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消失的2000億,談浩鼎案這堂生技課

系列報導之一

歷經馬英九、蔡英文兩位總統宣示列為兆元重點產業的生技,原期待它繼3C之後,發展為帶動台灣經濟的火車頭;卻在這產業交替的關鍵四年,連續打壞球…。2008年政府率亞洲之先,開放未有營收生技新創公司掛牌籌資,因而推波助瀾,讓生技成為明星產業,站上浪尖;不止股價連新高,並吸引海外公司相繼來台掛牌,而在2015年12月創下生技上市櫃企業市值1兆1538億高峰。

本應風風火火發展的明星產業,近一年來,卻走入台灣上市櫃生技指數近九年來的新低點;截至2018年12月,上市櫃生技公司市值只剩下8404億,相較於2015、2016 年的兆元高峰,生技市值四年內已蒸發2,000億;整體來看,近三年每家平均市值下跌了四成(39.56%),且兩年來已有逾十家台灣生技公司出走、被收購或因財務窘困而下市。令人焦慮的是,這樣的頹勢絲毫未有減緩跡象。

儘管大環境如此,但,不少生技公司仍卯足了勁向前衝,總結其成績:2007年「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通過以來,台灣已有17項新藥成功上市、6項國際取證、5項申請藥證中;另外,有超過50項高階醫療器材已獲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上市核可;而2018年生醫上市上櫃營收,也達到2787.78億,與2017年相較,成長了11.17%。如果從獲利分析,在不考慮處分與評價利益下,2018年生技業實質獲利金額創下年度新高,年成長率達40%,分析師預期產業的實質獲利2019將再成長30%。

知識落差 形成專業陷阱

一個產業能在短短12年間,交出如此亮麗的成績單,說明當初政策性將生技列為重點產業的眼光之精準;但,何以上看兆元的產業,開了花,卻未結果,資金市場冷颼颼,未投予關愛的眼神,致生技業不景氣長達四年,遠比一般產業循環更久,且和基本面明顯脫鉤。

究其原因,浩鼎案解盲失利及因之引起的一連串司法風暴,讓沒有營收的生技產業被視同詐騙,而對生技一無所知的投資人,從原本陶醉的「本夢比」中驚醒,紛紛出逃,台灣生技業也從此步上傾頹的命運;除了整體產業市值嚴重縮水,生技最賴以生存的人才因此斷鏈、技轉案停滯不前,甚至點燃下市潮的骨牌效應。

生策會創辦人王金平即感歎,2012年大選時,宇昌案被當成選舉攻防的武器,因而重傷生技產業;到了2016年,浩鼎事件發生適逢政府輪替,產業被塗上藍綠色彩,加以分化,再度致使生技產業重創。

2012年大選,宇昌案被當成選舉攻防的武器,蔡英文成箭靶。(中央社)

台灣研發型生技新藥發展協會(TRPMA)理事長張鴻仁則認為,這些風暴的形成,關鍵仍在於對生技的專業知識落差;以台灣人向來不相信制度的特質,多認為檯面下必然另有捷徑,所以,新藥解盲結果,不可能事先不知道。這些知識落差,形成了專業陷阱,解盲被連結至內線、技轉,就形成詐騙、圖利、賄賂事實;加上生技股沒有營收,卻能掛牌集資,本是先進政策,卻似乎成了賭局;投資人追逐「本夢比」的熱情,成了被宰殺的肥羊,生技產業也從此予人「不單純」、「水太深」印象,和高風險、多騙局畫上等號;加上浩鼎解盲風暴適逢敏感的政黨輪替,引來多方有心人士操弄;一個單純的科學結果,最後演變成司法、政治力介入、禿鷹覬覦、經營權之戰。

台灣裹足不前 新加坡、香港、中國頻頻超車

而政府在輿論界大加撻伐之餘,全面轉趨保守,對產業祭出各種「潛規則」監管,也讓整個產業蒙上陰霾,至今揮之不去。相對於台灣裹足不前、甚至退後,新加坡、香港這兩年來卻頻頻向我國人才、技術招手;中國更是來勢洶洶,在法規面、政策面大幅調整,希望急起直追,而韓國更是志在必得,美、歐、日、澳洲政府也持續端出提攜生技發展的牛肉政策,使我方原樂觀預估生技產業領先五年的能量已日漸流失。

本專題的深度報導系列,實有感於在業者力拚突破下,政府卻坐視整體產業市值不斷下滑,讓後起的香港、新加坡和中國不斷「超車」;因而希望藉三年來眾所矚目的浩鼎案,層析此一生技冤案所隱藏的國人認知不足、專業知識落差和政策偏執下,所重創的產業真相,希望藉此喚起大家對發展生技產業的省思與決心,凝集共識,挪開絆腳石,齊力推動生技業前進世界舞台。

>>返回專題

你可能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