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雞一定下金蛋? 技轉非成功保證

「從消失的2000億,談浩鼎案這堂生技課」系列報導之三

在浩鼎案因解盲失利所引發的兩起官司,連同調查,耗時三年;除了公司和當事人 深受其苦外,由於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和浩鼎董座張念慈涉貪案,關鍵在於中研院與浩鼎技轉的合約與過程,因而三年來受此案影響,也導致國內產、學、研技轉合作因而全面停擺,這些停滯帶給產學的傷害,是今日檢視浩鼎案不能跳過的一課。

談浩鼎和中研院技轉之前,我們或可從美國的「拜杜法案」談起。

「拜杜法案」,正式名稱為「1980大學與小型企業專利程序法」(University and Small Business Patent Procedures Act of 1980, 35 U.S.C. 200 et seq.), 1980年由美國參議員 Birch Bayh 和 Robert Dole所提出;它主張大舉開放可移轉由政府資助研發的成果到民間,這種觀念和做法上創新,澈底改了產、官、學、研互動生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期刊甚至將之譽喻為「半世紀以來美國最具創見的法律」。

在此法案頒佈前,美國由政府贊助的科研成果和研發專利,都屬於聯邦政府財產;「拜杜法案」開放美政府將此研究成果專利申請權,歸屬資助的學研機構及發明人,只要經客觀、公正評估,即可將技術移轉給民間企業開發,專利擁有者或發明人則獲技術授權金和報酬。

受此鼓舞,以美國大學為例,對照立法前後1979、1997 年所取得專利,成長了近十倍,其中生物醫學佔一大部分。

生物醫學佔一大部分;生技是典型知識經濟,專利對智財權的保護,是生醫發展的基礎,因而也被視為重要的國勢指標。

浩鼎案 國內第一宗技轉官司 讓學界噤若寒蟬

美國是當今生技產業發展最成功的國家,不論就技術、財務、法規、政策,各層面均值得國人借取學習;因此,我國在1998年三讀通過「科學技術基本法」,其基本精神在鼓勵學研機構將研發成果技術移轉廠商,這樣政府可望回收研發投資,而產業從研發成果找到產業的生產或商業發展新方向,亦可提高競爭力;因此,其本質不同於出售公有財產或執行政府採購案。廠商可依法取得技術授權,並無行賄之必要。

問題是,此一創新立法,與傳統公務員唯恐「圖利他人」思維大相扞格;2010年世基案,中研院院士陳垣崇被指控移轉專利技術給自己妻子等親友成立的世基公司,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及政府採購法;檢調當時也是透過搜索、媒體放話,讓當事心承受莫白之冤;後雖未起訴,但已讓學術界噤若寒蟬。

繼之2016發生的浩鼎案,則是國內第一個技轉的官司;檢方指控翁啟惠主導中院技轉浩鼎,構成公務員「貪污治罪條例」貪污罪嫌,由於他和浩鼎董座張念慈係多年好友,又有金錢往來及共同投資,因而被控以期約及收受賄賂罪,且未揭露利益衝突關係,違反中研院《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內規,最後以「違背職務行收賄」起訴。這項認定,即與 「科學技術基本法」創作人/發明人得依法取得被授權廠商股權的規定相悖。

翁啟惠因浩鼎風暴,與諾貝爾獎擦身而過。

中研院在浩鼎案過程中亦曾幾度發布聲明,說明技轉浩鼎流程沒有弊端,技轉事務由智財技轉處負責與廠商談判授權條件,再交由秘書長及副院長簽署決行,並未呈送院長層級核准。在技轉過程中,翁啟惠是以技術創作人身分參與,接受相關諮詢,非執行公務人員,並無「國有財產法」、「政府採購法」及「公務員服務法」之適用。
這起事件雖已宣判無罪,檢方並罕見地放棄上訴而在2019年初定讞,但身受其害的翁啟惠,在為自己辯護過程及事後聲明均一再強調,司法界對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創新產業的運作方式 ,如果缺乏正確認識,甚至誤解產學合作意義,以為廠商從學研單位取得技術授權,就等於獲得巨大利益,將授權廠商視為公務學術機構圖利他人,而發明人投資支持自己技術的合法行為,也視做貪污,將會嚴重阻礙我國科技發展。

業者必須自行承擔技轉後開發的風險

不止如此,傳統思維裡對技轉存在另一個迷思:是否技轉即是成功保證?

當然不是!所有技轉的後續開發,依然步步驚魂;業者簽約、交付技轉合約金之後,仍須投入相當人力、物力和資金開發;如果認定中研院技轉即成功或市場保證,這項認定已偏離事實。過去即曾有數家和中研院合作的技轉廠商,在開發失敗後不甘損失,將中研院一狀告進法院。以浩鼎為例,自中研院技轉的癌症疫苗,此後從研發、臨床試驗到成功上市,是一條漫漫長路,時間少則十年,投資則近天文數字,都須由浩鼎自行承擔,其風險不可小覷。

律師陳彥希以美國大學為例指出,70%以上技轉案都由發明人創立公司或者指定、介紹的公司承接,原因就在避免發明人研發成果被買斷,卻丟進倉庫,以免增加現有市場的競爭威脅。技轉目的在創造雙贏機制,當事者不必刻意迴避利害關係,利害關係不一定是利害衝突,這才是評價技轉案的關鍵。

事過未必境遷,審思浩鼎案帶來的衝擊,關鍵仍在於如何正確認知技轉的宗旨與意義,尊重「科學技術基本法」遊戲規則,打造一個產官學研多贏的局面,不致因浩鼎案使得之不易的技轉活水因而枯竭,這才是浩鼎這堂當事人和產業付出痛代價後,最應認真學習的一課。

>>返回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