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IMF金援埃及

公共衛生專家警告,

重新開放經濟活動

可能對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在飆升的埃及構成嚴重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IMF)6月底批准埃及提出52億美元紓困貸款要求,因新冠肺炎疫情採取嚴厲封閉措施,重挫埃及觀光業等各重要財源。埃及為此再向IMF尋求新金援,並不顧疫情擴散而要逐步重新開放來救經濟。

IMF表示這項為期一年的紓困貸款,旨在讓埃及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創造就業職務和進行結構性改革,讓埃及建立一個能支撐經濟復甦的穩固基礎。

這筆新紓困貸款金額,遠超過IMF在5月宣布向埃及提供27.7億美元緊急融資,並且讓埃及的公共債務水準,增加至相當於2019年底經濟產出的90%。

在疫情爆發前,埃及是經濟成長最快速的新興市場之一。但疫情大爆發後,IMF警告疫情衝擊埃及的經濟前景惡化,和重新調整政策上要優先處理的問題。

財政難以支撐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裡人口最多國家,重要收入來源包括外國旅客到埃及的觀光收益、海外工作埃及人把所賺到的錢匯回國內、蘇伊士運河的通行費、出口石油和天然氣等,都受疫情打擊而崩潰,讓埃及財政難以支撐。

埃及2016年底取得IMF提供120億美元紓困貸款後,埃及進行包括採取浮動匯率、不斷削減各項重要補貼政策、和實施增值稅等改革,讓埃及經濟得以抬起頭來。

埃及總統塞西(Abdel-Fattah el-Sissi)當時採取各項緊縮財政措施,贏得西方國家與銀行界的讚揚,吸引外資重回埃及,擺脫因2011年阿拉伯之春所導致的多年政治亂局。但好光景僅維持約三個年頭,現在就遭受疫情打擊。

不過,塞西的改革是要付出代價,從電費到水費等因政府取消補貼而急速大漲,讓窮人至中產階級的生活壓力大增。

根據埃及官方資料,在疫情爆發前已有數百萬計臨時工失業,相當於每三個埃及人裡就有一個生活處於貧窮境地。

疫情期間,那些靠賺取日薪來過活的臨時工,因封閉措施而幾乎完全沒有收入,因此埃及政府向每一個沒正式工作的勞工提供500埃及鎊(約31美元)生活補助金,但這未能解決數百萬民眾的生活壓力。

為避免對財經構成更大壓力,政府已拒絕嚴厲封閉措施,取而代之的是執行夜間宵禁,關閉學校、清真寺、健身室等公共場所,要求民眾外出戴口罩,和採取其他防疫措施。

埃及疫情自6月來急速上升,幾乎每天新增確診數逾1,000人和死亡數接近100人。迄7月5日止累計確診數7萬5,253人為全球第24高;累計死亡3,343人為全球第23高,為非洲地區累計死亡數最高。

重啟社會、經濟活動

儘管如此,埃及仍計畫從7月初開始逐步重新開放社會與經濟活動。為應付疫情已導致埃及醫療系統接近崩潰的情況下,公共衛生專家警告,重新開放經濟活動可能構成疫情大擴散的嚴重風險。

雖然埃及社群媒體上,已充斥醫療資源無法應付沉重疫情的許多故事與報導,但塞西政府仍大力封鎖相關資訊。埃及醫生工會表示,已有五名醫生因對外發表政府處理疫情方法失當等言論,而被拘捕。

精句選粹
Health experts have cautioned that reopening for business could pose a serious risk as Egypt’s coronavirus case count soars.

延伸閱讀

非洲IMF國際貨幣基金紓困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