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人行未來還可能會額外降準

中國人民銀行6日宣布,將於下週三(12月15日)全面降準2碼(0.5個百分點)。對此,瑞銀投資銀行亞洲經濟研究主管暨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表示,儘管人行重申其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但此次降準已清晰的傳遞了貨幣政策轉鬆的跡象,以及大陸政府穩定市場預期和經濟增長的意願。 香港信報8日報導,汪濤表示,依然預計人行將保持貨幣政策的適度寬鬆,未來還可能會有額外降準,信貸政策也有望進一步有所轉鬆。

本周違約陸大型房企又一家?佳兆業突停牌

港股上市的佳兆業集團8日早間突然宣布停牌,以待刊發內幕消息。外媒報導指出,佳兆業集團的債權人尚未收到4億美元周二到期的美元債兌付款,集團有可能成為本周第二家違約的大陸大型房企。 受此消息影響,佳兆業系其他股票股價下挫,佳兆業美好跌3.2%、佳兆業健康跌4.1%、佳兆業資跌瀉8.7%。 香港經濟日報8日報導,截至美東時間7日晚上9時,佳兆業12月7日到期美元債的兩位債券持有人表示尚未收到兌付款。根據募集說明書顯示,這筆債券的本金兌付沒有寬限期。

收緊科技業海外融資 陸最快本月推黑名單

外媒8日披露,中國政府加強收緊監管科技企業尋求海外融資,並指官方正在編製黑名單,大幅收緊被視為敏感行業的初創企業利用可變收益實體(VIE)架構,以獲得國際資本以至海外上市地位。不過,有關規則預料不會對已經上市的公司造成影響,但會限制將來海外股東在新一代科企的角色。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因應中國資本限制,投資界早年設計VIE架構,讓境外投資者都能享有企業在中國境內的經濟利益,並受到法律保障,這種架構為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企業所常用,大量中國科企繼而在海外融資上市。

年末消費股行情啟動 貴州茅台股價重回2千元

大陸A股白酒股在年末獲得機構青睞之後,股價節節攀升。A股白酒股龍頭貴州茅台8日上午盤中漲逾2%,股價重回人民幣(下同)2千元之上。從今年8月20日創下的此輪調整最低價1,525.5元計算,貴州茅台的反彈幅度已超過30%。 澎湃新聞網報導,除了貴州茅台之外,A股白酒股另一個龍頭五糧液8日盤中也上漲逾4%,老白乾酒漲停,伊力特漲逾6%。

人民幣堅挺 在岸離岸雙創2018年來新高

受大陸進出口強勁及人行放水帶動,人民幣兌美元強勁,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匯價8日上午盤中雙雙升至2018年以來新高。中國人民銀行亦提高中間價,帶動匯市信心。 數據顯示,在岸人民幣8日早盤(CNY)上漲逾100基點,盤中最高升至6.3555,創2018年以來新高。離岸人民幣(CNH)兌美元8日盤中最高觸及6.3510元,創下2018年5月來新高。

蘋果通知供應商 重新提高iPhone產量

消息人士透露,蘋果公司已要求供應商加大產量。經濟通通訊社8日報導,蘋果公司稍早已通知供應商在11月、12月和1月重新提高iPhone產量。 受到晶片荒與供應鏈干擾等因素影響,日經亞洲(Nikkei Asia)稍早引述消息指出,蘋果公司旗艦產品智慧手機iPhone13在今年9月和10月產量比之前的計畫減少20%。 這主要是由於今年9月推出iPhone13系列和新款iPad之後,蘋果面臨重大威脅,需要努力應對全球晶片短缺和供應鏈中斷。蘋果行政總裁庫克(Tim

佳兆業8日起再停牌 4億美元票據到期

陷入債務危機的中國房企佳兆業集團8日早間發布公告稱,該公司股份於12月8日上午9時起短暫停止買賣。截至12月7日收盤,佳兆業報0.92港元。 澎湃新聞網8日報導,按照此前公告,佳兆業現有票據已於2021年12月7日到期,未償還的本金總額為4億美元。佳兆業曾於11月5日停牌,11月25日方才復牌,時隔不到兩周時間,佳兆業再次宣布停牌。

化解蘋果危機 傳庫克曾與陸簽7.6兆密約

科技新聞網站The Information報導稱,蘋果行政總裁庫克(Tim Cook)在2016年訪問大陸期間,曾經簽訂總值估計達2.75億美元的5年合約,以緩解中國政府對該公司的加強監管行動。 香港信報8日報導,The Information引述蘋果內部文件指出,庫克簽訂的相關合約包括採購零部件、投資當地初創、與中國大學進行科研合作,以及開設新的蘋果分店、研發中心等。 報導稱,庫克希望透過這些動作,表明該公司會積極推動中國經濟,以紓緩中國的不滿。(工商時報

人行救經濟 連二日出招

中國人民銀行6日剛宣布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7日再宣布即日起下調「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1碼(0.25個百分點)。大陸政府為提振經濟,接連降準和調降再貸款利率,連帶讓市場對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下調的預期升高。LPR利率已連19月按兵不動。

陸稀土巨無霸 傳年底誕生

在中美科技戰與全球資源戰背景下,中國政府近期對稀土動作頻頻,繼9月底對五礦集團、中國鋁業兩大央企以及江西省贛州市政府旗下資產進行重整後,外媒4日披露,中國最快將在12月底成立名為「中國稀土集團」的超大型國有稀土企業,藉此提升產業集中度,並強化其在全球稀土業的定價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