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規則暗規則 讓生技業差點窒息

「從消失的2000億,談浩鼎案這堂生技課」系列報導之五

回顧浩鼎案風波剛發生時,除了報章雜誌通篇累牘地報導,電視談話節目上名嘴說長道短之外,更是每天一爆,國會殿堂上也加碼演出,藍綠爭相質詢;在這樣排山倒海的壓力下,不止政府發展生技的決策被當做「圖利」、大受質疑,當初允許沒有營收的新藥生技公司掛牌募資,儼然也成了詐騙集團的幫兇,政府不但未挺而為生技業或政策辯護,甚至態度丕變,明的由經濟部、科技部高喊招商引資,檯面上成立了台杉基金,檯面下,主管上市櫃公司的金融機關,卻頒佈了許多「潛規則」、「暗規則」,讓生技業為之窒息。

五大監理制度 產業倒退嚕

首先是金管會在浩鼎案引發重大爭議,外界要求加強生技或科技類股監理規範的強大聲浪下,邀集產官學代表研議,公布一般稱為「浩鼎條款」的最新措施。這項監理措施共分五大面向,適用生技及科技類股;除了針對以往監理疏漏補破網,也把以前想做、卻不能放手做的規範,企圖藉民氣可用,一次補到位,在上櫃條件方面,若取得目的主管機關同意函,以科技事業上櫃者,公司淨值不得低於股本三分之二。尤其像浩鼎及多數未獲利的生技業,若以科技事業申請上櫃,就要符合此一規定。

其次是股票強制集保規範,股票強制集保對象增列了主要研發及技術等核心成員, 強制集保期間,則由目前一年延長至二年。對於資訊揭露規範,生技新藥公司於解盲時,如無特殊情況,均應揭露解盲之統計數據;揭露各階段研發資訊時,應併同說明新藥市場狀況、治療相同病症藥物現況、新藥進入市場計畫及對公司財務業務之影響等。

在投資人保護及教育宣導方面,增加科技事業上市櫃公司辦理法人說明會頻率;異常交易監理方面,也將增訂「個股借券賣出」達一定標準,納入公布注意股票,以提醒投資人注意交易風險。

股市低迷,生技天王陳志明旗下安成藥也出走。(杜蕙蓉攝)

這些新的管制辦法,為生技業者申請上市櫃增加了一道道門檻,且規範過度講究細節,審核過程更要逐一說明,要求近乎嚴苛,業者感覺被刁難且處處受掣肘。以泰福生技掛牌時為例,證交所就要求與「大股東在公司獲利前不得賣股」,問題是,新藥公司何時獲利?不止充滿變數,也需要時間蘊釀,這個規定影響大股東資金佈署,自然令許多人怯步。

台灣新創生技主要靠創投資金支持,而創投年限只有七年,新創生技公司從草創到有一定的成果,多半至少要五年;而集保要多了一年,加上保守與防弊心態,讓主管機關審理IPO時間大幅延長,創投當然也不願意投資處於發展較早期階段的生技公司;而即便是產品發展至中、後期的公司,創投也不一定敢大舉投資,致使台灣新創生技公司的募資越來越困難。

暗規則像堵高牆 生技業者怨聲載道

以泰福公司為例,上市時主管機關要求有大股東在獲利前不得出賣持股;這一點確實嚴重影響大股東的資金佈署,加以新藥上市獲利常充滿變數,也需要時間蘊釀,這個門檻確實令人望而怯步。離奇的是,後來接續幾家申請掛牌的生技公司,主管機關則未做出同樣要求,也因而這項規定被譏為「暗規則」;主管機關否認它存在,業者卻覺得像堵高牆,而莫名所以的是,管理規則因業者而異,惹得生技業怨聲載道。

「我們希望:主管機關能站在輔導與幫忙立場,為生技業找出路;而不是處處防弊、事事阻擋」,許多生技業者四處陳情,希望透過同業公協會將下情上達,終於政府也聽到了,在各種公開回應或政策說明場合,均急急否認「潛規則」、「暗規則」的存在。

公務員怕上報、怕出事,由來已久,寧可不做,就怕做錯,長期以來養成防弊文化。據了解,浩鼎風暴讓生技指數大跌,國營事業體的櫃買中心許多公務員的年終獎金大縮水,唯恐又有公司出事,影響自己考績,防弊的心態更強;這才所有「暗黑規則」的根源。

「宏X電從1200元到跌破100元,都沒有訂『宏達電條款』了,浩鼎也不過解盲失利,馬上就有不成文的『浩鼎條款』出爐,生技沒有被關愛,卻被過度關切了!」不少市場分析師感慨。

回顧浩鼎解盲前的2015下半年,政黨輪替前,台灣生技氣勢正旺,蔡英文總統當時承諾要替生技這個產業興利,並且要適度「圖利」此一新興產業。兩年來,中研院國家生醫園區、竹北生醫園區陸續落成,執政者確實在生技硬體上興利不少,但,也不再表明要圖利生技了!過去最挺生技的蔡英文總統,在浩鼎案後,更是很少在生技的重大場合出席。

而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被捲入浩鼎案,影響所及,也造成了海外人才不願返台投效生技產業的後遺症;生技人才、尤其是許多新藥研發的關鍵技術和研究,國內尚相關專業人才羅致困難,這是比資金更讓業者頭疼的棘手問題。人才、錢財斷鍊,正是生技市場低迷不振最關鍵因素;國際化與有實力的大公司也一一選擇到香港、新加坡掛牌,而台灣連生技市場的分析師也紛紛散去或轉行,未來恐怕這裡只能留住沒能力走出去的公司了。

>>返回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