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巴黎聖母院多災多難

巴黎聖母院大火過後一周年,重建工程嚴重落後,

眼看新冠肺炎疫情不見好轉,

聖母院在2024巴黎奧運前重見天日的目標困難重重。

今年4月15日晚間8點,巴黎街頭再度響起群眾感謝醫護人員對抗疫情的掌聲,但這回伴隨著巴黎人久未聽見的聖母院鐘聲,這才讓許多人驚覺巴黎聖母院大火至今已過一周年,但原定的一周年紀念活動卻在疫情中黯然度過。

整修周年紀念活動 喊卡

由於4月15日恰巧接在復活節之後,法國政府起初規劃了整整一周的紀念活動,包括從聖母院行經塞納河到聖日耳曼歐塞爾教堂的遊行表演,以及聖母院大門口的兒童繪畫展覽等等。但在法國疫情尚未脫離險境下,為了避免群聚感染只好全數喊卡。

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巴黎聖母院並未像往年一樣舉辦彌撒,取而代之的是4月10日由巴黎大主教歐佩蒂(Michel Aupetit)在聖母院內主持的小場祈福儀式。他在開場時表示:「今天我們聚在這座半倒的教堂裡,要向外界傳達法國依舊生氣蓬勃。」

一年前正在進行翻修工程的巴黎聖母院閣樓外圍鷹架起火,大火瞬間燒毀木質屋頂,還造成教堂尖頂坍塌,消息震驚全球。法國總統馬克宏在當時宣稱,法國會盡一切努力讓巴黎聖母院在2024年巴黎奧運前重見天日,無奈過去一年先是暴風雨影響重建,後來全國又陷入新冠肺炎疫情,使工程進度嚴重落後。

法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已突破2萬2千人,儘管最近單日死亡人數開始下滑,但距離脫離疫情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法國現行的封城令延續到5月11日,未來逐步解除封鎖後是否再現新一波疫情仍不得而知。

馬克宏在聖母院大火一周年紀念日當天重申五年內完成重建的目標。他表示:「巴黎聖母院象徵法國人的強韌天性,以及突破逆境、重新振作的能力。」

法國疫情爆發初期,聖母院的重建工程才剛準備拆除去年起火的鷹架,不料3月17日政府即下令封城導致工程停擺。這批重達350英噸的鷹架未在去年大火中燒毀,如今反而增加重建難度,因為結構不穩的鷹架若在拆除過程中坍塌,勢必波及聖母院建築本體。

馬克宏派來負責聖母院重建工程的退役陸軍將領喬治林(Jean-Louis Georgelin)表示,工程人員為了拆除這層鷹架,先前已在外圍搭建另一層新的鷹架,原本預計5、6月完成舊鷹架拆除作業,但現在看來無法及時完成。

尖塔如何重建 莫衷一是

只要舊鷹架一日不拆除,工程人員就無法檢查教堂拱頂天花板的損傷程度。他擔心天花板經過高溫火勢及強力水柱灌救後,可能開始潮濕腐壞,難保日後不會坍塌。

他表示:「工程全程費時60個月,但現已停工兩個月了。」即便日後順利拆除舊鷹架,工程人員還得先把大火中掉落天花板上的屋頂殘骸清理乾淨,再於教堂內架起另一座鷹架,才能修復拱頂天花板。姑且不論疫情拖延工程進度,工程團隊對於燒毀的屋頂與尖塔該如何重建至今拿不定主意。

去年大火過後,馬克宏曾表示巴黎聖母院的重建設計應加入現代元素。過去一年各地建築事務所向法國政府提交上百種設計圖,有些建議採用巴卡拉水晶或彩繪玻璃打造全新現代風格的屋頂與尖塔,也有人建議使用碳纖維及金屬裝飾尖塔。

聖母院重建工程首席設計師維雷諾夫(Philippe Villeneuve)則堅持要維持聖母院原貌。去年他接受法國電台訪問時曾揚言,若政府最終決定採用現代風格設計,他將辭職抗議。

喬治林對此感到不以為然。他表示:「維雷諾夫最好閉嘴,這樣我們才能為聖母院、巴黎及全世界做出最好的決定。」

精句選粹
One year after a devastating fire ravaged its roof and central spire, Notre Dame Cathedral is facing a new threat: the coronavirus.

延伸閱讀

歐洲法國馬克宏巴黎聖母院新冠肺炎重建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