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印度鑽石加工業停擺

印度政府下達封城令,

促使蘇拉特的鑽石加工業也跟著關閉,

衝擊整個鑽石業。

印度總理莫迪在3月宣布全國封城以避免新冠肺炎疫情擴大,此政令一出,印度蘇拉特市(Surat)隨即湧現大批出走人潮。

蘇拉特為鑽石加工重鎮,全球有九成的鑽石在印度進行切割與拋光,而多數都是在蘇拉特完成。

根據蘇拉特鑽石產業協會主席納瓦迪亞(Dinesh Navadia)表示,有鑑於全球產業幾乎停擺,約有20萬名鑽石工人已離開蘇拉特,前往古吉拉特省(Gujarat)附近的城鎮和鄉村。

近幾十年來,印度鞏固全球鑽石市場的地位,成為產業不可或缺的中間商。他們向南非的戴比爾斯(De Beers)、俄羅斯Alrosa等鑽石礦商採購原鑽,大量產出經過切割琢磨後的鑽石或是珠寶成品,銷往美國、中國大陸等世界各地。

全球鑽石業對印度的依賴與日俱增,這對戴比爾斯等全球領導業者來說已相當頭痛。隨著印度經濟走軟與資金吃緊,該國鑽石進出口萎縮,迫使礦商只好大砍原鑽價格。緊接著令人措手不及的全國封城,對鑽石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印度封鎖令原訂4月14日屆滿,隨後莫迪宣布延長至5月3日。印度鑽石商預期,眼前的困境將持續。

加拿大礦業公司Mountain Province Diamonds執行長布朗(Stuart Brown)指出,「我們需要印度復工。在印度製造業開重新運作之前,對原鑽的需求幾乎是零。」

鑽石礦商已取消比利時安特衛普(Antwerp)等鑽石交易中心的銷售,縮減南非與加拿大的開採規模。全球許多地區的零售商也暫時歇業。

鑽石供應鏈恐現違約潮

眼見業者現金流日益短缺,預料封城令若延長至夏季,屆時鑽石供應鏈將出現一波違約潮。倫敦鑽石製造商Gem Diamonds執行長艾爾菲克(Clifford Elphick)警告,「原本苦撐的邊緣業者將被淘汱。就像巴菲特說的,退潮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

一位大型印度鑽石集團高層指出,「現在已沒有需求,在可預見的時間內,沒有零售商會下單。當你發現全世界都沒有買氣,採購或生產鑽石也失去意義…時間拖愈久,就變得愈難以生存。」

印度最大鑽石珠寶製造商KBS經營者沙阿(Sanjay Shah)表示,即便重啟運作後,復甦將會很緩慢,「我們賣的不是麵包或牛奶,這不是生活必需品,估計需求恢復要耗費一年半或兩年時間。」

蘇拉特榮景將不再?

蘇拉特的鑽石加工業大約自1970年代開始起飛,歸功於當地技術工人的崛起,以及印度人力的成本優勢,使得蘇拉特不斷搶攻安特衛普與紐約的鑽石加工的地位。

據顧問公司貝恩策略顧問(Bain & Co.)資料,在印度切割1克拉鑽石的成本約10美元,在比利時成本為70美元,在紐約的成本超過100美元。

根據蘇拉特鑽石協會數據,該產業目前約僱用70萬人。

蘇拉特鑽石業的榮景因印度封城而備受考驗。許多工人已經離開該城,業者認為,要重啟營運沒那麼簡單。沙阿即說:「我必須再一一打給他們,找他們回來。」

精句選粹
With no stones left to cut, many diamond workers in Surat have left the city.

延伸閱讀

南亞印度鑽石鑽石加工封城令蘇特拉surat