無形資產加上未來成長潛力、再搭配風險折現,才是現在價值;建立此一概念,即可知台灣當前正來到經濟產業亟需轉型的階段;有識之士早已憂心忡忡,亟盼政府能帶領生技產業走出一條活路來。

2007年我國立法通過「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允許生技新藥公司在達一定條件下,雖未獲利,就可申請進入資本市場。這項亞洲創舉,一度使台灣成為亞太地區中小型生技新藥公司籌資重鎮;但在2014年基亞事件及2016年的浩鼎事件後,生技類股住進「冷凍櫃」,至今尚未解套。

台灣研發型生技新藥發展協會(TRPMA)理事長張鴻仁表示,政府應重新思考資本市場的功能與角色,許多人在問:台灣生技產業的下一步?,答案很簡單,就在「資本市場」;但要大幅度改革,政府要先想清楚在資本市場扮演的角色、功能。

張鴻仁認為資金是生技產業的最後一哩路。(圖/王德為)

張鴻仁認為,香港去年才開始允許尚在虧損中的生技新藥公司可以在公開市場募資,短短一年多,就成為亞洲最重要的籌資中心;而大陸科創板將於7月開板,也是針對尚未獲利的生技公司開大門,這些都可能讓台灣生技產業面臨遭邊緣化的衝擊。

「政府只要設定政策的框架,不應直接管理市場;

如果我們的主管機關想通這點,生技產業才有希望。」

張鴻仁說。

2016年浩鼎風暴之前,還對生技產業充滿信心,認為台灣生技產業除了資金、市場外,在法規、投資環境、技術、人才,都領先大陸3~5年的張念慈,6/27在六月底浩鼎股東會後表示,台灣目前已完全落後中國大陸。

張念慈認為,中國近年來在生技發展可謂日新月異;本來大陸最為人詬病者,即法規未與國際接軌,政策天天在改,但近年來,生技產業在政府全力支持下,法規、政策一夕拉軌,向歐美看齊,且執行力強、又徹底,加上中國市場大,題目多,易吸引龐大資金進來,有錢就有人,海歸派的人才也大舉湧入,所營造的投資環境已經超越台灣,造就近幾年發展爆炸性發展。

另外,美國學名藥天王陳志明也指出,台灣生技產業發展問題在於人才,人才不足,無以發展為產業的生態系,安成藥最後選擇於近期先下櫃,俟調整腳步後再出發。

張念慈:人才斷層 台灣生技發展最大隱憂

張念慈也對台灣生技發展有同樣看法,認為當前最大隱憂是人才斷層;他稱自己那一輩學生多以出國深造為目標,但八○年代以後,台灣留學生就少多了;生技產業最需要的是MD PhD人才,即兼具醫學與科學研究雙特長的專業人才,既是醫師能看病人,對病理也很強,這方面在台灣求之而不可得。

「現僅剩下的一點機會是創新性」 張念慈認為,台灣在智慧財產 (IP)方面,比起中國製藥以「me-too」為主,還有機會領先發展,應趁勢利用時間,爭取更大的喘息空間;尤其在生技產業為各國政府列為重點扶植產業的當下,徶府如何在浩鼎風暴之後,重新檢視生技產業發展環境,以政策和執行力協助產業儘速回歸正軌、全力衝刺,才能在這場世紀競賽奪標。

>>返回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